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0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米泰这种情况,乃是天生,在普通人之中也是万里无一的,寻常人就算天资再不行,只要有天师愿意帮忙。也能使其强行感受道炁,踏入修行之路,可米泰这种体质,天师也没有办法,恐怕只有传说中的仙人利用仙法为他重塑肉身才有可能。
  表面上看,奇经八脉影响的只是点穴境界,但实际上,寻龙境界感悟道炁之后,道炁储存之地也在奇经八脉之内,所谓感悟道炁,实际上也是体内生出第一缕道炁之后才算感悟,似米泰这般,体内根本半丝道炁也储存不住,何谈感悟?所以,他连寻龙境界也不可能踏入,就算让他在真龙脉跟前修行一辈子,体内也不可能生出哪怕一丝道炁。
  当初我在识曜境界之前,曾陷入天障之中,无法突破,但相比之下,米泰这种体质,才算是真正的天障。
  上天所设之障碍,岂是人力能解?

  看明白之后,我心里也是一沉,看着此时正满脸期盼的米泰,张张嘴,竟是说不出话来。
  良久之后,我才叹了口气,收回了手,对米泰点点头道,“我已经看明白了。”
  米泰以及一旁站立着的米鼎城同时投过来期待目光,着急问询道,“怎么样?”
  我摇摇头,有些不忍心说出结果。米泰显然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我身上,可我接下来的话却是将他判了死刑。只是他的情况,实在没有半分希望,很多事情长痛不如短痛,彻底死心对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才对。

  斟酌一番之后,我才终于狠下心,开口道,“你们找的那些玄学名家判断没错。以你的体质来看,此生没有任何希望感应道炁,更不可能踏上修行之路。”
  听到我的话,米鼎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忍之色。至于米泰,他依旧呆呆的看着我,脸上的期盼和激动一瞬之间便消失不见,只余下满脸淡漠麻木。
  片刻之后,米泰的身体慢慢委顿下去,跪坐在地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之中冒出,神情灰败死寂,嘴里却一直沉默着,没发出一丝声音。
  我心下不忍,但却无法安慰,只能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希望他能走出这个心结。以后不再多想这些事,做个正常人吧。
  静谧的气氛让所有人都心生压抑,许久之后,最终还是米泰最先出声。

  他没有如我期望那般,得到最终结果后,放下执念,看破心魔,他反而双手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停止腰杆,擦掉眼泪,咬牙说道,“看来周大师的修为也不足以帮到我,不过我不会放弃,我会找到修为比周大师更高之人,若还不行,我便再找修为更高之人,此生不修行,我一天都不会快乐……所以我绝对不会放弃。”
  说完之后,他的眼泪已经止住,脸上神色非但没有颓废,反而愈发坚定了起来。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更觉怜悯。
  有坚持是一种很好的品格,可若目标选错,那便只能是个悲剧。米泰越坚持坚强。最终便只会越痛苦。这不是跑步,朝着目标努力,总会有到达的一天,哪怕不能到达,终究也能接近一些。而米泰的目标在九天之上,他却没有登天梯,只能在地上奔跑,莫说到达,便是接近一步也做不到。这种情况下,坚持有何意义?
  沉默片刻,我叹了口气道,“虽然我的修为不算当世顶尖,但却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以我观之,你的体质根本无法修行,便是修为再高之人,也不可能帮到你……不如听我一句劝,放下执念,方得自在。”
  听了我的劝说,米泰却笑了,“我虽然不懂修行,但却也明白修为不到便不能妄自揣测的道理,周大师不是修为最高之人,怎么知道任何人都帮不到我?你说放下执念方得自在,我却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放肆,怎么能这么跟周大师说话?”米鼎城在一旁又训斥了一句,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也低沉无比,显然听了儿子的话,心中也是悲痛。
  痴儿……我有心想在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张张嘴,最终却只能叹了口气。
  人各有缘法。米泰既然心如磐石,我再劝也是无用,叹气之后便准备起身离开了,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心底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米泰的体质,修习道炁没有半分可能,可修行之路却并非只有道炁一条,若让他修习巫炁呢?
  当年我识曜之时。道炁遭遇天障,无法突破,但巫炁却进展顺利,哪怕是日蚀时,那荒诞的怪梦都无力阻止我巫炁识曜的脚步,由此可见巫炁的霸道。
  米泰天生奇经八脉不生穴窍,无法感悟道炁,但能不能感悟巫炁我却不知。毕竟寻龙点穴二境界时。我并未真正修行巫炁。或许,这是米泰能走的另一条路。
  天障虽是上天所设之障碍,但天命也非永恒,谁又说的准?若真有天命在,世间又为何有“逆天”二字?

  只是巫炁干系重大,修行之人不为当今玄学界所容,要不要将巫炁传授于他,我心里也有些拿不准。
  南宫不在。没人能跟我商讨这件事,我只能自己拿主意。
  思忖良久之后,我抬头对米泰问道,“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假如给你个踏入修行之路的机会,你是否愿意承担任何后果?”
  听到我的话,米泰精神一阵,便要说话,我却伸手打断了他,又道,“不要着急回答,记着我问的是任何后果,任何!想明白了再告诉我。”

  米泰眉头皱了起来,脸色阴晴不定,但这一次他依旧没有思索太久,很快便露出了笑容,朗声道,“方才我说过,此生不修行,一辈子不会快乐,如果有机会踏上修行之路,便是死我也不会后悔。”
  他说的足够坚定,但我却摇了摇头,“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我说的后果,或许比死还要更可怕万倍……你不妨再想一会儿。”
  米泰又沉默了下来,这一次他足足想了十几分钟,最终依然抬起了头,鉴定道,“我愿意。”
  这一次,我方才信了他的话。只有经过足够的思索之后,才会不需要其他话语的修饰,只说出最终的结果。
  既然他做出了决定,我心里也便拿定了主意。

  一直到今天,我都还不太清楚围绕在我身边的谜团究竟是什么,也无法完全确定巫炁对我的意义又是什么,但我却知道,巫炁已经是我的一部分,早已不可分割,将其传承下去。不是我的责任,而是我理所应当会做的事情。
  拿定主意之后,我便不再多想,叫米泰在我身边坐下,然后告诉米鼎城,让他叫上其他人离开这里,甚至我把瑶瑶也支回了房间里,偌大的饭厅。只剩下我和米泰二人。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肃然开口道,“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但却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先跟你说明白。”
  “港岛风水师对我不太了解,但你只需去大陆玄学界打听一下,就会知道我周易是谁。我是大陆玄学界几乎所有宗门公敌,罪名是残杀道教协会、玄学会会长,还有佛家协会三位高僧,以及龙虎山与当代张天师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等人,所以,三大协会以及龙虎山,个个欲将我置于死地。”
  日期:2017-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