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已经在车上了,下午就到W市……哎呀,你不知道,丨警丨察把我妈抓走了……”陆鸣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替他分担痛苦的人,沮丧地说道。
  蒋竹君似乎也很惊讶,问道:“怎么?你妈犯了什么事?”
  陆鸣气愤道:“你有病啊,我妈能犯什么事?还不是肖长乐想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逼着我说出财神赃款的下落……”
  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很容易引起蒋竹君的误解,于是赶紧补充道:“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证据,我看他是想财神的钱想疯了……”
  蒋竹君似乎先前没有想到这一层,经陆鸣提醒,吃惊地说道:“那你准备怎么样?难道要把我爸的钱交出去?”
  陆鸣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先前的决定还好没有征求这婆娘的意见,否则,她肯定是一万个反对,说不定还会跟自己翻脸呢。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财神的女儿,在她眼里,那些钱自然是属于她的,怎么能听任自己随意处置呢?
  “那你说怎么办?”陆鸣第一次在蒋竹君面前默认自己知道财神赃款的去向,只是有点含糊其辞。
  他决定先不告诉她实情,等到自己生米做成熟饭,她想怪也来不及,不过,当她知道自己“舍大钱保小钱”的计谋之后,自然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没想到蒋竹君说道:“你先别急,这件事你不要出面,我替你摆平……他肖长乐算什么东西,他这是知法犯法,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陆鸣不信道:“你……你能让他们放了我妈?”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你怎么就沉不住气呢,肖长乐显然知道你是个伪君子,这才拿你母亲做诱饵……
  你只要别理他,见怪不怪,要不了几天就会乖乖把你妈放了,到时候让你妈去医院躺几天,他还得承担医药费……”

  陆鸣一听,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也不顾周围乘客,大声道:“放你妈屁,你才是伪君子呢……你怎么不让你妈去做诱饵,没心没肺的,怪不得你爸都不认你呢……”
  蒋竹君似乎没料到陆鸣这么大的反应,愣了一下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肖长乐是丨警丨察,他要怀疑你只能冲着你来,凭什么抓你妈,我都不太相信……哎,对了,这事谁告诉你的?难道公丨安丨局通知你了?”
  陆鸣见旁边的乘客都看着他,于是把脸转向窗外,小声道:“我也纳闷呢,今天早晨一个女人给我打的电话?”
  蒋竹君惊讶道:“一个女人?你不认识?”
  陆鸣说道:“不认识。”

  蒋竹君半天没出声,好一阵才说道:“那你就相信了?”
  陆鸣不敢告诉蒋竹君自己给周玉露打过电话,只能说道:“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她说丨警丨察前天抓了我妈,关在陆家镇的豪客来宾馆。
  另外,我给我妈工厂里打过好几次电话,他们说我妈没去上班,也没有请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蒋竹君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先在市里面找家宾馆给你开个房间,等一会儿给你发短信,你到了之后直接去宾馆,我先把你妈的事情弄清楚……”
  蒋竹君这么一说,陆鸣心头也不禁浮起疑云,心想,难道那个女人是在骗自己?要不周玉露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来电话呢?
  可是,母亲如果不是被丨警丨察抓走,为什么一直没有去上班呢?难道病了?妈的,可别又是一场什么阴谋,这次回去不管母亲要不要,都必须给她买一把手机,工厂那个电话联系起来也太不方便了。
  想到这里,陆鸣说道:“我不住宾馆,你先帮我把情况打听清楚,不管我妈有没有事,我都要先回一趟陆家镇……”
  蒋竹君说道:“那随你吧……不过,你给我记清楚了,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你把赃款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尤其是丨警丨察……”
  陆鸣装糊涂道:“那我也要有秘密透露才行啊……”

  蒋竹君哼了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陆鸣脑袋靠在车窗上又迷糊了一会儿,班车忽然停在了一个小集市上,知道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可蒋竹君还是没有回电话,心里忍不住又焦急起来。
  最让他奇怪的是,从早晨到现在,周玉露丢下一句帮自己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就杳无音信,按道理来说,即便她不把母亲的事情放在心上,难道财神赃款的秘密也不在乎?应该迫不及待才对啊,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没有呢?
  难道是在欲擒故纵,故意吊自己的胃口?哼,走着瞧,到时候看谁吊谁的胃口。陆鸣愤愤地想到。
  其实,陆鸣是冤枉周玉露了。
  大清早接到陆鸣打来的电话之后,周玉露就打算一上班就到局里把陆鸣想自首的事情向领导汇报。
  她知道,自己不汇报,肖长乐也会打电话过来,时间拖的太久,反倒会引起怀疑,毕竟牵扯到陆建民赃款的去向,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忘掉”的小事。
  等到局里面知道陆鸣自首的消息,他母亲也就失去了作用,自然就可以释放了,接下来怎么办,也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就看局领导的意思了。

  可没想到刚接完陆鸣的电话不久,徐晓帆就打电话过来了,也没说什么事,只是让她马上赶往陆家镇豪客来宾馆,从徐晓帆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周玉露只好先放下陆鸣的事情,急匆匆开车赶到了陆家镇,等她知道陆鸣的母亲李翠莲莫名其妙死在了宾馆里的时候,震惊的两条腿直发软,心里一阵恐惧,哪里还顾得上给陆鸣打电话。
  不过,她注意到徐晓帆也是脸色苍白,显然也不仅仅是因为李翠莲死亡的事情,而是这件事即将产生的后果。
  在派出所里,那个昨天晚上负责看守李翠莲的女警陈文婷哭哭啼啼地诉说了发现李翠莲死亡的经过。
  “昨天晚上临睡前还好好的……等她睡下之后,我就锁了她客房的门,去了隔壁房间,可等到今天早晨叫她起床的时候,老半天没反应,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她的整张脸都是紫黑色的,人都已经硬了……”

  “那你在半夜里就没有听到一点动静?”徐晓帆的声音听上去都有点颤抖。
  “没有……什么都没有听见……”陈文婷哭泣道。
  “你是不是睡着了?”周玉露问道。
  陈文婷辩解道:“你们自己说她不是罪犯……没有危险……所以就……”
  徐晓帆对坐在一边的派出所所长宋平和刚刚赶来的三分局刑警队队长廖雁北说道:“廖队长,宋所长,这件事先不要对外公开……
  你们先把昨晚住在宾馆的所有客人排查一遍,包括宾馆值夜的服务员和前台的值班人员,重点是昨晚来过宾馆的可疑人员……另外,马上搞清楚李翠莲的死因……”

  廖雁北站起身来说道:“我这就去安排,我们赵局长马上就赶过来了……”
  徐晓帆站起身来说道:“我不等他了,局里面还有点急事,有情况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
  由于徐晓帆和周玉露都是各自开车去的陆家镇,所以回来的路上并没有任何交流。
  周玉露回到市局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越想越害怕,琢磨着赶紧找局领导汇报陆鸣自首的事情,没想到徐晓帆就推门进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