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6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在家里是不是也给老公虐待……”杨秀峰没好意地说,徐燕萍就在他腰间掐了下,“真是坏,是不是男人都一个德行。”“会错意了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呸。”
  “我是说,你只要露出一点,老公到省里来,江雨晴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是不是想让我回去,你就开心了?”在杨秀峰面前,也不会忌讳说各自的另一位。徐燕萍回家里,自然会让家里那人给弄一回,至于她会不会有享受感,那就是另一回事。但徐燕萍一直都不肯说其中的细节,不像陈静,如今回家已经有借口,不肯再让家里那男人沾身。平时和杨秀峰玩到极端时,会将之前的一些旧事说出来。
  “自然不开心,我就要你属于我一个才好……”杨秀峰说,这些话想都不要想就说的出来,男人都这样,给女人说的话都不用负责的,反倒是不说才会让她们伤心。
  “男人说假话都不会眨眼的吗。”徐燕萍说,虽说对杨秀峰的信任有加,但她对男人的理解也比陈静等人深透得多。杨秀峰在外面会不会还有其他女人,徐燕萍也不会多去了解,彼此间有那种感觉就好。如今,杨秀峰在仕途上虽说还及不上她,在她心里也没有什么。想着自己和他之间,那种先是身体的需要,继而却变了,更多的是一些志趣上的谋合。“想不想把江雨晴也拉过来?”
  “不想,你找个借口要陈静到省城里来,要过年了,也得一起总结总结,不是?”杨秀峰说。“你倒会找借口,今天就先帮她代领你到好吧。”徐燕萍见杨秀峰说得有情意,当即翻身要爬到他身上去。

  先已经感觉到杨秀峰那祸根变得疲软了,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继续,虽说这一次连接两次到达顶点,也算很满足了的。但说到大年将过,也是让人很有些感受,时间飞快,不知道又会要隔多久才能在一起。这时候,更多的事想奋起精神来,要将两人之间的戏闹做到更彻底。
  杨秀峰见她这样有情绪,自然不会就认输的,当下也抓住她的**捏弄起来。闹一会,也就有了些变化,已经麻木的感觉在渐渐苏醒。杨秀峰说,到浴室里去冲洗。徐燕萍也就随着他,一起进浴室去。浴室较大,之前曾三个人在浴室里冲洗都不挤。杨秀峰将水温调好,先冲洗着徐燕萍的胸前两团,捏揉着冲洗着,而徐燕萍却在把玩着他那祸根,此时,动静不大,随着两人闹着慢慢地有些变动。
  徐燕萍突然蹲下去,杨秀峰知道她想做什么,只是在浴室里这样做却没有更好的角度。不比在大床上,徐燕萍能够随意地调整位子,用他那对硕大之物将他的要害夹住。她蹲下去后,真是矮了一点,但徐燕萍却总是忘记,时常要先这样努力一番后才会放弃,转而到床上或沙发上再去完成。
  徐燕萍蹲下后,杨秀峰也就将喷头关了,免得将她弄得浑身都是水。徐燕萍满意地看他一眼,对自己这样做也是想让他更爽一些,男人总是喜欢玩出些花巧来,徐燕萍对杨秀峰虽说平时没有提出更多的要求,但自己有这样的先天优势,还是要充分发挥出来。但蹲下去当真就低一点,而是她的脸正好对着那渐渐有些挺翘起来的物事,杨秀峰也是在看着。就看到这样的情形,免不了心里有些花,手在她脑后轻按了按。徐燕萍没有防备,给按住后就往前,正好与那物碰在一处。徐燕萍也就理会到他险恶用意,白他一眼,说,“想什么呢。”

  说归说,但徐燕萍还是手握住那东西,将顶端亲了亲,却不肯再弄而是站了起来。
  也不会勉强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两人回到大床,继续做先前的事情。躺在床上,徐燕萍也就主动扑上,用她那骄傲缠住他在闹着。
  等两人再次到达巅峰后,徐燕萍也就告饶,不敢再惹杨秀峰。
  **着在大床上,浑身可说每一个毛孔都舒爽着,徐燕萍不肯就这样放他走。将他的手搂在胸前,两人也就在讨论着今后的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况。
  “……南方市在国内之后只怕会有变化,你要有心里准备。”“很明显呢,听说什么了?”“具体的人事变动省里也还没有下决心,你在市政府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的,至于谁去享受那个书记的位子,倒是有很多种传言,但没有一种是可靠的,当不得真。”
  “会不会是省里无法掌控了?”“可能性是有的,南方市市委书记的位子太诱惑人,完全是摘桃子又不用干事,谁不眼红?”“这和我没关系。”杨秀峰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
  “位子和你没有关系,但谁来坐却有很大区别。”“随他吧,反正也管不上。”杨秀峰不想给蒋国吉说什么,也不想徐燕萍跟她老师说什么。
  “陈丹辉是怎么回事?到京城回来后听说就低调了,最后却来这样一招,这个决心不小啊。有没有你的功劳?”
  “不关我什么事,说心里话,他这样选择还是很佩服他的,他来省里之前,也是听说了他的决心。从我的角度说来,他没有这样的决定,或者有点决定拖后三个月,在市里就会有更好的局面啊。”“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估计是不是京城的老爷子发话了,限定了最后时间?这种可能性应该存在,要不,陈丹辉会有这样大的决心?”
  “不想去猜。”杨秀峰说。

  “也是,这些话在外面不说为好。不过,大年前后,你得多做一做工作,可不能由着性子来。”徐燕萍说,杨秀峰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对于权力运作,徐燕萍比杨秀峰要热衷些,也会更好地利用手中的权力而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对自己的意志和决策,更倾向于用权势去推动,而杨秀峰却倾向于选择,用让执行者看到更好的前景,与自身利益相关而主动去做的更好。
  杨秀峰没有说,徐燕萍伸手扯住他的耳朵,说,“记住了?时间虽说紧些,你当紧些也还是会有效用的。”徐燕萍是要杨秀峰在南方市里先做一做工作,将一些能够争取到的力量,先拉在身边,即使今后市委书记到来,和他不对付,也有自己的同盟军,不会给人踩在脚下。
  “是呢。”杨秀峰应到,徐燕萍才放开了手。
  晚上还要等消息,不知道田成东等人是不是安排好了,只是还没有收到电话,两人收拾好房间,杨秀峰就先走人,怕给江雨晴撞见。
  沈贽却打来了电话。

  上回从京城回来后,和沈贽之间就没有什么联系,此时,见到沈贽来电话,杨秀峰心里早就没有当初在京城里的那种种心里担负,说,“沈姐,总算给我打电话了呢。我猜你到省城了,是不是?到省城了就一起吃饭?”说得肯,也就不让沈贽有说话的机会。知道沈贽可能会在会所里,打来电话,或者就是通知他过去,此时说些好听的话,免得沈贽先问罪于己。
  日期:2018-05-05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