《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9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在家连鸡都不敢杀的我,竟然真切的把刀子插进了大厨的肚子里,手竟然也没有一点颤抖,当年解剖小白鼠我都没有这么的爽快,记得教我们高级医护的老师告诉我们手术刀一般有四种使用方法,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后先用最常用的执笔式切开一个小口,因为不知道大厨肚子里的具体情况,小口切开之后我将执笔式反过来,改成反挑式,这样可以尽可能的不划伤大厨体内的脏器,按照卡带背诵的步骤,我小心的横切大厨的腹部,刀子一点点的从下往上挑,还好我常年使用右手,腕部有足够的力量。

  “卡,卡带,刀口要划多长?”我划了10多厘米后感觉不对,再往下滑可就到**了。
  “大副,刀口控制在4-5厘米。”卡带咋了咂嘴,也意识到我口子开的有些大了。
  “嫩妈卡带你早点说,有什么你说什么,别等嫩妈都挂了你再说割错了。”老九也有些悲痛,刀口割这么大,我们的缝合线都用来缝制马甲了,不一定够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把刀子递给老九,用镊子夹住两边的切口,用力一拉。
  “哎呀呀,”大厨突然睁开了眼发出了一声低吟,应该是被我刚才的撕扯痛醒了。
  “嫩妈卡带把剩下半锅酒给他灌下去。”老九见大厨突然就醒了,担心这哥们的挣扎会扰乱我的心智,赶忙在第一时间又将他放倒。

  我没空搭理他们,这肚子已经剖了一半了,可不能就此停住了,可是我用力扯了两下,却没能将切口扯开,这也就看不到腹部的情况,血跟组织液开始在切口往外喷,我赶紧拿纱布堵上。
  “卡,卡带,怎么这切口拨拉不开啊!”我有些慌了,莫不是大厨的脂肪太厚,我还没能切透?
  “大副,你可能只切到了皮下组织,下面是腹外斜肌腱膜,得用剪子剪开。”卡带的理论知识果然丰富,这小子不去考研究生真他妈的屈才了。
  我从老九手里拿过手术剪刀,狠了狠心像裁布一样,咔嚓卡擦的剪了下去。
  这一下果然牛逼,切口涌出了大量的液体,我拿纱布一边蘸,一边用镊子把切口两侧的皮肤分开,然后招呼老九用力扯住。
  “卡带,火把近一些。”剥开的皮肤内侧布满了毛细血管,卡带把火把靠近了之后,我看到了大厨性感的盲肠,按照老师教授的知识,我用手把大厨的盲肠掏出来,在盲肠的底端,悬挂着大厨发炎的阑尾。
  “九哥,找到了,我找到了!”我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一瞬间我对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我的能力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嫩妈老二,割了,给那玩意儿割了!”老九也兴奋的有些不知所措,手术如果真的成功了,我跟老九可就载入史册了呀!
  “卡带,下一步做什么?”我盯着大厨已经有些肿胀变形的阑尾,语气轻松。
  “大,大副,下一步应该是用4号丝线结扎近端的阑尾系膜,然后切除阑尾。”卡带看到大厨的盲肠之后,举火把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了。
  “嫩妈,老二,给他打个丁香结,然后再系个反扣。”老九在一旁指挥道。

  “九哥,我听你的。”我把大厨的直肠整个的掏出来,掏出一段线,做了一个丁香结,准备套入大厨的阑尾中。
  “呕!呕!”大厨突然半坐起身子,不停的呕吐起来,卡带本来就已经被血腥恶心到,看到大厨呕吐出来的红烧大马哈鱼,一时间没有忍住也吐了起来,锅炉房里弥漫的臭气让我也没能控制住,空腹喝了半斤多白酒,我丢掉手中的手术剪,也狂吐了起来。
  一切就这么完蛋了,除了老九,大夫护士病人全吐了,卡带的火把落下去之后,整个锅炉房变的黑暗无比,老九没能控制住手里的镊子,刚翻开的皮肤又合上了,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手中的所有器具都被打翻在了地上,一时间手术室乱成了一锅粥。
  “嫩妈!”老九怒骂了一声,慌乱的拿起火把,大厨的切口正在往外狂喷鲜血,我用袖口擦了一下嘴角的大马哈鱼,拿起纱布怼了上去。
  “九哥,别割了,先给大厨缝上吧!”我的酒彻底醒了,我想起急救箱里还有半瓶云南白药,赶忙拿出来撒到大厨的切口上。
  “嫩妈老二,做了一半了,说缝就缝上?”老九捡起地上散落的器具,脸上充满了杀气。
  “九哥,都什么时候了,手术刀上全是呕吐物,这还怎么切啊!”我看到锯条上还没有完全消化的大马哈鱼,差点又吐了。

  “水,水头,大厨,大厨不行了!”卡带打断了我跟老九,表情惊慌的指着大厨。
  大厨整张脸憋的发青,张着大大的嘴,但是总感觉有口气上不来。
  “嫩妈老刘这是给卡到了!”老九不顾大厨的肚子还在流血,把他翻了一个个,用力的挤压了一下他的腹部。
  鲜血和呕吐物同时从大厨的嘴里和腹部的伤口上喷出,大厨也顺利的恢复了呼吸,原来刚才他躺着呕吐,不小心又吸了回去,老九刚才的那一拳虽然把大厨气管里的东西挤压出来,但是加剧了大厨腹部伤口的流血,整个景象简直可以说是相当的惨不忍睹啊!
  “嫩妈老二,给老刘缝上!”老九见大厨的伤口的血已经呈喷射状了,心想怎么也得给人留一全尸啊!
  “九哥,我不敢啊!”我的酒已经全醒了,此刻让我拿针线在大厨肚子上缝来缝去,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嫩妈!”老九低喝一声,拿起已经穿好的缝合针线,将大厨的伤口搓起来,捏成一条扁形的长条,不顾血还在往外喷,三下五除二的就缝了上去,末了为了防止不结实,又从后往前缝了一遍,缝合完毕后把剩余的云南白药全部撒到上面,又拿纱布紧紧的压住。
  “九哥,我说不能做,你偏让我做,现在好了,给大厨弄一半死不活的,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这件事?”我蹲坐在地上,抱着头,开始埋怨老九。
  “嫩妈老二,这老刘不做手术就是一死,我们也是为了救他一命,谁知道嫩妈马上就做完手术了,嫩妈这小子反抗了,嫩妈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儿啊!”老九摇了摇头,大厨腹部的血已经止住,他用绷带把纱布固定好之后,也坐了下来。
  “卡带,大厨还能活多久?”我悲伤的看着昏迷中的大厨,眼泪又止不住的滑落了下来。
  “大,大副,课本,课本上没教过阑尾手术做一半缝合会是什么结果啊!”卡带的理论知识戛然而止。
  “哎!”我叹了一口气,身子倚到烟囱上,心里不知道该是什么滋味。
  “九哥,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我就把它割了!”我深深的自责着,恨不得让老九抽我两个大嘴巴子。
  “嫩妈老二,不怪你,大厨真要是没了,这是他命不好。”老九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嫩妈卡带,你去找找有没有消防铁锨。”老九对呆在一旁的卡带说道。
  日期:2017-09-16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