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我可是好长时间听不得这么标准的普通话了,一缕清音啊,你不做播音员真是资源极大的浪费。”
  彭长宜这话尽管有些夸张,但却是事实,在他的周围,全是三源的口音,尽管他也能听懂,但那声音都是怯怯愣愣的,雅娟的声音当然是格外的好听了,他在跟丁一通话的时候,丁一的声音都是来自纯自然状态下的,不像雅娟这么正规,一口的播音腔。
  雅娟笑了,说道:“彭县长,我现在就在亢州,跟小丁在一起,我们说起了你,所以我就很想碰碰运气,看看你是在亢州还是在三源。”
  彭长宜不知道雅娟有什么事,就说道:“这个时候我肯定在三源,最近事很多,很忙,焦头烂额了。”
  “呵呵,我们都知道了,你现在是县委政府两边忙,好,那以后对机会,有缘总会碰上的。”雅娟很爽快地说道。
  彭长宜感到雅娟沉定了不少,说话的口气也不像过去那么浮躁了,就说道:“呵呵,好,欢迎来三源玩。”

  “一定去,我找你的确有事。”
  彭长宜说道:“什么事,请讲。”
  “我代理了两个高档酒的品牌和两个高档香烟,想去你们建专卖店,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说:“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别忘了,这里可是贫困县,人均收入不足……”
  雅娟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呵呵,我们有一个经销商,他说高档香烟和高档酒,在贫困县的销售一点都不比发达地方差,贫困县公款销售势头一直看好,所以我才想去贫困县发展。”
  彭长宜很反感外界有这样的认识,尽管某种程度上是事实,但是真正融入到这里后,他不愿人们对这里的干部有这样的认识,就说道:“那是谬误,怎么可能?打个比方,你的邻居顿顿吃糠咽菜,你好意思天天鲍鱼龙虾、茅台五粮液中华烟吗?你说的这种现象肯定会有,但不是主流,我们这里的干部喝酒就是三源白,一种当地的高粱酒。”
  雅娟是谁呀,她当然不信彭长宜的话,不过她不会坚持自己的说法的,就说:“呵呵,那当然,彭县长肯定是不能和他们一样,过两天我让小丁陪我去你们那里考察一下,到时候别不接待我们呀?”

  “现在别来,过一段再说吧,那些抽中华烟喝茅台五粮液的人都进去了。”
  雅娟听得出,彭长宜还是对自己刚才的话不满。就笑着说:“彭县长,你不会这么小气得理不饶人吧,我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还是引用了别人的话,你不会记一辈子吧?”
  彭长宜知道她误会了,就说道:“我说得是真的,不信你问小丁,要不看下锦安日报,我有那么狭隘吗?”
  雅娟咯咯地笑了,说道:“好吧,那我过段时间再去吧,彭县长,你和小丁说话吗?”
  彭长宜愣了一下,说道:“你问问她有事吗?”

  这时,就传来丁一那糯糯的声音:“彭……县长……”看得出,丁一很不习惯这个称呼。
  彭长宜笑了,语气比刚才轻柔了许多,也正经了许多,他说:“你还是叫科长吧,怎么你一叫县长,我听着好像跟我没多大关系似的。”
  “呵呵,我也感到别扭,这样,咱们说好,即便有一天你当了市长、省长,我也还是叫你科长,行吗?”
  彭长宜很高兴,他也希望丁一永远保留他科长时的印记,就说道:“太行了,我巴不得呢,呵呵,你好吗?”
  丁一听他这样问自己,就说道:“嗯,我很好,科长,我没事,你去忙吧。”
  “好,有时间再聊,再见。”彭长宜说着,就挂了丁一的电话。
  因为雅娟这个电话,也因为她在亢州跟丁一在一起的缘故,彭长宜推迟了一天回家,第二天的上午,他主持召开了全体班子成员会,因为常委会缺了邬友福和郭喜来还有一位政协主席,彭长宜就不再召开常委会了,每次都是全体班子成员会议,会上,他再次强调了当前的工作和加强队伍思想稳定的重要性。每个县领导都汇报了各自分管领域的具体工作情况,纷纷呼吁尽快配齐各级班子,对于这一点,彭长宜表示,一切听从上级的安排,等新的县委书记来了之后再说。

  散会后,他让康斌盯班,他要回家。康斌说:“你每次不都是下午回去吗,怎么改上午回去了?”
  彭长宜之所以选择上午回去,就是希望周五能见到丁一,彭长宜给丁一打过电话,丁一说她现在每周都回家,不回家爸爸就往回叫她,有一次爸爸不放心,还坐着单位的车跑到了亢州来看她,所以她每周都要回去,哪怕回西城的老房子也要回去,免得爸爸不放心。彭长宜明白,江帆支边,丁乃翔肯定知道,不然,从来都没有来亢州看过女儿的他,怎么这么关心起女儿来了,一周不回去,还跑来看女儿,显然是不放心。想到这里,彭长宜看着康斌说道:

  “老康啊,你人性化一点好不好?想想你们天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到家吃热乎饭,睡觉有人给暖被窝,我到现在还盖着毛巾被呢?夜里冻得打哆嗦,我就不兴提前半天回家见见老婆吗?我卖给你们三源了?”
  “哈哈。”康斌早已经熟悉了彭长宜的说话方式,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怪我,怪我,我是想中午让你去我哪儿吃了饭再走,那我就省了,你赶紧回吧,有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彭长宜想了想说:“老康,眼下是非常时期,上级领导频繁光顾咱们三源,这段都机灵着点,还是我刚才在会上说的那个原则,周六日值班的一定要在岗,所有机关干部的手机都要24小时开机,有什么情况咱们必须在第一时间知道,到时让两边的办公室挨门查岗,千万别在出现带走咱们的人咱们还不知道呢。”
  彭长宜说的就是前几天的事,政协主席就是周六值班期间,被专案组的人带走,他们是第二天才得到的消息,据说当时政协里只有他和另一名办公室主任值班,就连门卫都没问问进来的人是哪儿的,所以彭长宜很是恼火,要求所有单位增强警卫意识,最起码进来的人一定要问清是什么身份,干嘛来了,他说,这样做不是阻扰他们办案,而是我们一定要知情,要了解三源目前都有哪些单位哪些人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他可以司法独立,但是我们不能不知情,凡是专案组的人来,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本单位的主要领导,这是尊严问题!

  康斌理解彭长宜的心情,他说道:“是啊,我也怕,总是这样无休止的牵扯下去,不知道要揪出多少人呢?”
  彭长宜沉思了片刻,说道:“老康,北京那边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吧?”
  康斌说:“你都没听到,我就更听不到了。”
  彭长宜笑了笑,说:“也是啊。”
  “你该问候一下老首长。”康斌说道。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我也一直这么想,但是要说问候,我总感觉有些不够格。”
  “你要是感觉不够格那我们就更不够格了。”康斌挪揄道。
  彭长宜岂不知他话里的含义,就笑了一下,没有回击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