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像一个已经酒足饭饱的人,虽然锅里面还有很多食物,但却已经引不起他太大的**了,不仅如此,他甚至觉得,财神第二封邮件里面的巨款已经成了他的某种负担,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即便是财神留给他的五百万块钱以及那些股票和不动产似乎都失去了现实意义,成了一堆概念和数据,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热气,远不如当初博源公司欠他的四千元薪水来的有血有肉、充满了期待。
  妈的,老子算是有钱人中的极品了,一边面临着饿肚子的危险,另一边却拥有一座金山银山,捧着金饭碗要饭也算是达到一种境界了,那感觉仿佛自己已经被财神变成了一个怪物。
  忽然,一个念头在陆鸣的心中闪过,既然第二封邮件里面的巨款遥不可及、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为什么还要死抱着不放呢?
  财神在遗嘱中说的清清楚楚,自己对这些钱有绝对的处置权力,不管怎么处理这笔钱,也不能说自己违背了对他的承诺。
  假如自己把第二封邮件里的钱主动交给公丨安丨局,岂不是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
  要知道,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不仅丨警丨察不会轻易放过财神的赃款,那些躲在暗处的人也不会善甘罢休,只要那笔钱一天不露面,自己就一天都不得安宁。
  一旦自己把钱交给了丨警丨察,财神赃款的秘密就真相大白了,自己也就解除了所有的嫌疑,就不信那些暗中觊觎财神赃款的人还敢找丨警丨察要钱去?
  实际上 ,财神应该心里清楚,只要他的赃款没有着落,这件事就永远不会结束,他的所谓用时间换时间的说法不过是一种幻想。
  很显然,他被自己的仇恨和贪婪禁锢了应有的理智,竟然天真地以为可以找个代理人继续替他抗争下去,殊不知自己跟他压根就不是同类人,起码不像他那么贪婪。
  还是那句俗话说得好,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财神的结局正好验证了这句话,自己要想破解财神命运的魔咒,就必须有所放弃,否则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想到这里,陆鸣忽然觉得自己大彻大悟,终于解脱了,甚至觉得在某些方面自己比财神更加高明,差点就窥破金钱的本质了。

  他的脑子里马上浮现出周玉露的身影,这个女人因为说了几句“体贴”的话给他留下了好印象,他觉得自己可是先找她试探一下,即便“坦白从宽”,可也要先谈好条件。
  他觉得自己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尘埃落定,销声匿迹。具体来说就是让人彻底忘记他陆鸣这个人的存在,舍大钱保小钱,然后获得真正的自由。
  当然,这笔买卖表面上看起来吃了大亏,甚至还显得愚蠢,财神要是地下有知非气得翻过身去不可。
  但死人的想法自然和活人不同,既然他承认自己是非法继承人,那就只有继承合法合情合理的部分,至于非法的那部分,就让丨警丨察们去继承吧。

  一旦制定了战略方针,陆鸣马上行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彻底销毁“罪证”,删除第一封邮件,清理上网记录,彻底掐断两份邮件之间的联系。
  等这一切做完以后,他关闭了电脑,躺在床上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蒋竹君回来了,就当他不存在似的,只顾坐在电脑前发呆,嘴里还一直嘀咕着:怎么会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呢。
  陆鸣这一觉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期间好像做了无数的梦,只是没有一个想的起来,反正基本上都和财神有关,要不是李晓梅打来电话,还不知道这些梦要延续到什么时候呢。
  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钟了,奇怪蒋竹君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来一个电话,她昨天晚上肯定看过新闻了,难道就不想发表一点观后感?
  也许,这婆娘故作矜持,等着自己打电话过去感谢她呢。一想到财神在遗嘱里竟然连她的名字都没有提起,忍不住对女人有一丝恻隐之心。
  不管怎么样,一个被父亲遗弃的女儿也是挺不幸的,关键是她还蒙在鼓里,并且还一心想替这个“无情”的父亲报仇呢。
  这样一想,陆鸣就觉得自己应该主动一点,于是就给蒋竹君拨了一个电话。
  “我一直等你的电话呢。”陆鸣说道。
  “等我电话干什么?”只听蒋竹君冷冷说道。
  陆鸣一愣,疑惑道:“昨晚的新闻我看了。”
  蒋竹君好像还提不起劲,有气无力地说道:“嗯,还行,你出名了,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陆鸣猜测蒋竹君是故意装出一副淡淡的语气,好让自己对她感恩戴德,于是说道:“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吗?”
  蒋竹君哼哼道:“再看看吧,新闻还没有发酵呢……有人给你打电话别忘了告诉我啊……”

  陆鸣张嘴就想把吴法名让自己回公司的事情告诉她,可话到嘴边又打住了,改口道:“你的意思我就这么等着?”
  “那你想干什么?要是憋不住可以上街去看看效果,说不定有粉丝找你合影呢……”蒋竹君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陆鸣心想,自己又没招惹她,这婆娘怎么忽冷忽热的,难道问她母亲要钱被拒绝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陆鸣试探道。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没事少给我打电话……”蒋竹君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鸣站在那里直发呆,简直怀疑刚才跟他通话的究竟是不是蒋竹君本人,要不怎么就像换了一个人呢?
  妈的,还摆上了,明显是欲擒故纵啊,这婆娘毕竟结过婚,经验丰富,知道自己心里对她正热着呢,所以就故意吊胃口,且不理她,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一个难得的晴天,虽说不上阳光灿烂,却也和风煦煦。

  陆鸣走在大街上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出门的时候特意洗了个澡,还穿上了那件在地摊上新买来的衬衫,光头已经长成了毛寸,正是时下流行的发型,整个人看上去既精神又阳光,再不像前些日子那样猥琐沮丧了。
  他先找了一家银行的柜员机,一下就把四千块钱工资全部取出来了,仿佛对博源公司的那张工资卡缺乏起码的信任。
  然后找到了一家正宗的烟酒专卖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花了陆佰捌拾元买了一条中华烟,也没有再装进黑色的塑料袋,而是像个暴发户一般夹在胳膊底下招摇过市。
  心里还自我感觉良好,哼,老子毕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男人,怎么会对一个女人食言呢。
  虽然想到接下来可能还要花掉一两百块钱未免有点心疼,可一想到金融街那些有着高高台阶的哥特式建筑,马上就“视金钱如粪土”了。
  唯一一点遗憾的是,今天韩佳音不能来,他觉得自从看守所出来之后,今天是状态最好的一天,最适合会见过去的“老情人”。
  在考察了好几家中档餐馆之后,他终于选定了距离博源大厦一条街距离的一家餐厅,要了一个可坐四个人的小包间,并仔细研究了服务生拿来的菜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