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2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周玉露这婆娘肯定在撒谎,既然母亲是因为自己被抓的,她怎么能不知道,说不定她还参与了呢。
  可刚才那个女人说母亲目前在陆家镇的宾馆,说不定是陆家镇派出所抓的人,只是为什么会关在宾馆里呢?
  妈的,在这里胡思乱想也解决不了问题,必须赶紧回去一趟。
  想到这里,陆鸣就一阵风似地穿上衣服,连电脑都没关,就像发疯似地冲出了门,在门口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小会议室中从凌晨开始一直灯火通明,这里不仅是案情分析会的会场,也是125特大袭警案的临时指挥中心。

  吴淼做为唯一的幸存者以及目击者向在座的各位大概介绍了一下案情,说实话,她知道的也很有限。
  毕竟,一切发生的既仓促又突然,压根还没有摸清头绪,何况这么多战友一下牺牲对她的刺激也很大,以至于无法详细描述当时的情景。
  焦副局长只好先让两名女警先把吴淼安排在市公丨安丨局的一间休息室休息,又派人火速赶往医院守护急救中的潘浩。
  由于市局刑警队的正副队长带着人连夜搜捕逃脱的犯罪分子还没有回来,会议室中只有市政法委书记吉新民、局长陈天放、副局长焦石、副局长王贵鑫以及几个处室的处长。
  几个人在案情分析会召开之前先开了一个小会,根据吉新民的意见,案情暂时不对外公布,也不接待媒体的采访。
  不过,毕竟半夜里的枪声已经惊动了附近的市民,如果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社会上可能又会谣言四起,影响社会的稳定。
  所以,根据吉新民的意见,临时由市公丨安丨局发布一个消息,将案子定性为入室抢劫杀人,目前公丨安丨机关正在全力侦破。
  “W市公丨安丨局的卢副局长可能快到了,他会不会把把责任推到咱们身上。”副局长王贵鑫说道。
  焦副局长说道:“我们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虽然案件发生在我们东江市,可他们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他们在我们这里抓人,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说白了还不是急功近利,想把陆建民的赃款捏在自己手里?”

  陈天放摆摆手说道:“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用的话,现在还不到谈责任的时候,抓住罪犯才是头等大事……”
  吉新民点点头说道:“毕竟牺牲的是W市公丨安丨局的人,他们有点情绪也正常,我看,等一会儿卢局长来了以后,你们还是好好安抚一下,至于责任,最后再说……
  市委那边韩书记还等着听汇报呢,恐怕也是一夜没睡,我先去向他汇报一下大概情况,这边有什么进展立即给我电话……”
  吉新民走后,陈天放对焦副局长说道:“罪犯应该是仓促逃窜,从地上的汽油来看,罪犯曾经试图纵火,只是没来得及实施,也许他们担心我们从被击毙的罪犯身上查到线索……”
  焦石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安排下去了,等到照片出来就会发到各分局、派出所和街道办,希望能尽快确定罪犯的身份……”
  陈天放说道:“根据吴淼的说法,罪犯有四五个人,我看可能不止……肖长乐的队员在家的就有六个人,并且持有武器,四五个罪犯怎么能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
  王贵鑫说道:“具体有多少罪犯等到现场勘查的技术人员回来就清楚了,不过,我同意陈局的说法,罪犯应该不止三四个人……”
  焦石说道:“肖长乐太大意了……再加上是突然袭击,伤亡自然不会小,另外,也要看罪犯的素质,从牺牲警员的伤口来看,有好几个都是一枪毙命,所以,我推断,罪犯应该是老手……”

  陈天放点点头,点上一支烟对焦石说道:“等一会儿省厅的田副厅长也要来参加案情分析会,我们首先态度要诚恳一点,尽量不要刺激W市的同行……
  争取这个案子由我们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全权负责侦破,如果让W市的人参与进来,到时候难免彼此掣肘,反倒会影响案情侦破的进展……”
  焦石叹口气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卢副局长我了解,现在一下牺牲了四个手下,怎么肯轻易罢休。
  就算是为了面子也要用自己的力量破案,何况,这个案子和陆建民的案子有直接关系,我看,田副厅长不一定支持我们独家侦破……”
  王贵鑫说道:“可案子毕竟发生在东江市,他们人生地不熟怎么破案?虽然这个案子和陆建民案有牵连,可陆建民的案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单纯是W市的个案了,说不定还要动用全国、乃至国际刑警呢……”

  焦石哼了一声道:“话虽这么说,可卢源根本不会和你扯这些道理,我基本上都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
  陈天放愣了一下,问道:“他能说什么?”
  焦石欲言又止地说道:“别忘了,W市在东江市的这个小组从来没有公开过身份,戴光斌也是秘密抓捕的,罪犯为什么会如此准确地进行突袭,并且一举成功杀人灭口呢……”
  陈天放眼睛一瞪,说道:“怎么?难道他还敢公然抹黑?荒唐!罪犯为什么会找上门去,不正是我们要调查的问题吗?”

  王贵鑫插嘴道:“不至于吧,做为W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难道还会空口白牙?说实话,我们已经够能忍了,他们的人在我们的地盘上搞监听,擅自抓人,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下,怎么出了事情就要往我们头上推……”
  陈天放摆摆手,说道:“先不扯这些,戴光斌是吴法名的手下,你们说这事跟他会不会有关系?”
  王贵鑫说道:“除非他疯了,否则不会这么干……戴光斌失踪可是他们公司自己报的案……”
  焦石说道:“也未必,如果戴光斌卡住了吴法名的咽喉,难说他不会铤而走险,我就不信戴光斌没有参与他的走私生意……”
  王贵鑫疑惑道:“如果单单是走私生意,吴法名犯得着冒这么大的风险吗?就算戴光斌招供,有的是替罪羊,怎么也扯不到他的头上……”
  焦石说道:“如果单单是走私案,他当然没必要这么做,可我一直怀疑吴法名和陆建民父子暗中有来往,陆建民一家出逃的时候谁给他提供的游艇……”
  王贵鑫说道:“可惜没证据,当时吴法名远在美国,凭陆建民的实力,别说游艇,他就是想弄条军舰也不是不可能……”
  焦石反驳道:“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根据陆鸣的说法,戴光斌显然认识陆建民的儿媳妇,间接证明吴法名和陆家父子暗中有牵连。”
  王贵鑫说道:“陆鸣是什么人?他的话也能信?说句难听话,肖长乐就是因为听信了陆鸣的话,才落到这么个下场……”
  “难道翻过来不正好说明陆鸣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吗?”焦石质问道。
  王贵鑫笑道:“这么说,你认为是陆建民的儿媳妇派人杀人灭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