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说道:“对啊,所以肖长乐怎么敢把和陆建民案子有牵连的嫌疑人再放到看守所去呢?”

  田振东面对几个下属的争吵竟然一直没有制止,而是抽着烟,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等到三个人都坐在那里呼哧呼哧喘息着不说话了,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焦局长的意见,虽然肖长乐同志已经牺牲了,但是经验教训不能不总结,125特大袭警案是因为戴光斌引起的,如果没有他,悲剧就不会发生……”
  卢源一脸冤屈地说道:“可肖长乐也是为了破案啊。”
  田振东严肃地说道:“为了破案难道就不用讲规矩了吗?难道因为怀疑看守所不安全,就可以把罪犯关在家里的地下室?
  另外,我在上次有关陆建民赃款追缴的会议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案子需要你们两家密切配合,可肖长乐为什么一直隐瞒案情的进展啊,难道是你们局领导的安排?”
  卢源一脸委屈地说道:“田厅长,我们……我们隐瞒什么了?”
  田振东哼了一声道:“我问你,陆鸣要向你们自首的消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通报,难道陆建民赃款是你们W市公丨安丨局的私家财产?”
  卢源一愣,冤枉道:“田厅长,你……你这是从何说起,陆鸣什么时候向我们自首了?前几天,我们的侦查员还上门讯问过他……”
  焦石笑道:“老卢啊,我不知道你是装糊涂,还是肖长乐连你也隐瞒……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在和泰公寓案发现场查看了你们的监听设备,上面有一段录音,是陆鸣打给周玉露的一个电话……
  昨天晚上,陆鸣给周玉露打了电话,表示愿意把陆建民让他传递的信息告诉你们,我刚才和卢家湾负责陆鸣缓刑监督的张所长联系了一下。
  他说陆鸣几个小时之前给他打电话请假,说是要回W市看母亲,可你说他母亲昨天晚上被人毒死了,你们究竟在唱什么戏啊。”
  “那段录音在哪里?”卢源吃惊地问道。
  焦石笑道:“怎么?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的老战友?你要是想听的话,我让他们拿来……”
  卢源坐在那里呆呆地说不出话,过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说道:“我给范局长打个电话……”说完,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田厅长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陆鸣的母亲昨天晚上被人毒死了?”
  焦石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先前老卢刚来的时候这么说……”
  “可陆鸣为什么请假的时候没有说?”田厅长问道。
  焦石茫然道:“我也纳闷呢……我猜他可能还不知道?”
  正说着,卢源走了进来,脸上一副愤愤的神情,说道:“我马上就要赶回去,范局长说,125特大袭警案既然发生在东江市,那就有劳你们侦破了。

  不过,陆建民赃款案子我们确实有了一点线索,正在核实当中,这个案子就由我们负责吧……”
  田振东考虑了一下说道:“我原则上同意,不过,125特大袭警案和陆建民的案子有密切的关系,我还是那句话,案子不是哪一家的案子,我希望你们密切配合,争取让陆建民的案子尽早尘埃落定。”
  顿了一下,瞥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卢源一眼,问道:“陆鸣母亲的案子究竟怎么回事?”
  卢源言辞闪烁地说道:“我也是来这里的路上才听说,目前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田振东说道:“这里陆鸣要自首,那里他母亲就遇害?你们通知陆鸣了吗?”
  卢源摇摇头说道:“既然他已经去了W市,我已经安排人在车站接他了……”
  田振东说道:“前一阵陆鸣因为讨薪在媒体上露过面,已经成了一个敏感人物,我希望你们在处理他的事情上要慎重,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蛮干……何况,他刚刚死了母亲,可不要引起负面新闻。”
  卢源点点头说道:“我并不是让人在车站抓他,我是想让人帮着他料理一下后事?听说他除了母亲之外,家里也没什么人了……”
  焦石说道:“这么快就料理后事?怎么?难道你们不打算追查杀害陆鸣母亲的凶手?”

  卢源瞪了焦石一眼,没出声就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就在这时,只听外面有人喊报告,只见李特走了进来,说道:“局长,我们在案发现场的一只音箱中发现窃听设备……”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陈天放挥挥手让李特出去,然后说道:“125特大袭警案发生的时候,徐晓帆和周玉露正好不在场,不清楚是肖长乐让他们回去还是他们自己有什么私事请假,刚才都忘记问问卢局长了……”
  田振东站起身来说道:“你们把这个情况尽快向他们通报……”。
  陆鸣乍一得知母亲被丨警丨察抓去的消息,心中的狂怒让他无法冷静的思考,直到坐上开往W市的长途班车,激愤的心情才稍稍平息了一点。

  在他看来,丨警丨察抓自己的母亲证明他们不但没有解除对自己的怀疑,反而有加深的迹象,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胁迫自己就范,对母亲应该没有恶意。
  不然为什么没有把母亲抓进看守所,而是扣押在宾馆里,说不定还要好吃好喝的供着呢,这说明他们也不是没有顾忌,明白自己的手段根本见不得光。
  但不管怎么说,他不得不承认,肖长乐终于发现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抓住了他的七寸,明显有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架势,显然是被逼急了。
  不过,丨警丨察抓母亲是在他给周玉露打电话之前,现在如果把财神第二份邮件中的那份巨款交出去,他觉得母亲获释应该没有问题,只是这口恶气没地方出。
  哼,本来想痛痛快快的把钱给你们算了,既然你们折腾老子的娘,也不能让你们这么痛快,干脆就用财神那些数字组合的迷宫先消遣他们几天。

  现在的问题是,那个给自己通风报信的女人是什么角色,很显然,她对自己的一切都很了解,并且还很有能量,不但知道丨警丨察抓了自己的母亲,还知道关在哪里,细细想来,这个人比丨警丨察还要可怕。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肯定和那些在暗处觊觎财神赃款的人有联系,只是她向自己通风报信的目的很可疑,他们该不会幼稚地认为给一点小恩小惠就能从自己这里得到赃款的秘密吧?
  看来,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简直就像是个透明人,也许,他们不但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还密切注视着丨警丨察的动向呢。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丨警丨察对自己的怀疑反倒是成了一种保护,否则,这些无孔不入的人早就对自己下手了。
  好在不管他们怎么枉费心机,这笔钱就快要到丨警丨察手里了,只要财神的赃款公之于世,他们也就只能死心了,有本事去公丨安丨局抢啊?
  这么一想,陆鸣虽然对母亲仍然怀有愧疚,可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心急如焚了,只是不明白周玉露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电话。
  想着周玉露的电话,电话就来了,不过,是蒋竹君打来的。
  这婆娘可能也想着自己呢。陆鸣有点自作多情地想到。

  “你出发了吗?”蒋竹君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