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的办公室里并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坐的还有局长范昌明、政治处处长唐萍,刑侦处处长万大兴,每个人都脸色凝重,看见两人进来,四双眼睛都盯着她们。
  徐晓帆倒也没多想,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能指望领导有好脸色?可周玉露就不一样了,尤其是看见政治处处长唐萍,心里忍不住一阵惊慌失措,因为唐萍的处室还主管警纪,她在这个场合出现不能不令她胆战心惊。
  “都坐下。”卢源说道,
  “卢局长,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浩子的伤势怎么样?”徐晓帆坐下来以后问道。
  卢源说道:“我回来的时候还在急救,刚才打电话说还在观察期,很难说……说实话,我都没有顾得上去医院看他……”
  徐晓帆本想多问点情况,可现场的气氛很压抑,所以只好闭嘴,同时瞥了周玉露一眼,只见她低垂着脑袋,就像是犯了错误似的。
  “陆家镇的案子有什么线索吗?”局长范昌明问道。
  徐晓帆不敢看领导,小声道:“三分局已经出警了,正在勘验现场,询问相关人员……”
  范昌明厉声道:“你们干的好事,随随便便就抓捕嫌疑人的亲属,还瞒着上级,这是谁给你们的权力?现在闹出了认命,我看你们怎么交代?”

  徐晓帆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骂一顿还是轻的,搞不好脱衣服走人呢,不过,她奇怪的是范局长首先关心的竟然是陆家镇的案子,而不是肖长乐等人的牺牲。
  沉默了一会儿,卢源盯着周玉露说道:“玉露,陆鸣昨天晚上是不是给你打过电话?”
  周玉露急忙说道:“卢局长,我正要向各位领导汇报呢,刚才已经把情况跟晓帆说了……”
  卢源打断周玉露的话问道:“他昨晚几点给你打的电话?”

  周玉露说道:“快十二点了吧……”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向局里汇报这件事?”卢源问道。
  周玉露紧张道:“当时我睡下了……他突然打电话过来,我当时也不能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何况,肖队他们肯定也通过监控听到了这个电话,所以就打算今天上班再向领导汇报,没想到一大早,晓帆就让我去了陆家镇……”
  “你说说,陆鸣在电话里都跟你说了什么?”卢源说道。
  周玉露只好把陆鸣的话又说了一遍,徐晓帆好像忍不住了,插嘴道:“卢局,今天早晨陆鸣又给玉露打过一次电话,他已经知道李翠莲被抓的事情了……他要求释放李翠莲,否则就不同意自首……”
  范昌明一拍桌子说道:“这下好了,我看你们怎么释放?你们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徐晓帆没出声,可周玉露好像对范昌明的话很不满,抱怨道“我们也是在执行肖队的命令,其实,当初晓帆不同意肖队的决定,甚至都快吵起来了,可他坚持,我们也没办法……”
  范昌明问道:“我问你们,肖长乐让你们扣留李翠莲之后,接下来想怎么办?”

  周玉露瞥了徐晓帆一眼,嘀咕道:“他说想检验一下陆鸣的孝心……让李翠莲给儿子打电话,就说自己被绑架了,只要陆鸣说出陆建民赃款的去向,马上就会放了她……”
  范昌明一听,肺都快气炸了,一拍桌子喝道:“简直胡闹!堂堂丨警丨察干的却是绑匪的勾当,亏他肖长乐想得出来,而你们竟然还替他瞒着,还真的去做了……”
  卢源劝道:“老范,说的这么难听干什么?肖长乐的出发点还不是尽快追回陆建民的赃款,至于李翠莲的死,有可能是一个阴谋……”
  范昌明气愤地说道:“我不管什么阴谋阳谋,反正人是死在你们手上,你让我怎么交代?田振东厅长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要我们严肃处理这件事……”

  卢源哼了一声,也满腹牢骚地说道:“还要怎么处理?我们死了四个同志,难道还不够?就算那个寡妇死在肖长乐手上,他已经替她偿命了,还想怎么样?我就知道田振东会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范昌明一听,一时竟说不出话,端起大茶杯只管呼噜呼噜喝茶,最后吐出嘴里的茶叶,伸手指着卢源说道:
  “你也糊涂,我看肖长乐这些毛病都是你惯出来的,自从破了陆建民的案子以后,他就骄傲自满了,做事情越来越没有原则……
  说实话,这次住东江市的秘密调查小组我原本是不同意让他去的,还不是你坚持?没想到这么几天时间就闯出了这么大的祸,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卢源只顾闷头抽烟,听完范昌明的话,瓮声瓮气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我就是辞掉这个副局长也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让几位牺牲的同志能够瞑目……”
  范昌明喘了一口气,抽出几支烟,扔给卢源和刑侦处长万大兴一支,然后自己点上了,深深吸了几口,这才说道:“东江那边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没法了结,我已经让唐处长写材料,凡是牺牲的同志都要封为烈士,安抚好家属的工作……”
  范昌明话还没有说完,徐晓帆忽然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
  范昌明瞪着眼睛说道:“你哭什么?有眼泪等到他们开追悼会的时候再哭不迟……现在最棘手的还是李翠莲的案子,我听说那个陆鸣现在是个名人,颇受社会的关注,万一他要是闹起来,那就是家丑……”
  徐晓帆用一张餐巾纸抹抹眼泪,哽咽道:“他算什么名人,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哼,这兔崽子狡猾的很,我说肖队他们死在他手上也不为过……
  我一开始就不相信戴光斌光天化日之下会绑架他,还不是威胁到了他手里的赃款,所以想了一个计谋借我们的手除掉了戴光斌……
  就凭这一点,他这个人就不值得同情,不追究他的法律责任算便宜他了,如果我们为他母亲的死负责,那谁对肖队他们的死负责?”
  范昌明指着卢源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还强词夺理,哪像一个丨警丨察说出来的话,都是你带出来的好徒弟……”
  卢源好像还挺欣赏徐晓帆的强词夺理,问道:“晓帆,你这说的是气话还是真的?陆鸣有这个道行?”
  徐晓帆说道:“肖队怀疑他背后有高手指点?甚至那次讨薪都有可能是人为策划的……陆建民赃款的背后很复杂,他很有可能已经被躲在暗处的某个人控制了……
  对了,陆鸣既然已经知道他母亲被抓的消息,说不定已经来W市,我看应该先把他控制起来,省的他胡闹……”
  卢源说道:“我已经安排了,不管他是坐高铁,还是坐班车,只要一下车就有我们的人在等着他,不过,这小子既然是自首的,只要说出陆建民赃款的去向,我们可以不拘留他,先监视居住吧……”
  范昌明说道:“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就算陆鸣说出那些银行账号,谁知道有用没用,陆建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了解?
  如果这么轻易让我们找到了赃款,那只能说明陆建民坐牢坐傻了,说实话,我并不看好这个陆鸣,说不定只是陆建民放出来的一个烟幕弹,亏肖长乐会把宝全部压在这小子身上……”

  正说着,范昌明的手机响起来,他看看来电显示没有接,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我还要和唐处长一起去替你们擦屁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