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3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怎么样,没看出来就好。”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子继续说道:“那长生不老的药丸这几年也败光了,回去之后正好在炼制几炉丹药。顺便也攒点丹液,刚才老人家我本来还想诈老妖王点天才地宝的。不过那个老东西比猴都精,怕它看出来破绽才没敢开口。这一次真是赔了,白给那个老妖王出工出力的。”
  这话虽然是对着黑头发的吴勉再说,不过老家伙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他说话的时候,小任叁也在看着自己这个大侄子。看了半晌之后,小家伙嘀嘀咕咕的说道:“我们人参这大侄子哪长着这爱人肉儿?妖王比它儿子还疼它……”
  做了半晌之后,并不见司马徽出现。当下归不归让小任叁去了他藏身的地点,想要把这个老家伙揪出来。没想到小任叁一个‘人’去的,还是一个‘人’回来:“那个老小子早就溜了,八成是看见满城都是妖将妖兵吓得溜了。”
  “算了,司马徽八成也不敢再回来住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主人家和做客的都走了,咱们这蹭房子的也该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炼点丹药、丹液存在手里留着过年,还有百里熙那个老家伙,让他炼制点法器,他就照着一辈子来炼吗?”
  由于吴勉已经没了术法,当下他们几个人到了司马徽藏身的所在挨到了天亮。第二天开城门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便乘坐马车离开了襄阳城。一路向着洞府回去的路上,吴勉也埃过了衰弱的这几天。头发的颜色又在百无求的眼皮底下瞬间变白,这一黑一白的百无求又是感到差异无比。
  就在已经看到了洞府门口的时候,就见门前站着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守在这里。
  看到了马车过来,为首的一个方士对着马车上的几个人喊道:“请问马车上的可是归不归师叔和吴勉先生吗?在下方士徐章见过两位先生。车夫停下马车,我有话要对两位前辈……”

  “呸!你才是车夫,你妈是在车上生的你,你是喝马奶长大的……”听到这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不恭敬,百无求当场便瞪起了眼睛。而那方士没想到一个赶车的车夫敢对自己无礼。当下也是恼怒的看着百无求。脑中一热将临出门的时候师尊嘱咐的话都忘到了脑后。
  方士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对着百无求一剑虚劈了下去。一条火焰幻化的恶龙从剑尖当中冒了出来,咆哮着向二愣子的方向扑了过去。眼看着赶车的百无求就要被火龙吞噬的时候,一个白头发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二愣子的身前。他的身子漂浮在半空中,出现的同时身体正被那条火焰恶龙撞到。
  在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撞在那人身上的火焰恶龙被撞的瞬间化成了无数个火星,散落在马车前面。两匹高头大马有些受惊,幸好百无求紧紧的收紧了缰绳,这才没有让两匹惊马脱缰。
  这时候。那个叫做徐章的方士才看清替车夫挡下这一下的,正是自己的师尊千叮万嘱万万不可得罪的吴勉。现在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冲着徐章翻了翻白眼之后,对着他说道:“这可是你先动的手。那你就算死在这里,你那位师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徐章没有想到吴勉这样的人物会给一个车夫出头,当下他惊愕的脸色惨白。缓了一下之后才急忙解释道:“晚辈失手。任凭吴勉先生责罚。晚辈犯错在前,先生或打或杀皆不为过……”
  如果徐章嘴硬夺理,或者胆小在吴勉面前祈求,白发男人说不得都会给他来一下子。虽然不至于出人命,不过躺在床上俩月是免不了的。不过现在这徐章认了怂,将脖子送到吴勉的面前,白发男人还有些不好下手了。
  当下,吴勉的身体一闪,再次回到了车厢当中。做好之后冲着归不归翻了翻眼皮,说道:“你去和他讲理……”
  “难得这个时候你能把老人家我想起来,那个谁,你说你是谁的弟子来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慢悠悠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嘴里嘀嘀咕咕的自语道:“妖王那个老家伙知道这洞府的所在,它是妖王老人家我也忍了。现在倒好。谁都敢堵了老人家我的家门口,这几天就找地方搬家…..”
  徐福看着老家伙慢悠悠的走到车头前,这才再次对归不归行了师礼。说道:“晚辈是大方师广义的弟子,奉师命先来拜见两位前辈。送上家师的亲笔书信……”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封信笺。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前。双手呈递了上去。

  “大方师广义……”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上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这才将信笺接了过来,笑嘻嘻的拆开信笺。看过去的同时嘴里对着徐章说道:“你说你的,不耽误。老人家我可不信广义什么话都敢写在信上。”
  “大方师的确还有几句话要我带给您和吴勉先生……”看着正在看信的归不归脸上的笑意不减之后,徐章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是这样。三个月后的十月初八,是方士一门重开山门的大日子。广义大方师请您和吴勉先生前往昆仑上的方士一门新址观礼,本来广义大方师还想远赴海外,去请徐福大方师归陆。不过他老人家不得其法,三次出海都无功而返……”
  徐章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归不归已经看完了信笺,马上停了口。老家伙嘿嘿一笑,将手里的信笺交到凑过来的百无求手上:“交给你小爷叔看看,徐章你说你的。你们家大方师还说什么了?”
  “原来这位兄弟是吴勉先生的贵亲,刚刚多有冒犯。”徐章这才明白刚刚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向着百无求赔礼之后。这才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大方师想请您和吴勉先生再出海一次,替广义大方师去请徐福大方师归陆。方士一门虽然重开山门,我师也是暂代大方师之职。如果徐福大方师归陆,我师一定将大方师之位交还徐福师祖。”
  “原来你师尊的胆子还没有大过天嘛,还记得东海漂着一个徐福,也叫大方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多少有些尴尬的徐章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那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广悌和广孝,这几年一直都没有他们俩的消息。广孝虽然做了和尚,可也曾经也是广字辈的四个人之一。他们广字辈的不谈妥,你们师尊这个大方师的位置也做不牢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