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的时候,老教授经常反思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但是,从护女的角度来看,自己又似乎没有做错什么,即便她妈妈在世,妈妈也不会同意女儿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的,因为,这样的感情一般都是没有未来的,他不能让这个人浪费女儿的青春。
  他曾经给贺鹏飞打过电话,告诉贺鹏飞女儿回家来的消息,贺鹏飞也赶在休息日回来过,也约过女儿,但是从女儿的神态中看不出对贺鹏飞有什么新的感情产生,以至于贺鹏飞都跟他说过:丁叔叔,也许,我们应该给她时间……”
  不知为什么,他很喜欢贺鹏飞这个年轻人,他阳光、健康、上进,几乎囊括了当下年轻人所有的优点,但是女儿似乎对这个同学总是产生不了感情,这让他心急如焚,他甚至跟乔姨和杜蕾说,说小一不小了,再不找对象,再过几年就不好找了,让她们帮女儿张罗对象,甚至他也跟自己身边的人都说过这个意思。
  但是,女儿根本对这一切熟视无睹,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他,不去相亲。他也知道女儿在短时间内走不出来,但他只能以这种方式,强迫女儿走出来江帆的阴影。

  他听了贺鹏飞的话,不再去让女儿相亲了,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女儿,快到双休日的时候,他就不停地给女儿打电话,直到女儿答应回家为止。
  女儿有时尽管回家了,但是她的心却明显不在这个家里,这让老教授感到很担心,担心女儿憋闷坏了,总是在周六日想办法带女儿出去,不是参观这个人的书画展,就是参加那个人举办的文化沙龙活动,他甚至想,想借自己元旦画展,让女儿准备几幅作品,跟自己的一起展出。但是女儿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也不见她有作品拿出来,他知道,如果女儿肯静下心来拿起笔,她慢慢就会把心思转移到书法上。可以说,为了帮助女儿尽快走出来,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收效甚微。

  本来,外地有个笔会活动,他还想让女儿请假,跟自己去出差呢,但是显然做不到了。也许,有的痛苦可以转移,也许,有的痛苦可以变淡,但是眼下,女儿分明没有做到。老教授心急如焚,一个劲儿地看表。
  可能司机小张看出了他的焦急,就说道:“丁教授,您别着急,目前我开得最快了,如果在平时,我根本就不敢跑这么快,再有半个小时咱们就能到亢州了。”
  老教授笑了一下,无心说话,他的心思,全在女儿的身上,早就飞到了女儿身边……
  汽车一路疾驰,他们在收费口,问了一下亢州电视台的确切地址后,就一头扎进了亢州城的夜色中,直奔电视台而去。
  到了电视台门口,司机小张跑去敲警务室的门。敲了半天,警卫人员才出来,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大半夜的有什么事?”

  小张说:“我们是来找丁一的。”
  “找丁一?你们是谁?”警卫人员警觉地问道。
  这时,丁乃翔走到了大门跟前,大声说道:“师傅,我是丁一的父亲丁乃翔,我女儿病了,两个小时前给我打电话着,让我来接她。”
  那人一听,说道:“病了,下午还看到她了呢?挺好的,没事呀?你们等等,我往她屋里打个电话。”
  丁乃翔屏住了呼吸,听着他在里面打电话,没有打通,说道:“师傅,她病了,不可能接电话,你把大门打开,让我们进去吧。”
  警卫人员说:“你们大半夜的来找我们这里的女孩子,我不能随便让你们进去,你把证件拿出来,我看看。”
  丁乃翔一听,赶紧从皮包里掏出了所有的证件,身份证、工作证、省文联美协副主席证等等,警卫人员说:“呵呵呵,别掏了,我信了,你是她的父亲。”
  说着,就给他们开开门,然后领他们进了大楼,来到了丁一宿舍门口。
  丁乃翔伸手就敲门,敲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动静,他高声叫道:“小一,开门,我是爸爸,爸爸来接你了……”
  说完,他把耳朵贴在门缝边,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他就继续敲门,继续说道:“小一,开门呀,我是爸爸,爸爸接你回家……”

  “爸……爸……”里面终于传来女儿的声音,不过很微弱。
  “对,是的,是爸爸来了,快开门!”丁乃翔惊喜地说道,随后又把耳朵贴在门缝处。
  这时,就听里面传来一声响动,像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声息了。丁乃翔急了,不停地敲门,不停地呼喊……
  小张也急了,他开始撞门。
  警卫人员一见,说道:“别撞了,再撞就撞坏了。”
  小张根本不听他那一套,继续使劲用膀子撞着门。
  丁乃翔把头抵在墙上,悲痛地说道:“小一啊,你可别吓爸爸呀……”话没说完,老泪就流了出来,他有些站立不稳……
  小张顾不得他,而是用力在撞门。门,终于被撞开了,就在撞开门的那一刻,丁乃翔几乎晕了过去,就见他的宝贝女儿躺在地上,已经昏了过去……他急忙扔掉手里的皮包,奔到女儿身边,抱起了女儿,大声地叫着:“小一,小一,你怎么了?小一啊……”
  老教授一时乱了方寸,急切地呼喊着女儿。

  小张赶忙帮着老教授抱起丁一,把她放在床上,老教授不停地抖动着女儿的手,胳膊和腿,不停地呼喊着女儿。
  小张摸了摸她的脑门,没有高烧,就捏她的人中。
  那个警务人员说道:“不行就赶紧打120吧?”
  就在这时,丁一才从嘴里呼出一口气,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又闭上了,轻轻地叫了声:“爸……”泪水,就从她的眼角出流了出来。
  “哎,我是,我是爸爸,爸爸带你回家,好吗?”说完,丁乃翔就把女儿抱在了怀里,老泪纵横……
  丁一在爸爸的怀里,微微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丁乃翔在小张的帮助下,将女儿所有的私人物品,全部装在了她的两只行李箱和两个大纸袋中,小张提前将这些东西拎下楼,放在汽车后备箱里,上来后,跟丁乃翔说道:“丁教授,您看是去亢州医院还是回家?”
  丁乃翔低头看了看女儿的状况,说道:“回家!”
  他使劲抱起女儿,当把女儿抱起来的那一刻,老教授的心揪紧了,女儿消瘦的几乎没有什么重量了,老泪不禁老泪纵横,他跟女儿说道:“爸爸抱你回家,这个地方,咱们再也不来了,你没有工作,爸爸养着你,爸爸再也不让你一个人在这里了……”说着,抱着女儿就出了门。

  小张担心老教授的体力,就说道:“丁教授,放下她,我背着她吧。”
  老教授顾不上说话,他没有松手,而是抱着女儿费力往楼梯走去。小张和电视台那名警卫人员,只好护在左右,不使丁乃翔跌倒。
  把丁一放进车里后,丁乃翔气喘吁吁地从小张手里接过皮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大钞,递到那名警卫人员的手里,说道:“师傅,打扰您休息了,麻烦您明天把单位的门找人修修,要是锁坏了就买把锁,余下的钱您就买盒烟抽吧,另外,跟领导说说,人,我接走,再替丁一请个病假,拜托您了。”
  那人说道:“您这是干嘛,小丁我们是同事,我怎么能要您的钱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