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2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显然不信,哼了一声道:“局里的事情?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吗?该不会又给哪个小白脸打电话吧。”
  周玉露气得没出声,快步走进了卧室,猛地摔上了门,不管男人怎么敲也不开,男人只好低声下气地隔着门说道:“我不过是问问,你要不是做贼心虚,发什么脾气啊……”
  只听周玉露骂道:“你真不是个男人……这日子没发过了……明天离婚……”
  春季的气候就像女人的脸一样善变,就在陆鸣琢磨着给周玉露打电话的这个下午,天空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两个小时之后,随着一阵海风吹过,天空响起了一连串的滚雷,随即瓢泼大雨就倾泻下来。
  把那些在细雨中散步的男男女女淋了个落汤鸡,不到半个小时,大街上除了来往的车辆之外,基本上看不见行人了。
  而相对比较偏僻的街道更是冷冷清清,只有偶尔疾驰而过的车辆溅起一片水花,广田路就是这么一条偏僻的街道。
  中午的时候,W市住东江市陆建民赃款追缴小组临时办公室所在的和泰公寓来了一个送快递的年轻人。
  他向门卫打听一家W市商贸公司的地址,门卫伸手指指前面的过道,头也没抬地说道:“最里面一间……”
  年轻人拿着快递走过去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门打开了一条缝,穿着背心拖鞋的王洪文警惕地看看站在门外的年轻人问道:“你找谁……”
  年轻人笑道:“请问,你们这里是W市厚德商行吗,这里有一件你们的快递,寄件人好像忘记写收件人了,连个电话也没留,害得我好找……”
  王洪文皱皱眉头说道:“快递?什么东西?”
  年轻人说道:“我哪儿知道,W市寄来的,我只负责送到这里,地址,公司名称都对,应该不会错吧,你要是不签收,我只好送回去了……”

  王洪文犹豫了一下,把门开大了一点,接过一个纸箱子仔细看看,只见上面的地址确实不错,但没有写具体收件人,可寄件人却是W市公丨安丨局的地址。
  于是说道:“应该是我们的,我来签收吧。”
  年轻人说道:“你最好验一下货,否则签收以后有什么损坏我们就不负责了。”
  王洪文想了一下,就把纸箱子搬进了房间,年轻人也跟了进去。
  趁着王洪文弯腰拆箱子上的胶带的功夫,年轻人迅速把一楼大厅打量了一番,尤其多看了两眼进门处那个通往地下室的出口。
  “音箱?”王洪文直起腰来嘟囔道:“这小子还把这里当家了……”
  年轻人拿出一张单子说道:“没问题吧,在这里签个字……”
  王洪文在单子上签了字,并没有在意快递员殷勤地把包装箱拿出去,等快递员出去以后锁上门,他就把那对音箱带到楼上去了。
  “正文,把你的音箱拿走……”王洪文冲监控室的尹正文喊道。
  尹正文跑出来看看音箱,一脸疑惑地说道:“这是哪来的?”
  “局里面寄来的……”
  尹正文笑道:“肯定是晓帆犒劳我的……”说完,抱着那对音箱就走进了监控室,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音乐声。
  晚上,除了已经去W市执行任务的徐晓帆和周玉露之外,其余成员陆续回到了办公室,只有潘浩不在。
  他下午给肖长乐打过电话,说是通过关系已经联系上了蒋竹君的前夫,晚上一起吃饭,可能要晚点回来。

  肖长乐也没有在意,晚上和同事们一起吃过晚饭之后,大家简单汇报了一下这两天的工作,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肖长乐则一直在卧室准备审讯戴光斌的方案,直到晚上快十一点了,其他人已经睡下了,他才从卧室里出来,正好看见潘浩从外面回来。
  “怎么搞的这么晚?”肖长乐皱皱眉头问道。
  潘浩沮丧地说道:“别提了,侯小平这小子竟然喝醉了……”

  “侯小平?蒋竹君的前夫?”肖长乐问道。
  潘浩点点头,说道:“我看这小子精神有点问题,要么就是还没有从婚姻失败中回过劲来……絮絮叨叨的跟我哭诉了几个小时……”
  “你们在哪儿见得面?”肖长乐问道。
  “我们在外面吃的饭,这小子喝的有点多,我只好送他回去,然后又在他的出租屋里聊了一个来小时。
  这小子不是东江市人,离婚以后刚从家里搬出来,在红塔路那边租了一套单身公寓……你现在就要听汇报吗?”潘浩说道。

  肖长乐看看表,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睡吧,明天再说……”
  说完,肖长乐来到监控室,从监控中可以看见关在地下室的戴光斌已经睡下了,负责前半夜值班的尹正文正在电脑上玩一个小游戏。
  “后半夜谁接班?”肖长乐问道。
  “王洪文……”尹正文拿下头上的耳机说道。
  “晚上注意点,可别打瞌睡啊……”肖长乐警告道。
  尹正文笑道:“肖队,你还担心这家伙跑掉?”
  肖长乐严肃地说道:“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已经知道我们抓捕了戴光斌,这个消息可能已经被传出去了,小心点总没错,好在我们明天就开始审讯……”
  肖长乐离开以后,尹正文戴上耳机继续玩游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一瞥眼看见监听装置上的一个小红灯不停地闪烁。
  马上摘下耳机,伸手按下了录音设备,嘴里还嘀咕道:“妈的,深更半夜还不闲着……”
  说着,伸手按了一个按钮,正好听见陆鸣的手机接通。
  “请问是……是周警官吗?”

  “陆鸣……”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能听出你的声音……怎么?出什么事了?你好像声音都在颤抖……”
  “没……没出什么事……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我就一个人……”

  “哦,我……我想跟你谈谈……”
  “现在?啊,现在不行……我不在东江市。”
  “那没关系……先在电话里谈谈……”
  “啊,你想跟我谈什么?”
  “财神……的赃款?你……你真的知道……赃款的去向?”
  “啊,陆鸣……你等等……”
  陆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把尹正文震慑住了,等听到这里,他似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毫无疑问,陆鸣竟然是在和周玉露通电话,并且谈的还是陆建民赃款的去向。
  尹正文本能地想跑去叫醒肖长乐,可扬声器里又传来了周玉露的声音,他又慢慢坐回到椅子上,一脸震惊地听下去,直到周玉露挂断电话,他才猛地站起身来,冲出了监控室值班室。
  监控室的外面是客厅,灯已经全部关掉了,尹正文觉得自己好像撞在什么东西上面,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随即眼睛猛地睁圆了。
  他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戴着头套,身穿黑衣的高大男人,瞥眼间还看见两个同样带着头套的黑影正从楼梯上来。
  尹正文震惊的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慢慢低下头,只见自己的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只剩一个刀把子在外面,一股鲜血已经染红了他捂着肚子的手。
  一阵恐惧攫住了他的心脏,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明白自己已经遭受了致命的一击,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