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又环视了一下全场,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真诚地说道:“同志们,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理解大家的心情,我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你真的有问题,真的吃了不该吃的,拿了不该拿的,就请你主动一些,主动跟组织坦白,争取从宽处理。所有的家长都不会虐待主动来认错的孩子的;如果你没有问题,那就请你安心地、踏踏实实地工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今天,我强调一下纪律,那就是,管好自己的嘴,少散播小道消息和一些不实的消息;管好自己的腿,少扎堆少聚会;还要管好你本单位的人,带好你的队伍。我们现在掐着手指算算,离年底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一眨眼就年底了,你们这些科局长们、乡镇领导们要认真对前一段的工作做好回顾和总结,看看有哪些工作目标还没有完成,没完成的要抓紧,所有有工程的单位,一定要抢抓工期,加班加点,做好本年度的工作,提前规划好明年的工作。”

  说到这里,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同志们啊,你们中间大部分可都是三源本地人,你们比我会更加热爱三源的这块土地,比我更希望她一天比一天好,大家努努力,加把劲,今年定的任务争取在今年完成,绝不拖到明年。今年完不成任务的单位,一把手要跟县委县政府讲清完不成的理由,我们的博物馆工程、村村通工程,这些都要在头上冻之前完成,尤其是村村通工程,上冻之前完成不了的,要规划好,组织协调好,以利于明年顺利开工,我提议,我们的县人大要组织人大代表,要发挥检查监督的职能,对年初制定的各项工作来一次大检查,逐项逐项地检查落实的情况,完不成既定工作的要写出书面理由,澄清原因。最后,我彭长宜拜托大家了——”

  说着,他站起,深深地给大家鞠了一躬,全场的人都热烈地鼓掌……
  从他们那热烈的掌声中,彭长宜似乎看了一种决心和力量,他的心稍稍放下了许多。
  三源县的报纸和电视台把这次会议称作鼓劲会,动员会,想想也不为过。
  会后,县人大果然组织了人大代表下基层的活动,几个人大常委会的主要领导,分别带队下去检查年初制定的工作完成情况的时候。各单位也都继续动作了起来。
  就在这个会散后不久,陆续又有人被叫去谈话,其中就包括原土地局副局长、现任矿务局副局长褚文。
  彭长宜得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叫来了褚小强,问道:“你爸爸的问题你了解吗?”

  褚小强低着头,半天才抬起头说道:“据我所知,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这个人生性胆小,一辈子都怕得罪领导,怕得罪邬友福和葛兆国,从我参加工作那天起就反复告诫我,无论做什么,一定要和县委保持一致,不然就没有好果子吃,这也可能激发了我的叛逆心理。从无名尸到整顿矿山,他几乎天天骂我,唯恐我得罪了他们。二黑的事出来之后,我问过我妈妈,爸爸往家拿回过大宗钱没有,我妈说,除去工资外,从来都没有往回拿过钱。我说那么他在外面有小金库吗?妈妈说这一辈子了,他有几根肠子都她清清楚楚,就他那胆子,不敢背着家里弄小金库。如果说我爸得了他们多大的实惠,我也不相信,他唯一的实惠就是他当了副局长,我被提拔为警队副队长,除此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再说,他们也用不着给我爸好处的。根本不需要去攻我爸的关,如果我爸有问题,也就是不敢坚持原则,唯葛兆国的马首是瞻,只要葛兆国说的话,他不敢违抗。经济问题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一辈子了他们俩就攒了那几万块钱,还说是给我结婚用的,后来我把钱重新给我妈还回后,我爸前两天还跟我妈要两万块钱,说是给葛兆国的家送去,怕葛兆国的孩子和老婆受屈,我妈没给,说没有必要。所以,我感觉他在经济问题上应该没有什么,不过也说不好,找他谈话,肯定有找他谈话的理由。”

  尽管褚小强这么说,但是彭长宜明显看出他内心的忐忑,毕竟,他爸爸做的事情,他未必清楚。想到这里,彭长宜说道:“小强,可能父辈的事情你管不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受到影响,振奋精神。矿山还有许多善后工作我们要做,你还要用心排查,看看还有哪些不稳定因素,二黑的余党是否肃清,有些事,我们也不得不防。”
  褚小强抬起头,看着彭长宜说道:“县长,放心吧,这块工作我会尽心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说点高兴的事吧,那天,见到窦政委是什么心情?”
  褚小强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小百姓见了大领导肯定是有点紧张。”
  “呵呵,只是这一个原因吗?”彭长宜别有用心地说道。

  “就是这一个原因,没有其它的。”褚小强摇着头说道。
  “哈哈,不打自招,谁说你有其它的了,看来的确有其它的。”
  褚小强不好意思了,脸就有些红,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就知道您得问我这个。”
  “嘿,你这是什么话,好像我这人天生就有好奇心似的,我只不过是让你高兴一下,不想让你因为老爷子的事心情不好。”
  “我都说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高兴什么样,如果老爷子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还真要考虑一下了,别给人家脸上抹黑呀?”
  “你多想了。最近,有跟小乐联系吗?”
  “没有,哪顾得上啊,他的日子过得肯定比我滋润。”
  “眼下咱们是困难时期,过了这段就好了。”
  话是这样说,没过几天,一个更大的爆炸消息传来:县委书记邬友福涉嫌吸丨毒丨被锦安市纪委双规!
  在双规邬友福同时,锦安市委决定,鉴于目前三源县的具体情况,决定由市委副书记、县长彭长宜,暂时主持三源的全面工作,副书记康斌协助抓好全面工作。有人猜测,目前的党政格局,是不是就是三源政坛未来的格局呢?
  对于葛氏兄弟和夜玫的问题,彭长宜一点都不感到吃惊,如果邬友福因为受贿而被双规彭长宜也不会吃惊,但是说邬友福涉嫌丨毒丨品,彭长宜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也可能,在北京活动了多日的邬友福,就是他本人也没有想到他最后是以这个名义被双规的吧?
  邬友福被双规的同时,黑云也被市纪委请去谈话,两天后,黑云回到了医院,齐祥听说后去看望了她。
  晚上,头下班的时候,齐祥从医院回来,他走进彭长宜办公室的时候,叹了一口气,坐下后跟彭长宜讲了事情大致的经过。
  原来,邬友福在黑云去省城学习期间,整天无精打采,彭长宜说让他去做体检,他说自己没事,后来,黑云回来后,给他做了一次全面体检,除去血脂和胆固醇略有高外,其它几乎全面合格。

  然而,就在葛兆国被双规后,锦安市纪委接到了邬友福一份体检报告,报告里显示,邬友福的尿液呈阳性,有冰*的成分存在。
  前不久,锦安一个县的县委书记突发心梗,病死在工作岗位上,在邬友福请病假后,锦安市委组织部下发了一个通知,为了组织上便于掌握各县市党政一把手的实际健康问题,统一组织书记和县长到锦安市委组织部指定的第一人民医院体检,邬友福得到消息后不知从哪儿赶了过来,彭长宜也去了,当天上午,他是和邬友福一起抽的血采的尿样,完后彭长宜就回三源了,邬友福没有回来。
  第二天,就传来邬友福被双规的消息。
  也就是在第二天下午,黑云被纪委的人从医院带走,说是协助调查。

  据黑云叙述,当有关人员跟她说,她每天给邬友福熬制的甲鱼汤可能含有冰*成分时,她几乎蒙了,随后,办案人员让她仔细回忆了每次熬制过程中所有的细节,她如实说了,但是仍然也想不出是哪儿出现了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