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晓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周玉露有点做贼心虚地问道。
  徐晓帆想了一会儿说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谁透露了我们抓李翠莲的事情,这件事除了你我只有派出所所长宋平和两位民警知道……”
  周玉露身子微微一颤,心虚道:“你……你怀疑谁?”
  徐晓帆慢慢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说道:“玉露……你说,我们是不是……受了陆建民的诅咒啊……”
  周玉露吓了一跳,不明白徐晓帆这话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为了陆鸣母亲的事,颤声道:“这……这和陆建民有什么关系?”
  徐晓帆一脸沉痛地抬起头说道:“有件事还没有告诉你……东江那边也出事了,我们的办公室遭到了罪犯的袭击,肖队长他们,除了吴淼和潘浩……全部都牺牲了……”
  “啊……”周玉露惊呼一声,震惊的瘫坐在椅子上站都站不起来,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

  “卢局长已经带人赶过去了,他让我们先查清楚李翠莲的死因……范局长马上就要听我们的汇报,还是想想该怎么说吧……”
  周玉露颤声道:“我们……怎么说……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徐晓帆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抓李翠莲的事情局里面并不清楚,那天卢局长问我回来执行什么任务的时候,我只是说监控一名和陆建民赃款有嫌疑的人……
  当时他也没有多问,如果不出事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可现在李翠莲突然死了,我们怎么交代?就算抓住了凶手,可对李翠莲的死也必须有个说法啊……”

  周玉露终于明白徐晓帆在担心什么了,说道:“这也不管你我的事,我们不过是按照肖队的吩咐……再说,李翠莲又不是我们害死的……”
  徐晓帆忧心忡忡地说道:“我知道不是我们害死的,可她不是死在自己的家里啊……再说,肖队已经牺牲了,我怎么能把责任再推到他头上呢?”
  周玉露惊讶道:“怎么?难道你想让我们两个揽下这件事?我只是个内勤,就算想出头,局长也不会相信啊……”
  顿了一下,忽然问道:“罪犯怎么会突然袭击我们在东江市的办公室?他们怎么知道……”
  徐晓帆摆摆手,烦躁地说道:“你还不明白,自然是冲着戴光斌来的……杀人灭口啊……”
  周玉露愣了一阵,说道:“晓帆,如果肖队当初能听你的,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我觉得你没必要替他扛,反正他已经牺牲了……”
  徐晓帆伤感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大家共事这么多年,现在他人都没了,我实在是不忍心,如果我们说出了实情,说不定他评不上烈士了……”
  周玉露说道:“你还操这种心?这是局领导考虑的问题,我不管,局长要是问我的话,我只能实事求是……”

  徐晓帆瞥了周玉露一眼,没出声,好像算是默认了。
  周玉露突然颤声说道:“晓帆,真邪门……你说是不是报应啊,从某种程度来说,陆鸣害死了肖队,而肖队害死了他母亲……”
  徐晓帆训斥道:“别胡说……”
  顿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过,都是这小子惹的祸,我饶不了他,说实话,我之所以没有在肖队面前坚持自己的意见,关键还是同意他对陆鸣这兔崽子的预感……”
  周玉露趁机说道:“这一点我倒是很佩服肖队,事实证明他的怀疑是正确的,陆鸣确实知道财神赃款的去向……”

  徐晓帆吃惊道:“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
  周玉露小声道:“你也别不放过人家了,这小子要自首了,我正想向局领导汇报这件事呢,也许,肖队已经汇报了……啊,你说肖队他们昨晚什么时候出事的?”
  徐晓帆不解道:“好像是凌晨时分……哎呀,你刚才说什么?陆鸣要自首?”
  周玉露这才把陆鸣昨晚给她打电话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徐晓帆吃惊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
  周玉露委屈道:“那我也得有时间啊……再说,陆鸣那部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估计肖队早就知道了,谁曾想……”
  徐晓帆一把拉住周玉露的手说道:“走,赶紧向范局长汇报,能找到财神的赃款,也算是对牺牲的几位同事有个交代了……”

  刚说完,忽然站下身来,急切地问道:“那兔崽子现在在哪里?他应该还不知道李翠莲死亡的消息吧?”
  周玉露说道:“人家话还没有说完呢……陆鸣已经知道他母亲被我们抓的消息,还不知道李翠莲死亡的消息……
  今天早晨他给我又打过一个电话,说是不放了他母亲,就是枪毙他也不会告诉我们财神赃款的去向……
  所以,我只能答应帮他了解一下情况,答应稍后给他打电话,我原本以为只要他说出赃款的秘密,李翠莲就可以释放了,可现在你让我怎么打这个电话?”
  徐晓帆吃惊道:“真见鬼了,他是从哪里知道李翠莲被抓的消息?”
  “他说是一个女人给他打的电话,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周玉露说道。
  徐晓帆咬着嘴唇仰头思索了好一阵,忽然盯着周玉露说道:“陆鸣怎么这么信任你,难道就因为你审问过她?”
  周玉露一阵惊慌,可随即说道:“难道你忘了,那天我们去他的出租屋,临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张名片……再说,这小子看我的时候总是贼眉鼠眼的,谁知道他是什么心理?”说完,脸上还泛起两朵红晕。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先不管陆鸣,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躲是躲不掉的……何况,听说这小子是个孝子,如果知道了母亲死亡的消息,应该不会逃跑……
  我总有种预感,有人一直在密切监视着陆鸣的一举一动,假如知道他有自首的意图,说不定会抢在我们前头下手,我看还是马上向局长汇报……”
  “我要是不给他打电话,他也不会来W市啊……”周玉露说道。
  徐晓帆胸有成竹地说道:“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母亲被抓的消息,肯定会来,说不定现在已经在班车上了,必须马上安排人手,最好直接在车站截住他……”

  周玉露似乎对陆鸣有点同情,问道:“那这样还算不算他自首啊……”
  徐晓帆奇怪地瞟了周玉露一眼,说道:“陆鸣既然只是财神的信使,只要他老老实实说出实情,没人会把他怎么样?他提出来的几个条件也可以答应他,不过,他母亲的事情不能先告诉他……”
  正说着,有人敲门,一位女警探进头来说道:“徐队,让我好找,卢局长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徐晓帆惊讶道:“怎么?卢局长这么快就回来了?”
  女警说道:“刚刚回来,你还是快去吧,看样子有急事……”

  周玉露犹豫道:“卢局长找你,我去不好吧,干脆你替我汇报算了……”
  徐晓帆说道:“那怎么行?你是当事人,有些事情还需要你自己向局长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