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赶紧说道:“我敢吗?他怎么知道的我不清楚,但是有一次他问我的时候,我说‘您怎么知道的’,他说‘你以为你不告诉我就没有人告诉我了’,我想,应该是了解你的人告诉他的。既然他知道了,而且他的确心里有你,你就解密吧。他不是装的,这个我能看得出来,他的确是真心地关心你、惦记着你,所以,我就对他安慰了一下,给他看了你和嫂子的照片。”
  老胡沉默了半天,才说:“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好像放下了心,问我你是在哪儿照的,我说不知道。他就什么都不问了。”
  老胡说:“知道了,也真是难为你了,等有机会我去找你喝酒。”
  彭长宜说:“还是有机会我去看你吧,等入了冬,这边不太忙了,我就去找你,如果等你来找我的话,估计我头发都得等白了。”
  “哈哈,如果你的头发都白了的话,你想想这世上还能有我吗?”

  “当然会有你了,因为你是千年的狐狸,万年的妖精,没谁都得有你。”
  “哈哈,没想到当狐狸还有这么一点好处,可以千年不死,哈哈。”
  彭长宜笑的眼泪流了出来,他深情地说道:“老胡啊,我是真想你了,你终于发了慈悲给了我电话号码,呵呵,我现在明白无误地告诉你,你给了我号码你很快就会后悔了,因为我半夜会突然打扰你和嫂子的。”
  “哈哈,欢迎打扰,不过你只能打扰到我,打扰不到你嫂子,因为这个是我办公室电话。”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老胡,跟嫂子商量一下,让嫂子给你生个儿子吧?”
  “哈哈,你别逗了,我都不做这梦,你还做这梦?你嫂子家伙什还都在,可能没这功能了。”
  “哈哈。”彭长宜笑得眼泪又流了出来。
  此时的彭长宜,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这是他跟老胡最后一次通话,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老胡的声音了……
  三源,不光都是坏消息,还是有好消息传来的,褚小强被市局任命为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兼任刑警大队队长,主管刑侦工作。原来的副局长因为私自批给二黑一个持枪证而受到法律追究,双规后不久也被正式批捕,同期批捕的还有周连发。
  彭长宜私下给褚小强打电话祝贺他,并且叮嘱他不要搞任何形势上的庆祝活动,眼下这种非常情况下,还是应该低调些为好,他说哪天有时间,他们到亢州去找陈乐,到那个时候再给他庆祝。

  放下褚小强的电话后,门被齐祥推开,齐祥让进一个人,这个人彭长宜认识,是三源县医院的老院长。
  彭长宜赶紧站起来,走了过去,握住他的手,陪他坐在沙发上,齐祥就给老院长沏了一杯水后,也坐在了旁边,在彭长宜的印象中,这个老院长还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
  老院长看了彭长宜一眼,想说什么嘴唇却哆嗦了起来,彭长宜知道他肯定有事,就把水杯递到他的手里,说道:“您别急,喝口水,慢慢说。”
  老院长喝了一口水,放下杯,激动地说道:“县长,不好了,又出事了!”
  彭长宜的心一紧,说道:“别急,您慢慢说,出什么事了?”

  “小邓走了。”
  “小邓?小邓是谁?”彭长宜问道。
  “小邓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麻丨醉丨科的主任。”
  彭长宜明白了,齐祥跟他说过,有个麻丨醉丨师一直恋着黑云,说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唉——”老院长懒得说话了,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

  彭长宜接了过来,他正反面看看,没有邮戳,这应该是一封没有经过邮局投递的信。他看着老院长,没有立刻打开。
  老院长说:“这信是他提前交给传达室的人的,告诉他们三天后在给我,这个人也真实诚,真的三天后才给我。你看看吧。”
  彭长宜掏出里面的信纸,只有一页纸,上面是用碳素笔写的:
  敬爱的院长: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您。感谢您对我的培养,可惜,我不是一个好大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院长接班人,我的心,自从一只白天鹅的降落,就开始走向黑暗了……
  我盼望着有一天和我的天鹅共舞,但是,他的身旁却出现了一只癞蛤蟆,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着她,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忍受隔壁传来的那些荒诞怪异的声音,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请允许我省略那些过程吧,对我真的是一种折磨,她本该是遨游蓝天的,却落入魔掌的手中,也许我是自以为是,也许是她甘于这样,我不希望她的天空总是黑云,于是,我开始了拯救她的行动,但是,我发现,我的力量太渺小,渺小到她根本就对我熟视无睹,渺小到微乎其微,原来,她喜欢这样,喜欢被蹂躏,喜欢他带给她的一切,也许,她本不是什么白天鹅,就是一个……唉,我还是无法把她想象得不好,甚至都不敢用“坏”这个字,她就是我心中的天鹅,我恨得的只是把她染黑的那个男人,于是,我想到了报复!

  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我也到了该离去的时候了,也许,您看到这封信后,我已经生活在了异国他乡……
  院长,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栽培,忘记我吧,您不争气的学生。
  看完信后,彭长宜什么都明白了,他说道:“小邓和黑云是邻居?”
  老院长喝了一口水,说道:“是啊,当时家属院这个楼房盖好后,三源本地的医护人员好多都买不起,他们俩是第一批买房子的人,既是对门,又是邻居,他们两家厨房的阳台就是一墙之隔,都不是墙,有半截是玻璃。”
  彭长宜什么都明白了,他看着这封信说道:“您准备怎么办?”
  “我什么办法都没有,所以才来找县长你啊!”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还是把这封信交上去吧。”
  “只能这样了。”老院长有些激动。
  “您说小邓有可能去哪儿?”
  “他的同学有好几个都在国外,他跟他们一直有来往,我琢磨着他是不是去找同学去了。”
  “有这种可能。”彭长宜又说道:“黑云回来后说什么着吗?”
  “唉,我去看她,她一直都在哭,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估计受到的打击不轻,真是造孽啊。”老院长叹了一口气。
  后来,老院长还告诉彭长宜,麻丨醉丨师小邓,在黑云被父母接走后的当天晚上就失踪了,有人看见他一直徘徊在医院,徘徊在黑云的房前,然后,他在医院的家属院放了一挂鞭炮后,背着一个大包就走了。
  还有人看见,他走的时候,嘴里有板有眼地唱着秦腔《铡美案》中“包相爷与民伸冤”的唱段,边走边唱,完全陶醉在自己的唱腔中了,同事看见他,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当时大家感觉他怪怪的,但是也有人说他唱得比哭还难听……
  彭长宜的心情也有些沉重,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彭长宜不能不回家了,天气渐渐凉了起来,他要回家拿些衣服,被子也要换厚一些的了。
  正当他有了回家的想法后,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就听里面一个圆润的、非常标准的声音传来:“彭县长你好,我是雅娟。”
  彭长宜一愣,别说他到了三源,就是在亢州的时候雅娟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赶忙说道:“雅娟,你好,我说这声音怎么这么标准,字正腔圆的,敢情是你啊?”
  “看来彭县长早把我忘了,居然对我的声音感到这么吃惊?”雅娟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