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从市委办公楼走了出来,自从上级明确他暂时主持全面工作以来,他照例在市委会议室开班子会议,而不是把会议地点挪到政府这边来,而且,照例从那个小门通过。今天走过这道小门后,他才想起往回看了看这道小门,因为彭长宜主持工作以来,除去开会,他基本没有机会走道小门了,因为市委的人,有事都到政府这边找他,这道小门,他经过的次数就少了很多很多。此时,他在心里就有点看不起不走这个小门的徐德强来,不就是一道门吗?干嘛要赋予那么多内容,这有什么?只是门而已。看来,有的时候,人们内心里的心门,比现实中的门要难走多了。

  他回过头,差点没撞在一个人的怀里,他一愣,一看是小庞。小庞赶忙说道:“您在看什么?”
  彭长宜看清小庞后说道:“你不在工地回来干嘛?”
  小庞笑了,说道:“我是顺便看您一眼都不行啊?您也太那个什么了呗,连回都不让回了。”
  “我那个什么?”彭长宜没好气地问。
  “周扒皮呗。”
  彭长宜笑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对摊开的工程如博物馆和村村通这两项工程,抓得的确很紧,就连吴冠奇他都训了好几次了,吴冠奇因为沙石料供应商出事,致使他的工程不得不停滞了几天,弄得彭长宜两次冲他大吼大叫。

  回到办公室,小庞习惯地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然后用抹布抹去桌子上的水渍。彭长宜说道:“感觉怎么样?”
  小庞笑了,几乎每次见面或者打电话彭长宜都会问他这句话,他就笑着说道:“县长,您都问了我不下一百遍了,以后换句话行不行?见面问候语也要创新。”
  彭长宜想了想就笑了,说道:“怎么,烦我了?”
  “哪敢呀?”

  彭长宜坐下后,对着电话有些发愣,他不知道是该给丁一打还是该给郄允才打。正在犹豫的时候,桌上的座机响了。
  小庞一看就说道:“您先接电话,我去找找齐主任,有事。”说着就走了出去。
  他接通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里面传来非常洪亮的声音,:“小彭,你好。”
  彭长宜心里一阵激动,说道:“窦老,哎呀,怎么是您啊,我好我好,您好吗?”

  “哈哈。我也很好。”
  听得出,老人非常开心。
  彭长宜说道:“这段时间太忙,顾不上跟您联系,我那天还想呢,等忙过这段,专程去北京跟您汇报工作,另外我们革命历史文物搜集工作也进展的非常有成效,还想着到您那里去看看,有没有黄土岭战役的有关资料。”
  “呵呵,算计到我头上了,我跟你,我有,也愿意给你们,你就不用客气了,你们那个博物馆是不是快竣工了?”窦老问道。
  彭长宜说道:“是啊是啊,快竣工了,现在正在进行内部装修,接下来就是布展,准备明年开春就开展,到时要请您老来剪彩。”
  “呵呵,那是我的荣幸。”老人谦逊地说道。

  彭长宜感到窦老和郄允才的性格有好大不同,跟窦老交谈心里特别舒服,放松,跟郄老交谈他就紧张,时刻在意他的喜怒哀乐,尽管后来他跟郄允才混得像朋友,但还是很畏惧他,也可能是他跟邬友福们的关系影响了彭长宜,听窦老这样说,彭长宜赶快说道:“您太客气了,你能来剪彩,是三源人民的荣幸,也是我的荣幸。”
  “呵呵,你也太客气了。小彭啊,前几天是不是见到我儿子了?”
  彭长宜说道:“您的……儿子?”
  “是啊,就是在你们三源露了一面的那个指挥打黑行动的姓窦的家伙。”窦老幽默地说道。
  “哦?天哪!您等等,容我好好想想,如果他是您的儿子,那么我们这里云中小学的志愿者小窦老师是不是就是您的孙女?”
  “哈哈,那是一点错都没有地。”

  “天,窦老,我亲爱的窦老啊,我快晕了,怎么会是这样?”彭长宜夸张了自己的惊奇。
  “哈哈。”窦老十分开心,说道:“我就知道跟你通话我肯定会非常的开心,哈哈,我跟你说,我这两个孙女,是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子,我大孙女从小跟奶奶长大,有些任性,我这个小孙女从小跟她外婆长大,善解人意,她外婆住在锦安,当年也参加过黄土岭战役,是三源县人,可能受外婆的影响,这个丫头就对三源山区情有独钟,放着省城的工作不干,非得去三源当志愿者,不过我们都支持她,她可是经常在电话里跟我提起你啊!还说你是她崇拜的偶像。”

  彭长宜赶忙说道:“呵呵,您可千万别听她的,她那是言过其实,我怎么敢当她的偶像啊……”彭长宜本想说她已经有偶像了,但他不了解小窦是否跟爷爷说了褚小强,所以没敢给她暴露。
  “呵呵,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她有偶像了?”窦老问道。
  “呵呵,我可没这样说啊,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跟我正式汇报过,没有正式汇报的东西我怎么敢跟您汇报呀。”彭长宜打着马虎眼说道。
  “你们年轻人现在说话怎么一点都不直率了,呵呵,不管她的偶像问题了,小彭,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还记得春天你到我家里来,我跟你说起我写的黄土岭大捷,被专拍战争题材的宁大导演看上,几易其稿,终于定下来了,准备近期开机,扮演我的演员有了档期后,马上就举办开机仪式,我跟剧组建议,建议拍摄地点就在三源,甚至黄土岭,剧组夏天的时候也曾经去三源考察过,另外我的孙女也给我拍回了一些照片,所以,我想在开机前去趟三源,这几天听说要拍电影了,心情也格外激动,激动的原因倒不是拍电影本身,是特别想那些牺牲在黄土岭的战友们,另外也想实地去你说的那个烈士坟茔去看看,去看看他们,看看那个几十年来一直为这些战友们守墓的那个乡亲。”

  彭长宜一听,高兴地说道:“太好了!窦老,您能不能跟剧组再建议一下,开机仪式放在三源开吧,这样我们三源还能沾沾喜气,现在,三源,太需要好事来提神了,再有,如果选择在三源,对我们的旅游工作都是促进啊,我们三源可以给剧组提供一些帮助,甚至赞助。”他狠狠心说了“赞助”两个字。
  “赞助目前倒是不需要,这事我只能说我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一切还得听导演的,不过我可以试试。”窦老说得很客观。
  彭长宜了解窦老的为人,老人家总是这么谦逊,他只要答应试试,就十有八九,他激动地说道:“太感谢您了,我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哈哈,你一句也没少说呀?”窦老开心地笑了。

  彭长宜说道:“哈哈,我这不是见着您了吗?您什么时候来?我去接您。”
  “这个问题不麻烦你,我到时就自己去了,我想问问那里的气候如何?”
  “山里的气候肯定会比北京要低,平均低十来度那样,如果北京现在是二十五度,那么我们这里就应该是十五六度。”彭长宜说道。
  “另外,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你们那里现在怎么样?”
  彭长宜知道,他指的是三源的现状,就说道:“目前干部队伍基本稳定下来了,但是缺员很多,我现在我一开会就寒心。”
  “寒什么心?”

  “人不全,能不寒心吗?”
  窦老说道:“上级很快就会给你们配备齐干部吧?”
  彭长宜说道:“其实,上级只能配备县里的,中层缺员很多,不过就是现有的这些人干工作倒也够用,就是看着心里沉重,不是滋味。”
  窦老说道:“你的心情我理解,当前,要保持队伍的思想稳定,工作照常继续运转,不能停滞,只能向前,你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很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