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委快步走了进去,彭长宜记得,政委这次进了那个里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就连盒饭都是别人给送进去的,彭长宜知道,里面才是真正的指挥核心。
  事后彭长宜才知道,邬友福去锦安开会,正是市委用的调虎离山之计,趁他学习当口,由省厅领导直接指挥了这一场行动,秘密调集了驻守在锦安的武装丨警丨察部队和防爆丨警丨察四百五十人,分乘几辆普通的军车,扮作部队执行任务的模样,在夜色的掩护下,迅速运动到了三源,同时,悄悄地包围了二黑是私人会馆和所有的矿山,半夜一点半采取的收网行动,除二黑和另外一名打手在逃外,将他们在三源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

  省厅的窦政委指挥的也不光是三源这一个地方的行动,还包括另外一个地方,由此拉响了今年全省的打击黑恶势力的秋季行动。
  行动结束后,里屋的门才打开,窦政委大步走了出来,他跟彭长宜握手后,说道:“彭县长,我撤,后会有期。”说完,跟武荣培又握了一下,看了看站在彭长宜和武荣培后面的褚小强一眼,他匆匆地走了。彭长宜来不及问窦政委花生米的情况,等他走出门的时候,这个窦政委早就下了楼梯,他只到他的脑袋一闪就消失了。
  没过几天,葛二黑被正式批捕,同时被批捕的还有他的六个核心人物和死党。
  又没过几天,葛兆国和交流到外地的周连发被同时双规。
  在葛兆国和周连发被双规后,葛氏集团一个重要的人物夜玫在上海虹桥机场被警方带回。
  夜玫归案后的第二天,常务副县长郭喜来被专案组的人叫去谈话,没再回来。
  随后,财政局黄局长、建设局局长葛超还有水利局局长、地税局局长和副局长等先后被专案组的人叫去谈话,后都没有再回来。三源,涉及到此案的人大概有十多位,除了前面交代这几位外,还有公丨安丨局两名副局长、原土地局矿务科科长副科长等。
  当然,葛氏集团的人还陆续交代出了锦安市甚至省里的一些人,这些人也都不同程度地被另案调查。
  这天,矿务局局长李勇找到彭长宜,跟彭长宜坦承自己曾经在整顿煤矿的过程中,尽管没有收葛二黑的现金,但是夜玫曾经请他去过北京娱乐场所玩过,李勇问彭长宜,这算不算受贿?
  彭长宜气愤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跟她有事,我嘱咐过你没有,少招惹他们,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等过了这段再说吧,目前专案组也顾不了你这小屁事。”
  三源,经历到了从未有过的震荡,几乎所有的人惶惶不可终日,人人自危,人们已经无心干事了,整天提心吊胆,每天都有人被专案组叫去谈话的消息传来,邬友福更是连人影都看不见,有人说他去北京避难去了,也有人说在省城见过他,还有人说在中组部见过他,总之,他在上蹿下跳没闲着,但是他跟锦安市委的请假理由就是病了,在住院。
  三源的工作几乎完全瘫痪了。

  彭长宜不能坐视不管,他和康斌商量了一下,请示了邬友福,召开了全县副科级以上的干部会议,他看了一眼齐祥递给他的到会人数情况,又扫视了一眼会场,不禁有些心寒。在这个会上,无论是主席台上的人还是主席台下的人,已经不全了,缺了好多人。如果你不是亲眼目睹这种情况,你可能体会不出他此时沉重的心情。
  不知为什么,一向没得吃都有得说的彭长宜,看着全场一下子缺了那么多人,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在座的三源县所有中层以上的干部们,都感觉到了彭长宜一时语塞的心境。三源,经历了这么大的事件,这恐怕在历史上都不曾有过,有那么多的领导干部被专案组或者是纪委的人找去谈话,回来的人却很少很少,眼下,正处于一年之中最关键的时候,许多重要岗位上的领导干部都缺席了,这怎么能不让一向以抓工作为重的县长心情沉重?
  事出后,邬友福没有开过一次常委会,更别说全体干部大会了,如果彭长宜召集召开常委会,唯恐被人诟病,所以,他以召开全年工作汇报会的名义,召开了这次全县副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他知道,眼下干部队伍需要是鼓劲,是振奋精神,而不是在那里惶惶不安。
  全场安静极了,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这位年轻的县长,彭长宜低头又看了一眼签到表,稳了稳心神,沉重地说道:
  “同志们,我相信大家此时的心情和我一样,沉重,眼下,可以说是到了三源最困难的时候,关于不久前发生的事我不想多说,相信上级组织部门和上级的司法机关会给三源一个交代。今天开这个会,我只想跟说一个意思,想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一定要抓工作啊同志们!”
  “眼下,尽管三源遇到了困难,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困难,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日子还要朝前奔,我们的工作还要继续抓。”
  他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全场,说道:“抓工作,抓好你的本职工作,是我们当前必须做、唯一能做的事,我不知道同志们有没有这样的心情,现在,能有工作做的人,应该是幸福的人,什么时候要是连工作都不让你做了,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干工作,是我们都不吃亏的事!”
  说到这里,他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声音之大,口气之重,把人们都震住了,随后,无论是台下还是台上,都响起了掌声。
  彭长宜只想发泄一下自己郁闷的情绪,没想到得到了全场的呼应,他有些激动,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啊,处长了大家就知道我的脾气秉性了,如果一天没有工作干,我的心里就发虚,就会心里没底,唯恐一觉醒来上级就不让我干了,为什么?因为我闲了一天,所以,今天我也在这里郑重地要求你们,闷头做好眼前的工作,不关自己的消息少打听,少传播,只能抓工作,你的内心才充实,才有底气,说话才硬气。同志们啊,我们没干完的活儿还有继续干,我们年初定的所有工作不变,我们不能等不能靠,要继续加把劲,完成我们年初的既定目标。下面,我明确一点,局长不在的单位,有书记的书记要牵头,没有书记的常务副局长要牵头,回去后,要在第一时间召开你们本部门工作会议,要将你们的会议纪要送到政府办一份,我要看看都有哪些单位动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