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7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边担心剩余的燃料否够顺利返回吴港。出发前舰队军需官告诉他,潜艇可以在占领中途岛之后到那里加油──日本人就是这样的自信。田边知道现在去那里加油与找死无疑。他关闭了一台发动机,用仅剩的800公斤燃油顺利于6月19日艰难地驶入吴港基地。一艘潜艇取得的战绩竟然比参战其它所有舰艇加起来还多,“伊-168”号的胜利返航受到了大批水兵的热烈欢迎。
  日期:2018-05-04 22:18:55
  (正文)

  田边一时成为众多日本媒体大肆宣传的“英雄”,他的出色也绝对配得上这一称号。第六舰队特地组织了专题报告会,众多潜艇艇长被召集起来,听取田边的经验介绍。如遭遇深水丨炸丨弹攻击受损时如何紧急处置,拆除电池时在下边敷设橡胶片等等。
  随后田边在8月4日出任新竣工的“伊-176”号艇长,一时间风光无限。1943年3月19日,这艘潜艇在巴布亚东海岸的拉耶卸载货物时遭到美军轰炸机攻击,田边本人身负重伤。伤愈后的田边调任潜艇学校教官兼海军潜艇研究部成员,1944年5月晋升中佐。战争结束前被调入军令部并在战后转入预备役,一直到1990年4月29日才以85岁的高龄去世。顺便提一句,战后田边与美国人约瑟夫哈林顿合著了一篇题为《我击沉了‘约克城’号》的专题文章,刊登在1963年5月的《美国海军学院学报》上。

  日本人只知道“伊-168”号击沉了一艘美军航母,“哈曼”号被捎带击沉的事实,他们一直到二战结束后才从美国人那里听到。
  在短短两天时间里,“约克城”号接连遭遇三次致命的打击,但这位坚强的战士依然迟迟不肯入水,它令人难以置信地在海上又漂泊了整整一夜。汹涌灌入的海水尽管使侧倾减少了5度,但航母仍然在徐徐下沉。巴克马斯特仍不放弃拯救爱舰的希望,“若能得到帮助,将把它带回家去。”他的话显然感情多于理智,因为所有的损管努力均无济于事。7日拂晓,抢险人员无奈离舰。眼看“约克城”号已无可挽救,驱逐舰中队司令官爱德华索尔上校带领众舰围拢在它的周围,举行了庄严的告别仪式。“约克城”号因战争而生又因战争而逝,尽管悲壮,但这正是它最好的归宿。

  当7日的第一缕晨光映照在“约克城”号身上时,它的甲板边缘几乎已经触及水面。1781年10月19日,被围困在约克城的英军向美国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将军投降,结束了北美大陆的争斗。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美国特意将1934年新开建的一艘航母命名为“约克城”号。它的下水仪式由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女士亲自主持。现在,这艘不屈的战舰终于到了弥留之际。目睹航母徐徐下沉,“莫纳汉”号舰长波福特少校百感交集:“我们驱逐舰列队就位,注视着它缓缓沉入大海。目送这艘巨舰安息真是个庄严肃穆、催人泪下的场面。它沉没时各舰下半旗,全体人员脱帽肃立,向这艘以独立战争结束地命名的巨舰告别。说实在的,以这种方式向这位英勇的女士告别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接着他又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真他妈的滑稽可笑。我们真不该在这样的仪式上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应去追击那些该死的日本人!”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驱逐舰上的水兵们一起唱起了悲伤的军歌:
  大浪,大浪!我不能再为你高声歌唱。
  请你轻轻地,轻轻地,伸出你的臂膀。
  请你深深地,深深地,把你的朋友埋葬。

  我在军舰上倒下,手中紧握来复枪。
  我吐出最后一口气,流尽最后一滴血浆。
  我曾是无畏的士兵,我曾有甜蜜的梦想。
  人虽有情,子丨弹丨无情,在炮火中献身,我别无奢望。
  上帝保佑我,让我的灵魂升入天堂。
  大浪帮助我,把我的身躯深埋海洋!
  4时44分,航母庞大的身躯在歌声中向左翻转。5时01分,“约克城”号船尾朝下沉入北纬30度35分、西经177度20分、5075米的冰冷海底,舰上共有141名官兵在战斗中阵亡。

  虽然中途岛海战美国人取得了完胜,但“约克城”号损失得如此窝囊依然不可饶恕。在多达5艘驱逐舰眼皮底下,还是让敌人区区一艘潜艇成功钻了空子。更令人气愤的是,作恶后的日军潜艇竟然还能避开攻击全身而退,留下一众驱逐舰在海上凄凉地唱着古老的歌谣,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这些驱逐舰的舰长,老酒只能用“无能”两个字来形容,别看你们当时是我们的盟友。要知道老酒和尼米兹、斯普鲁恩斯一样内敛、敦厚,也是不轻易动怒的。

  尼米兹上将对最终拯救“约克城”号始终抱有希望。既然航母顶住了敌军的两轮打击,现在战役已接近尾声,各路日军均在向西退却,将受伤的航母安全拖回珍珠港基地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但7日早饭之前,司令官的希望彻底破灭。巴克马斯特来电称:“由于昨天遭遇敌军潜艇的鱼雷攻击,‘约克城’号于凌晨5时沉没。”尼米兹的好心情瞬间踪影皆无,甚至连饭都不想吃了。上将怒气冲冲地告诉身边的参谋们:“我们有五、六艘驱逐舰在那里驱赶敌人的潜艇,日军的一艘潜艇却还能突进来用鱼雷击中了‘约克城’号,说明我们的反潜战术大有问题!”

  对于“约克城”号最终战沉,战史专家莫里森少将把它“被放弃继而损失”称作“金光灿灿一页史书上的一个黑点”。此事严重损伤了弗莱彻和巴克马斯特的声誉,两人的前途也因此受到影响。巴克马斯特的事业立即陷入低谷。与当初谢尔曼损失“列克星敦”号不同,“约克城”号不幸战沉成为他职业履历上无法抹去的污点。虽然仍被预定晋升为海军少将,但他很快就淡出了战争一线。中途岛战役结束后不久,6月18日,巴克马斯特就离开珍珠港回国接管了诺福克海军航空站,那是一个训练飞行员的后方基地。一直到两年之后,他才到了西加罗林群岛,一直未能打上大仗。弗莱彻的运气稍好一点,但也背上了珊瑚海、中途岛两战损失两艘航母的恶名。虽然随后还指挥了瓜岛登陆战及东所罗门群岛海战,但仍在四个月后被愤怒的金上将勒令赋闲,从此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后文详叙。

  对一场如此辉煌的胜利而言,损失一艘航母也许还能接受,不然也太不给日本人面子了。虽然“企业”号最终在老酒十大名舰排行榜上名列榜首,但在1942年,所有美军航母中表现最佳的无疑是“约克城”号。如果中途岛战役美国人必须损失一艘航母的话,老酒宁愿是表现平平的“大黄蜂”号。
  但“约克城”号是死有所值的。6月8日,在写给弗莱彻的信中斯普鲁恩斯说:“‘约克城’号不得不承受敌人的两次空袭,实在是运气欠佳”,“我坚信若没有您率领‘约克城’号的奋战和牺牲,我们如今已一败涂地,而中途岛也已落入日寇之手。”老斯的话明显有点夸张,可能包含着对弗莱彻下放指挥权的感谢,但并非没有一点道理。
  巴克马斯特在后来的作战报告中感慨地写道:“在所有这些战斗中,以及在为这些战斗进行海上训练的许多星期里,‘约克城’号的战斗精神是无与伦比的。即使它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它的战斗精神依然与世永存。我们这些有幸能在这艘英勇航母上服役的人,不仅衷心希望它能永存于我们的记忆之中,而且希望能把它的舰员集中在一起,让他们操纵、管理一艘新的、最好还是以‘约克城’命名的航空母舰,用它去同敌人继续战斗!”

  1998年5月19日,继发现“泰坦尼克”号、“俾斯麦”号之后,美国著名海洋探险家罗伯特巴拉德带领探险队,在当年美国老兵比尔萨吉、哈里费里尔和日军参战人员大岗春三、森村次郎—他们很可能来自美军那几艘护航驱逐舰和日军“伊-168”号潜艇—陪同下,与美国海军舰艇一道经过近半个月的不懈努力,终于发现了已在海底沉睡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约克城”号—舰上高射炮的炮口依然不屈地直指着天空!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最后一小节“情报的胜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