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2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天放好像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摆摆手,站起身来说道:“又来了,这些陈年烂谷子就别提了,那时候我还没有来当局长呢,要说就说眼前的案子,别扯这么远……我看,还是先抓紧时间吃个早饭吧……”
  一个小时之后,省公丨安丨厅副厅长田振东带着刑侦处处长童斌来到了临时指挥部,紧接着,W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卢源带着办公室主任黄素素赶到了。
  焦石一见卢源带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便问道:“晓帆怎么没来?她应该更了解这边的情况……”
  卢源脸色严峻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市一个小镇发生了一起命案,陆鸣的母亲被人毒死了,晓帆在那边处理这个案子,暂时过不来……”

  焦石吃惊道:“陆鸣的母亲?这……没道理啊,什么人会这么仇恨他的母亲?”
  卢副局长摆摆手说道:“先不说这事,潘浩的伤势怎么样?”
  焦石说道:“正在抢救,我市最好的专家都来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我看你们赶了一晚上的路,还是先吃点早餐吧。”
  卢源摆摆手说道:“还哪有心思吃早饭啊……案情分析会开过了?”
  “你不来我们也没法开啊,走,他们都在会议室等着呢……”焦石说道。

  会议室中已经坐满了人,卢源一到,案情分析会马上开始,稍事休息以后的吴淼重新详细介绍了一遍事件的经过。
  最后补充道:“我刚刚想起一个细节……当我从卧室中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楼下上来接应的两个罪犯……
  其中一个好像提到过被击毙的两个人罪犯的名字,一个叫大李,另一个叫老豆……死在楼上的两名罪犯应该叫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外号……”
  焦石问道:“你能不能回忆一下逃跑罪犯的个人特征?”
  吴淼摇摇头说道:“过道里光线很暗,看的不是太清楚,并且每个人都蒙着脸……不过,从他们的身手来看,应该都是用枪的老手……

  从被警报声惊醒,到我的门被强行踹开,期间最多不到一分钟,我的卧室在最里面,他们在袭击我的时候,其他几个人基本上已经遭毒手了……可见动作非常迅速……
  潘浩有可能睡觉的时候根本没关门,罪犯可能以为房间里没人……徐队和玉露回了W市,他们的房间是空的,所以罪犯可能疏忽了开着门的卧室……本来,潘浩如果藏起来的话,说不定会没事……”
  说到这里,吴淼又忍不住哭起来,焦石授意两名女警将她抚了出去。
  案情分析会结束之后,省厅副厅长田振东把陈天放、焦石和卢源四个人召集在一个办公室里,严肃地说道:“现在你们可以说说了,还有多少情况瞒着我?”
  卢源刚才在案情分析会上几乎没有发言,一直铁青着脸坐着,早就已经憋坏了,听了田振东的话,首先说道:“刚才人多,我也不好说,很明显,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有内鬼……
  我在来此之前曾经问过徐晓帆,她说戴光斌是秘密抓捕的,连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没几个,罪犯怎么就知道的这么清楚……”

  焦石和陈天放对望了一眼,那意思是说,怎么样?我猜的没错吧?
  “老卢……”焦石说道:“现在说这种话为时尚早吧,毕竟案子还在调查中……说实话,我们还是前天才正式接到肖长乐的通知,他们抓了戴光斌。
  就算消息是我们这里泄露出去的,我不相信罪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组织这么有效的行动,他们毕竟不是特种部队……”
  卢源冷笑一声道:“好,就算戴光斌在我们手里的消息不是你们这边泄露的,那么,还有一个疑点,罪犯怎么知道厚德商行是东江市调查小组的驻地?
  我的推论是,罪犯在戴光斌被抓之后,首先怀疑的肯定你们暗中抓捕了他,我听说你们已经暗中调查博源公司一年了,难道他们一点没有察觉?
  所以,罪犯肯定和你们内部的人有联系,并且试图封住戴光斌的嘴,于是,这个内鬼就泄露了戴光斌的关押处。
  要不然,小组是以一家商贸公司的身份入住和泰公寓的,连保安都不知道小组成员的身份,罪犯是怎么找上门的?这两个疑点足以证明情况是从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这边泄露出去的……”
  陈天放说道:“卢局长,你的心情我们理解,毕竟一下牺牲了四位同志,还有一位生死不明,我们也很痛心……
  你刚才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怀疑毕竟是怀疑,最终还是要证据来说话,我看,还是等到案子调查结束再做定论吧。”
  尽管陈天放已经放下身段了,可卢源并不买账,哼了一声道:“如果不找出内鬼,这个案子肯定不会有结论……”
  陈天放似乎也恼怒了,拍着桌子说道:“如果没有结论,我这个局长就让位,由你来当……”
  卢源见陈天放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一时也不好再发飙,毕竟,他的职位比陈天放要低一等。

  这时,田振东掐灭了烟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如果这么争下去,犯罪分子早就跑的没影了,有没有内鬼,这个问题不容忽视,卢局长的怀疑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破案,有什么可争的?有内鬼就把他揪出来,没有内鬼就查明真相,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我的意见是你们两个局要密切配合,争取早日破案,不然牺牲的同志怎么能瞑目啊……”
  焦石说道:“说到配合,我不得不说几句,虽然肖长乐同志已经牺牲了,可我就事论事……说实话,在陆建民赃款追缴的案子上,厅里面早就有指示,要求我们两家单位互相配合,争取早日查清赃款去向。
  可肖长乐同志却一直对我们隐瞒案情,从目前得到的情况综合分析来看,125特大袭警案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和肖长乐行为有着直接的联系……”

  卢源一听,眼珠子都红了,瞪着老战友喝道:“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焦石摆摆手,笑道:“老卢,你怎么还是这么性急,我这不是正在说吗?”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认为抓捕戴光斌实际上就是一个鲁莽行动,陆鸣在卢家湾派出所报案的当天夜里,他就组织了抓捕,也没有跟我们通气……”
  卢源气哼哼地插嘴道:“跟你们通气的话那还叫秘密抓捕?肖长乐同志肯定已经怀疑你们这里有内鬼,所以才这么做……”
  尽管曾经是战友,可焦石也有点恼火,说道:“好,就算他抓的对,可是把这么重要的罪犯关押在一处民用建筑立面,难道这是你批准的,如果是这样,那你就要承担领导责任。”

  卢源差点跳起来,大声道:“那你说,关在哪里?难道我们还敢关在你们的看守所?陆建民是怎么死的……
  你们说是自杀,可我们不同意这个结论,种种迹象表明,陆建民是被人谋杀的……监管处医院是你们市局的直属部门,这个责任谁来负?”
  “证据?证据?”陈天放觉得卢源让他在副厅长面前很没面子,于是拍拍桌子说道:“卢局长,你该不会是靠着怀疑的本事当上局长的吧。”
  卢源针锋相对地质问道:“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陆建民是自杀?”
  焦石说道:“我们只是暂时对外公布是自杀,内部仍然在调查中,并没有得出结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