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8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不能吧,拿过来我看看。”老九严肃的说道。
  卡带把娃娃递给老九,老九把娃娃的两根腿撇开,把探照灯的光对准娃娃的裆部,仔细的研究着。
  这一幕完爆刚才的卡带,看老九这阵势,有想钻到里面去的冲动呀!
  “嫩妈老二,二副这犊子花200美金买了两个气球?真嫩妈二笔!”老九把脸从娃娃裆部收回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九哥,算了,我们再往上找找吧,在网上就是驾驶台了,驾驶台后面就是小应急发电室,里面电瓶应该有电,卡带这俩娃娃你收好,回红楼或许还用的上。”我小声支吾道。
  没有火,就算是此刻摆我们面前两个裸体的真妞我估计大家都没有勇气脱掉裤子,所以这俩娃娃的出现只是稍稍调剂了一下我们的探险生活,如果是在篝火旁有这么两个乌克兰充气妹子,我估计大家石头剪刀布之后就上了,哪还有那么多矜持。
  驾驶台上的玻璃已经堆满了雪,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形,由于密封得当,而北极附近没有空气污染,所以驾驶台表面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灰尘,一切还都是抢滩前的样子,老九打开通往驾驶台甲板的们,把小应急配电室里的电瓶抱了出来。
  “嫩妈老二,给拽根电线。”老九有些激动,记得上一次我们在所罗门的时候他想利用这个办法生活来着,却阴错阳差的把我的手机锂电池给弄着了。
  我拉开驾驶台的一个配电柜,里面布满了花花绿绿的导线,我随手扯掉一根,递给老九。
  此刻的气温应该在零下25度左右,导线的塑料绝缘皮被冻的有些变硬发白,老九用手使劲搓了搓,竟然把塑料皮直接搓掉了。
  “嫩妈老二,拿张海图过来。”老九有些兴奋,这火一旦点起来,我们可就有心思摆弄充气娃娃了呀。
  卡带没等老九把话说完,跳跃到海图桌旁边,抽了一张直布罗陀海峡全景图。
  老九舔了舔嘴唇,用手撵出两根铜丝,把其中一头缠在蓄电池的正极上,又撕下一下块海图,包裹住铜丝,然后把另一头缠在蓄电池的负极上。
  所有人都把眼睛瞪大,这可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呀,卡带甚至都把马屁想好了,就等着海图按照常规方向发展燃烧呢。
  三人撅着屁股足足等了5分钟,海图没有燃烧不说,铜丝甚至都没有温热的感觉,老九有些纳闷,莫不是铜丝都接到正极上了?
  老九又将其中的一头换了一下位置,可是还没有想象中“扑哧”的着火声。

  “嫩妈,电瓶按理说放个一年半载的不能这么快就没电了呀。”老九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去,九哥,这,这电解液都结成冰了!”我拿手拧开蓄电池添加蒸馏水的小孔,用手指按了一下,由于外部温度实在太低了,里面的丨硫丨酸含水量过高,已经冻成了冰块。
  “嫩妈!”老九暗骂了一句,他坐到地上,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现在的问题,打火机虽然找到了几个,可惜都已经变成了尸体,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晚上7点了,除非我们几人一宿运动不睡觉,否则没有取暖的东西,真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九哥,怎么办,实在不行我们用探照灯的电池吧。”我看了一眼老九头顶上的探照灯,有些痛心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回红楼,我想到办法了。”老九突然站起身子,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九哥,你有什么办法?”我狐疑的盯着老九,不知道他能想到什么取火的好办法,难不成他还私藏了一个Zippo的打火机?
  “嫩妈老二,快回红楼。”老九兴奋的像被宣判无罪的赖昌星,丢掉手里的电线,快速的退出驾驶台。
  “卡带,走!”我招呼了一下卡带,紧跟在老九身后,心想这次我倒想看看了,你老九能有什么办法给火点着。

  大厨在船舷外冻成了狗,他此刻的内心应该十分的凄凉,在别人看来千年不遇的事情,在他那里几乎都是家常便饭,我用眼神暗示了一下老九,旨在告诉他此刻不能再去刺激大厨了,我怕他一时想不开,真的有可能在海冰上凿个洞,然后钻进去去见马克思列宁他们。
  隔着挺远的一段距离,大厨首先看到我跟卡带一人在咯吱窝底下夹着一个乌克兰妞,他忍不住又惊又喜,以为这次我们感动天地了,竟然给我们弄来俩娘们,后来发现是俩气球人,表情瞬间又变的落寞。
  “哎呀呀,大副,火,火机找到了吗?”大厨见我们还有心情搞精神文明建设,心里想着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刘叔,我们先回红楼吧,九哥说是有别的办法。”我强撑起一副笑脸,感觉自己此刻的表情应该比难产的那只海豹都要扭曲。
  “嫩妈老刘,没什么大事儿,先回去,先回去。”老九拖起缰绳,笑眯眯的说道。
  “哎呀呀,大副,我,我”大厨被老九的柔情似水吓到,这架势分明是气愤升到极点了呀。
  “刘叔,你别怕,我们先回去。”我拍了拍大厨的肩膀,把两个娃娃放到雪橇上,四个人套上缰绳,缓缓发力。
  大风过后,天空变的晴朗,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别山的山脊,虽然说是极夜,但总得来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老九将束在头顶的探照灯取下,大家一致感慨天气的变化无常。
  整个浅滩与武岛冻在了一起,海冰与陆地之间的高度差被大雪调平了,所以不管从海里向陆地看,还是调换过来位置往外望,一马平川的既视感。
  雪地上微乎其微的摩擦力很好的增加了行进速度,我们用了不到15分钟就到了离开不到一天却感觉好几个月的红楼。
  红楼里面的温度与室外几乎已经持平,火炉里面的桦树枝上被大厨为防止发生森林大火而浇筑了两遍清水也冻成了固体,液体在固化过程中,体积逐渐变大了,挣脱束缚之后,将炉子胀裂开来。
  “嫩妈怎么成这样了。”老九本以为我们只是丧失掉了火源,没想到火源的房子竟然被强拆了。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看到自己的杰作,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好在我们在夏末就已经对这些易损件都做了备份,红楼的边上有我们制作的备品备件棚,里面摆满了炉子,烟囱等易损的黏土制品,大厨没等我们开口,直接跑到备件库里取出一个新炉子,准备把它更换到上面。
  “九哥,怎么点火?”我数目迷离的盯着老九,现在都他妈的快9点了,我们几个又冷又潮又饥饿,可经不起玩笑了呀!
  “嫩妈老二,你看这是什么。”老九忽然钻到红楼里面,几秒钟后手里多了一个圆柱形物体。
  “我去,九哥,这不是降落伞火箭信号弹吗?你想用这玩意儿来点火?”我惊讶的问道。

  “嫩妈老二,这玩意儿里面是白磷,只要见到空气就着火,我们只要把它掰断,嫩妈让里面的东西见到气儿就行。”老九信心满满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