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62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先是应付念小桃,现在又要应付郝五梅,他有些不耐烦了,何况是在季景严被抓的夜里,这个女人应该清楚她的好日子要结束了,她怎么没一点敏感性呢?这不象是郝五梅吧?
  “我真的好多事,以后对你解释好不好?另外,你留意一下,宇江的格局是不是会变一变?”万浩鹏暗示性地提了一下,他真不想和郝五梅谈情说爱,特别是林珊瑚的尸骨未寒之际,他哪里有心情再应付这个女人呢?
  “能变成啥样呢?听说是正道书记亲自让公丨安丨局来人抓走季景严的,证明正道书记行得正,立得稳。他要是真和季景严是一伙的,他会让公丨安丨局来人抓走季景严吗?他一个电话,人家季景严可以逃之夭夭了。
  外面都传季景严是成家帮的顶梁柱,其实正道书记和季景严也是表面统一战线,平时有心里话什么的,都是找我家男人说,我家男人没给我打电话说什么,足以证明正道书记把控住了大局,你啊,你啊,别听着风是雨。”郝五梅突然如此说着,说得万浩鹏一愣一愣。

  还别说郝五梅如此一说时,万浩鹏觉得好有道理啊,特别是成正道亲自让人抓走季景严的消息一放出来后,是不是宇江的官场会分化成两波呢?这一情况,万浩鹏得尽快告诉莫向南。
  “姐,你问问你家男人,听听他如何说?正道书记真和季景严没有什么利益绑架吗?真要有,你可要让你家男人做好准备啊,别泱及鱼池了。”万浩鹏赶紧说了一句,他真得挂电话了。
  “好,我问一下,呆会给你打。”郝五梅说完,主动挂了电话。
  万浩鹏赶紧给莫向南打电话,电话一通,莫向南说:“你现在应该是安全的,老季已经进去了,老陈和振强在突击审讯他,所以振强晚来不了南江,你们先顶一顶,审讯之后指不定水落石出了。”莫向南把这边的情况对万浩鹏大致说了一下,他以为万浩鹏是来了解情况的。
  “市长,我有事对你说。”万浩鹏说完把郝五梅的话告诉了莫向南,莫向南一愣,他也没想到在宇江还会流传这一说法,看来成正道在留下季景严的同时已经做好了这一手,指不定他在背后让人散布了这一消息,防止的是宇江的官员倒向他。

  果然成正道是个老江湖啊,手段是高明,莫向南如此想时对万浩鹏说:“如此看来,成正道是不是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和老季连在一起?”
  “我也在怀疑这一点,传说的成家帮真的没有利益绑架吗?还有杜耕耘是不是也不知道成正道的核心内幕?”万浩鹏问了一句,如果真是这样,他要在志化弄掉杜耕耘没什么意义了。
  “我们再好好观察一下,我现在也有些捉摸不透成正道这个人,而且他能伸能屈,是个人物啊。我们要动季景严时,他如此配合,而且亲自阵,也难怪宇江会有这种传言,他要的是这一点,看来我们还是没防着他来这一招。”莫向南感叹着,叹得万浩鹏心跟着一沉,他太乐观了吗?
  第720章?残阳如血
  成正道在山的时候,大脑里想的全是这些往事,但是他此时还是很感谢跟着他的印花玲,没有她,他一定是烦躁不安地呆在办公室里,他也没想到要来东山寺。
  知夫莫如妻,这些年来尽管成正道和印花玲聚少分多,而且各有各的爱人,但是最懂他的人还是印花玲,再加他们还有共同的女儿,所以在这个世界最最不会坏他事的人应该只有印花玲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攀沿而时,没走多久,成正道感觉有些吃力了,他没以往那种一口爬山还不喘气的顺趟感。最近他也不知道怎么的,都是麻烦事不说,他的精力跟不趟了。五十多岁的人,提不了副省长的话,他为官的终点得老死于宇江了。
  “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走。”印花玲这个时候对着成正道说了一句。
  “不了,快到山顶了。”成正道拒绝休息,一如他拒绝自己想已经老了,不用一样。他和念小桃在一起时候,不是贪恋着她的青春和貌美吗?在她身,他不是希望看到不老的自己吗?一如念小桃告诉他,怀了他的孩子一样,他当时不是为自己没有老而开心吗?五十多岁的人还能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怀孕,他不是高兴了好多天,甚至还答应念小桃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吗?
  现在,成正道很清楚印花玲拉着他来东山寺的目的,除了季景严和杜耕耘的事情外,印花玲最重要的事情一定是念小桃肚子里的孩子吧?他也不知道印花玲是怎么知道念小桃怀了孩子的,在电话,她清楚地告诉他,她是铁打的正宫,任何女人别想成为成斯瑶的后妈,有印花玲在,一家三口绝不许分离。
  东山寺到了,老远智星大师迎了来,成正道和印花玲也热情地迎了去,客气话说完时,智星大师看见风成正道的头发被风吹乱了,隐约之白发闪闪发亮,智星大师一惊,看来成正道也老了。他急忙提醒成正道说:“正道兄,站到我这边来,我这儿风小些。起风了,人不能老让自己站立于风口之,天凉了,会生病的。再说了,该倒的棵树,在风倒下倒下了,顺应时节。万物合乎自然,顺乎自然,便是它的福。一切皆循于法则,归于法则。”

  智星大师如此说时,印花玲在一旁不断地点着头,表示她听进去了,成正道没有什么表示,但是他还是站到了智星大师的身边,他是下意识的。
  成正道其实并不信佛,他一直以来是一个无神论者,自小到大,他最关注的其实是央一的新闻节目,他最信仰的其实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他能大段大段地背诵***语录,他视这些语录为他的人生导师,他崇赏那句:“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踏于官场的第一天起学会了斗,每一步他靠的是这种内斗的技术和乐趣,被他斗下去的人不计其数,现如今,他没放在眼里的莫向南,他大大地打了他的脸,又一次激起了他的好斗之心,哪怕他现如今处于风口之,他还是想斗。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话同想是***同志的话,此时在成正道心里却是如此地悲壮,哪怕倒掉了季景严这棵树,他一定还能再栽起更多更好的树!
  “大师,我们进屋说话吧。”印花玲柔地看着智星大师说了一句。
  “好,进屋吧,正道兄喜欢喝的六安茶已经备好了,请吧。”智星大师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成正道一愣,难道智星大师知道他今天要来?
  成正道没说什么,跟着智星大师进屋去了,坐下来后,智星大师亲自给成正道倒茶,没让印花玲倒茶,更让成正道很是凝重。
  “大师,有话直说吧。”成正道接过智星大师递过来的茶后,说了一句。
  “应该是你有话说才对。”智星大师淡淡地接了一句。
  “宇江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大师可曾听到什么?”成正道把话题?引到了宇江的事件面,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迷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