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5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坡下驴,但他肚子里那股气是怎么也下不去的,他放狠话道,“曹部长,我给你面子,不然我非让首长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众领导不想看也不想听,但没办法不看不听,这神经病似的李团长跟吃了陈年猪屎一样,嘴里没个好话!
  那可是副老总!
  那可是掌管着两百多万人这个世界最强大军队的二号人物!
  那可是一旦出访南美某国会让美国佬紧张得不行不行的恨不得把情局所有的侦察资源都用去的牛X人物!
  “他娘的,老子今天还非要给你小子点颜色看看!”陈韬怒起,要前。
  总部过来的其他领导一看这态势,不作出反应是不行了——要是真打起来,总部的脸都可要丢到阿尔泰山脉去了!
  “首长首长,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嘛,小同志不懂事您不能跟着闹啊!”
  几个人把陈韬围起来劝说,把陈韬给挡住了。
  曹跃华趁机把李牧生拉硬拽到一边,低声训斥,“我说李牧同志你怎么回事,怎么当场跟首长闹起来了呢。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是这情况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嘛。路首长还跟我说,到了你这里,是准备给你好好道个歉的,以个人的名义,以你的老首长的名义。你倒好,一见面掐。我说你们俩还真是一个脾气。”
  说着说着自己无奈苦笑了起来。
  他当然是知道李牧为什么会这么不懂事的当面怼陈韬,不是因为石磊提干的事情还能是因为什么事情。
  之前陈韬夸了海口说,三天时间查清楚。这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才总算搞清楚了来龙去脉。这一个多星期里,李牧没有给陈韬打过电话,其实陈韬和曹跃华已经知道,李牧生气了。
  曹跃华知道陈韬是一个作风很扎实,没有什么官架子的一名领导。在石磊这件事情面,陈韬首先是有愧,然后是觉得自己事情办得不行,话说出去了,却没有做到。算起来,他是两次自己打自己的脸。
  因此,面对李牧,他其实也是没有多少底气的,只能以总部首长的身份以势压人。至于为什么会当场和李牧互怼,陈韬这样的人,自然是有自己更深的一层考虑的。
  李牧撇撇嘴,说,“凡出言,信为先。言出必行,是作为一名男人的底线。他陈韬既然做不到,不要夸下这个海口。曹部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曹跃华脸都绿了,他恨不得当场飚起来,你咋那么喜欢征求被人看法呢,啊,啊,啊,你认为是这个理是这个理啊,啊,啊,啊,你问我干什么,我敢此发表看法吗,啊,啊,啊?
  “好吧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反正我是不知道。”曹跃华气得都要冒烟了,心里加一句,我是知道我也不他娘的不敢说啊!
  “看吧,你曹部长也是这样认为的。回头你跟我一起给他讲讲这个道理,看是我李牧不对还是他不对,他也好意思跟我讲这讲那的。我跟你说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是留了情的,不然我跟丫的费那么多话。”李牧说着露出凶恶的表情。
  曹跃华发现压根不能和李牧此事说话了,一个不注意会被套进去。评理,找副老总评理,你这是有几个脑袋!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赶紧的让炊事班做饭,我们这一帮人可是午饭都没吃。”曹跃华赶紧的转移话题。
  李牧扫了那边的陈韬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我是真的想让丫挺的饿一顿。算了,本来招待军分区的饭菜,便宜他了。”
  说着,他冲曹跃华说,“曹部长,请吧,请各位总部的首长到饭堂,试一试我们西北这边的饭菜。”
  曹跃华苦着脸说,“行了,你赶紧去安排吧,我把首长请过去……”
  李牧径直朝饭堂走去了,赵大康几位你看我我看你的,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赶紧的跟着李牧去了。在这边待着,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一名团长敢当众怼副总参谋长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到底是谁较厉害了……
  那边,李牧带着701团的领导往饭堂去了,这边,陈韬扭头看见军分区的领导那在那傻站着,想了想,便走过去。
  陈国富和政委以及一干军分区领导看见总部首长走过来,赶紧的站好,紧张得嘴唇的都在发抖。
  陈韬走过来,其他总部领导自然的也跟着走过来,在陈韬身后站着。这个气场,更加的不用说了。
  这个时候,陈国富和政委才发现,也许可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刚刚应该跟着李牧去饭堂的。

  军分区和总部之间隔着整整三个等级,完全不是对等的两个级别。如果军区领导在,哪怕省军区的领导在,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说白了,陈国富连与总部首长对话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你们是阿泰军分区的领导?”陈韬问。
  陈国富顿时涨红了脸,跟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刚才的报告,已经自我介绍了职务,敢情人家首长压根没放在心。
  “报告首长!我是阿泰军分区司令员陈国富!”陈国富再一次敬礼。
  陈韬微微点头,搞得准备汇报刷刷存在感的政委手举到半空又放了下去,脸色尴尬的很。政委的年纪和陈韬的年纪是差不多的,但是级别却是差了好几个级别,这让他更加紧迫地感觉到,自己再不进步,要待不下去了在部队。
  “你们……”陈韬沉吟着,“给省军区打个招呼,请他们明天过来,在这里开个会。”
  “是!”陈国富立马敬礼答是。
  陈韬不再说什么,转身往饭堂那边去了,一众总部领导跟着。
  曹跃华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对陈国富他们说,“陈司令员,军分区的同志们也一起用餐。”

  “是!谢谢首长!”陈国富顿时激动起来了。
  这不算是曹跃华自作主张,这样的话陈韬不方便说,他要说了。李牧还要在这里干下去,总部是管不了那么具体的,因此陈韬肯定也是希望下面这些领导们,多多支持李牧的工作。
  用餐无话,该吃吃,都是些普通的饭菜,平时官兵吃什么,现在吃什么。炊事班压根没接到特别准备的通知。本来李牧没想给军分区的领导搞特殊,陈韬来了,自然也不会受到他的优待。
  李牧不让他****不错了,还想大鱼大肉。
  表面看,李牧矫情,小题大做,这点破事,至于这么跟副总长过不去吗?算你跟人家陈韬是关系很好的老下级,你也不能把事情做得这么过分。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的,对你李牧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影响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李牧真的没脑子吗,这是一个以小见大的事情。如果陈韬只是个师旅长什么的,李牧根本不会这么怼他。他给陈韬这么大压力,这么过分的冒着顶撞级的风险,公开怼他,恰恰是因为他陈韬是总部的首长。
  石磊的遭遇是个例吗?
  李牧相信,绝对不是单单石磊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从石磊的遭遇来看,李牧看到的是一些深层次的东西——部队存在的一些根深蒂固的顽疾!
  日期:2017-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