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3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半年之前,精卫大方师突然回光返照。拉着广治的手说出来自己最后的愿望,他要以方士的身份死去。不要什么可笑的饵岛大方师。只要把他多年前方士的身份还给他。然后按着方士一门的传统,在本门师长、同门和弟子的见证下轮回。
  精卫早年带门人离开方士一门,是他一生当中最大的憾事。虽然在饵岛上他给自己封了一个饵岛大方师的名号。不过谁都知道这样就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而且从他带人离开方士一门的那一天起,徐福已经褫夺了精卫和其他人的方士身份。严格来说他们在饵岛上自己乐呵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还有方式的身份。
  本来这件事不算太困难,不管是广仁还是火山,哪怕是徐福还在陆地上,都不会去驳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这个请求。无奈现在方士宗门都崩塌了,广仁、火山最后两位大方师也多年没有音讯,精卫想给自己的师尊恢复方士身份,都不知道如何办理才好。
  当下。广治便开始满世界的去找广仁、火山的下落,不过他找了半年,两位大方师的消息不少。不过他找了过去,不是消息是假的,便是广治晚去了一步。就在他满世界去找广仁、火山的时候,两天前,他突然听到方士名宿广义开始召集昔日方士同门,准备重开方士山门的打算。
  当下,广治将精卫安置在饵岛上,他自己则去昆仑山找到了广义。没想到广义根本不娶理会精卫大方师的死活,只是敷衍他,没有一点要做主以大方师的名义,再收精卫回到方士门下的意思。

  最后被广治磨的急了,这才将归不归洞府的位置透露给了广治。让他来找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广义慌说他们两个人虽然不是方士了。可是知道大方师广仁和火山的下落。让他们俩去找广仁,便可以恢复精卫的方士身份。
  听到是广义作梗之后,吴勉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归不归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笑嘻嘻的对着广治说道:“你先洗个澡,广仁、火山什么的也不用去找了。看见吴勉了吗?当初他可是首任大方师带师收的师弟,说出来的话可是比广仁有分量的多。不就是恢复你们家大方师方士的身份吗?他一句话的事。你先洗个澡,我们也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走。”
  现在的广治疲惫异常,当下迷迷糊糊的跟着归不归进了洞府。被百无求扔进了热水盆里,实实惠惠的将他身上的泥垢都泡了下来的时候,广治已经倒在好像泥浆一样的水盆里呼呼大睡起来。
  看着劳乏到了极致的广治,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真的打算去送精卫最后一程吗?”
  “他们整整一岛的方士死于非命,多多少少都和你我有点关系。多少补偿一下吧。”
  也不知道广治多久没有休息了,虽然方士讲究练气修体,不过这位饵岛方士这几年就没有正经休息过。百无求给他搓泥的时候,广治竟然倒在热水桶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趁着他呼呼大睡的时候,归不归使用了五行遁法连夜敲开了洛阳城中,专供皇家针织的几家工坊的大门。几十块马蹄金仍出去,换来第二天一早,几摞作好的方士服饰。为了赶工,有几家工坊直接将给宫中太子的御用改了归不归要的服饰。
  广治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醒了过来。睁眼便看到自己已经在一架马车当中,吴勉、归不归二人坐在他的身边,小任叁跑到驾车的百无求那边。给他让出来空间睡觉。广治就是被马车的颠簸颠醒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能连睡三天三夜。
  睁眼之后,他看到自己身上那件发臭的衣服也换成了新的方士服饰。看身上衣服的做工,可不是他们饵岛方士找的裁缝能比。
  当下,广治翻身从马车上坐了起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身边的归不归和吴勉。他不问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开口便直接说到了主题:“为什么不用遁法?我在海边码头留了大船,不能在浪费时间,精卫大方师等不起了……”

  “咱们耽误的这点时间,也就是够他在饵岛喘口气的。放心吧,老人家我都是算好的。”对广治有些冒失的话,归不归并不在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吴勉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饵岛方士说道:“你那位老师尊要按着方士的规矩离世,老人家我受累问你一句,你还记得方士的这个规矩吗?”
  “方士的规矩……是我有些急了……”广治虽在在饵岛多年,不过岛上一天世间一年,他实际并没有隔绝太久,记忆当中方士故去的场面就像前几年发生的一样。当下明白了归不归的意思,广治有些萎靡的坐在车厢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厢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不在多说一句话。
  看着广治被自己说服,归不归嘿嘿一笑,分赴赶车的百无求将车速再加快点。这么做虽然对留在饵岛上的精卫唯有什么意义。不过起码可以让广治的心里不再那么急躁。
  每每在镇店当中过夜休息的时候,半夜归不归都带着几块马蹄金出去。早上开城门以后继续前行的时候,广治便发现车里多了一些祭拜先人的礼器和百事专用的一些器具。

  当初他们饵岛方士死后。精卫、广治是拿吴勉和归不归当作仇人的。想不到现在天下还能帮到他的人,也只有这两个人和另外两只妖物了。看着归不归大半夜忙前忙后的样子,广治心里五味杂陈。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归不归快马加鞭的一路奔行,第四天头上这一行人便到了琅琊码头。这么多年每每有人要进出饵岛,从这里出发、回程已经算是惯例了。只不过广治却找不到自己留在这里的那艘船了。打听之后,才知道是官府将那艘大海船征调做了官船,用来剿灭海寇了。
  被官府征用,那就基本别想在找得回来了。这个时候的广治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他是方士正统。又拉不下脸去附近的官府、富商家中‘借’来银钱。最后还是归不归花钱就近买了一艘前来贸易的波斯商船,看着成堆的马蹄金下雨一样的落在自己面前。
  一向以豪富著称的波斯富商也不淡定了,看的那位白发修士的神情有些焦急,便马上将能带下船的货物都带了下来。不方便马上下船的大件货物直接扔到了海里,为了这个又白白得了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二十块黄澄澄的马蹄金。

  海船被清出来之后,归不归挑选了十个水手留在海上。随后便立即开船向着饵岛的方向行进。唯一让归不归有些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们已经数次往来饵岛,但还是有一处隐秘的海路,广治一直都没有显露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