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说道:“举手之劳,邢女士不必客气。”
  雅娟和雯雯认识,但是不太熟,她也跟雯雯握了手,说道:“王夫人好。”
  雯雯说:“你看你一来,小丁的魂就被你勾走了,本来我们俩怎么留她都不行,非得走,你来就好了。”
  王圆说:“今天我算赚了,本来是想请两位女士吃饭,结果又来了一位,荣幸。请吧。”
  席间,王圆出于礼貌,只陪着雅娟喝了一点红酒后就退席了,雯雯又和她们俩坐了一会儿,也退席了,故意把时间留给了丁一和雅娟。
  雅娟看着丁一,说道:“怎么样?”
  丁一经历了刚才的“战斗”,精神肯定不好,说:“不怎么样?”
  雅娟说:“小丁,你和江市长的事我都知道了。其实,我第一天看到你笔记本上那行飘逸潇洒的钢笔字时,我就想到了是江市长写的,但是我没有点破,之所以没有点破,就是怕你有针对性的去对号入座,你不明白是谁写的更好。我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就是考虑你和江市长正在热火朝天如胶似漆的时候,可能这个时候我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所以,我也就一直三缄其口保持沉默,沉默的原因就是真心祝福你们,早日修成正果。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江市长一走了之了,对于男人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我已经懒得去评说了,我只希望你快点走出来,开始自己的生活。”

  既然雅娟什么都知道了,丁一也不想否认什么,她说道:“雅娟姐,你也爱过,你说,真的能放弃吗?”
  雅娟看着她,睁大了眼睛说道:“当然能,必须能!除非你想将这段感情带进坟墓!”
  丁一勉强笑一下,说道:“你,现在完全走出来了吗?”
  雅娟想了想,说道:“这个要辩证地看,所谓的完全走出来,把这段感情真的从心灵深处抹掉,我相信任何人都做不到,除非他没有真心爱过。但为什么还要走出来,而且必须要走出来?那是因为,你不走出来就是死路一条,就是痛定思痛,自怨自艾,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所以,只有把这份感情变淡,变得慢慢忘记,或者是暂时不想,也就是另一种形势下走出来的表现。”
  雅娟低头摆正了桌上的筷子,继续说道:“有时,人,就得认倒霉,谁让你碰见了,碰见,就没有办法,就得认,如果不认,那你只有去死,但是为了那样的人死了的话值得吗?毕竟,你的生活里还有爸爸,还有家人,还有很多你舍不下的东西,舍不得怎么办?就得朝前看,日子还得过。既然你还得活着,日子还得过,那么,你为什么不乐乐当当地过呢?何必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把自己搞得整天都悲悲切切的呢?我今天来的主要意思就是跟你说这些话,希望你快点走出来,快点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说完,雅娟看着她。

  丁一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举起酒杯,将多半杯的红酒一口就喝了下去,她说道:“谢谢你,雅娟姐。”
  雅娟夺过她手里的酒杯,不许她再倒酒了,继续开导说:“小丁,人必须要学会忘记,只有忘记了,才能轻装前进,才能重新开始,你看我现在就挺好。离开钟鸣义,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生活本来也是可以多彩多姿的,我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双手,为自己打拼下一个美好的生活,靠他,反而靠不住不说,连人格都觉得不健全了,还得天天提心吊胆,别人无意说的一句话,我甚至都会吃心,都要在心里琢磨琢磨,面对他时,我还要看他的脸色,天天等在那个别墅里,就跟妃子盼着皇帝临幸一样,来了,满心高兴,不来,就患得患失,悲悲切切,好像他就是你的整个天空。小丁,试着走出来吧,你就会发现外面非常精彩,精彩的你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因为,以前,我们的心里都有着一个飘渺的影子,我们的目光整天都是围着他们转的,根本无暇顾及身边的精彩。”

  “我,似乎和你的……情况有所不同。”丁一嗫嚅着说道。
  听丁一说她的感情和雅娟的不同,雅娟就说:“所有爱情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爱情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会说:我爱你,会为你付出一切!其实,爱情很难,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做到他当初对你的承诺。钟鸣义是这样,江帆也是这样,如果钟鸣义和江帆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钟鸣义曾经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他不会离婚,而江帆,一直拿离婚当诱饵,哄你上当受骗。最终,他的婚也没有离成,而是逃到了内蒙古,如果单从这方面讲,江帆比钟鸣义更不是东西!更可恨!小丁,我们跟他们玩不起,我们玩不过男人,伤心痛苦的永远都是女人。反正,我现在是不相信什么爱情了,只相信婚姻,如果现在有人愿意带着我步入结婚的殿堂,我就会认为那才是爱情,否则,我不会相信他爱我。”

  尽管雅娟的观点有些偏激,但眼下对丁一来说,却有一定程度上的现实意义。
  “小丁,也可能你放不下江帆,或者你对他还有什么幻想,但是,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男人对我们的伤害是一辈子的事,什么时候想起来都痛,都会伤心,甚至是恨,我现在特别奇怪,我当初怎么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样,跟他过了那么多年?现在想想真是傻。”
  雅娟摇着头,无奈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刚才说你跟我的情况有所区别,我知道你的意思。小丁,有时候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时候没有给她应有的安慰,这也是伤害,你懂吗?比如,眼下的你,尽管你不跟我说,但是从你消瘦的脸颊和憔悴恍惚的神情中不难看出,你是痛苦的,是痛彻心扉的。”
  雅娟说完,眼睛就盯着丁一看。
  丁一低下了头,她的鼻子就有些酸酸的,喉咙深处也有些酸痛。
  雅娟继续说道:“别把江帆想得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们都一样,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可能有着高尚的信仰,也可能为了赢得好的口碑,会对他的人民高尚,但不会对女人高尚。你想想,他如果真心爱你,会让你如此痛苦、如此伤心吗?答案显而易见,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些,振作起来,好好活着,要活出自己来,离开他们,咱们照样能活得好好的。你知道吗,报复这种男人最好的办法不是像袁小姶那样死缠烂打,而是忘记他,比他活得更好,更开心!要开心地活着,积极地活着,向上地活着,有滋有味地活着。不因他的离去而憔悴,而痛苦,也不因他的离去而去痛恨他,诅咒他,最有利的武器就是无视他,无视他曾经来过,无视他曾经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