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喜来对夜玫这话比较认同,因为他也知道二黑这次惹的事不小,但是他想不到会有多严重,因为,葛氏兄弟再加上邬友福他们的能量他是非常清楚的,他今天就听说,昨天晚上,关于二黑不在现场的证据和口供已经做了出来,尽管武荣培审讯了几个人,但是,葛兆国和当时远在北京的邬友福也没闲着,他们也一直在根据这些人的口供做对策。眼下,夜玫急需用钱,肯定是葛兆国让她来的,他们要用钱去平灾,要用钱去摆平许多的人,这点,他深信不疑,如果他郭喜来还摁住钱不给的话就说不过去了,毕竟,以后他还要在三源这一亩三分地上混,何况,眼前又是美色又是金钱,他再不给就不识抬举了。

  他笑眯眯地说道:“妹子,这事你出头就都解决了,说实话,如果不是你出头,这事还真不好办,最起码还要再等上一阵,因为那钱已经挪为它用了。”
  夜玫急了,说道:“郭哥,你怎么能这样啊——”夜玫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郭喜来笑了,说道:“宝贝,别急,你听我说完呀?”
  夜玫这才感觉自己的确急了点,赶紧又堆起媚笑,看着他。
  “我不是说了吗,如果是别人来可能会不好办,但是你来了,就好办了,我马上给老黄打电话,让他即刻拨款。但是你晚上可不能骗哥啊?”郭喜来的眼睛满是贪欲。

  夜玫往他的怀里靠了靠,就说道:“我刚才都说了,妹妹我早就给郭哥有好感,你看每次开会,坐在主席台上的那些人,除去你,就没有顺眼的。”
  郭喜来明明知道夜玫这是恭维自己,可还是听得他心花怒放,没有什么比让女人恭维更令人心花怒放的事了,他看着夜玫那张精致漂亮的有些不真实的脸蛋,笑笑说:“那个彭长宜不好吗?”
  “哎呀,说他干嘛,他一点都不好,装腔作势的,恶心死了,这样的人,妹妹不稀罕。哥,快点打电话吧,不然就下班了。”夜玫看着表说道。
  “好好。”郭喜来说着,就掏出电话,给黄局长打通后说道:“姐夫,建国集团那笔钱今天给他们划过去吧,他们明早急用。”
  “别这个了,这笔钱邬书记今天都过问了,让快点划拨。”郭喜来知道他说“这个”的原因。
  “可是现在快下班了呀?”黄局长显然不情愿。
  这时,夜玫夺过了电话,说道:“黄局长,我跟郭哥在一起,你先划钱吧,我给黄局长备了两方礼物,十分钟后就到你办公室,你把钱划到这个账号上……”说着,夜玫报上了一个账号。
  姓黄的说道:“这是哪儿的账户?“
  “哎呀,这您还用问,当然是新账户,现在这么乱,可不敢划到老账户上。”夜玫说出了让郭喜来和那个姓黄的局长都不会产生任何怀疑的理由。
  黄局长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也知道她的两方礼物是什么,就说道:“好的,我马上安排。”
  夜玫把电话还给郭喜来,郭喜来便搂住夜玫吻着她,摸着她,过了一会,黄局长来了电话,告诉郭喜来,事情以办妥,钱已经划走了。
  夜玫掏出自己的手机,她往所在的银行打了个,果然,一千万已经到账。这不能不说夜玫精明,为了节约钱在银行周转的时间,她颇费了一番心思。

  夜玫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郭哥,我要去趟黄局哪儿,还要再办点事,我们晚上再见好吗?”
  “去他哪儿不急,明天再去不晚。”郭喜来拉过她的手。
  “是啊,他哪儿倒是不急,明天去也行,但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办,现在都乱套了,亲哥,咱们晚上再见吧,如果那个钥匙你信不过的话,玫子听你的安排,到时你给我打电话,我必须要走了,没办法,眼下是非常时期,请郭哥理解,我们来日方长。”
  夜玫说得在情在理,眼下葛家遇到了事,如果硬不让人家走也不合适,想了想郭喜来说:“这样吧,咱们不去你家,去你家我有心理障碍,你办完事后给我打电话吧,我来找地方。”郭喜来留了个心眼,他对夜玫垂涎是垂涎,但是对夜玫还是不放心,说着,就把钥匙塞到了她的手里。
  夜玫笑笑,收起了钥匙,说道:“那好,我先去办事,一会联系。”说着,回身跟郭喜来拥抱了一下,两人就走了出来。
  夜玫把郭喜来送到县政府,夜玫没有下车,她看着郭喜来整了整衣服后才下车,而且脸上又恢复了严肃认真的表情,就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才开着车出来了。
  由于夜玫知道一千万真正到手至少还要用三天的时间,这个时间,极有可能郭喜来或者姓黄的为了讨好会跟葛兆国说的,所以,这钱要让葛兆国知道,毕竟还没有到手,于是,她给葛兆国打了电话,告诉他刚才钱已经划到了账户上了。葛兆国十分高兴,要她赶紧支出两百万。夜玫笑着说:“您看看几点了,恐怕支不出来了,明天早上再支不晚,不过,为了这笔钱,咱们又破费了一笔小的。“
  葛兆国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说道:“小意思,一会有福大哥来,你没事的话就回来吧。”

  夜玫说:“你们男人在一块说事,我就不参与了,我先回家,一会再去那边找你们。”
  夜玫说得家,是她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葛兆国是常来常往。夜玫挂了电话,她没有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把车开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是她租用的一个秘密住所,正如她跟郭喜来说的那样,这个家,弄好后,的确没有来过任何人,连葛兆国都不知道,因为,这里,藏着她的全部秘密。
  这是锦安钢厂的一个早期的职工家属院,这个家属院还都是当时平房,一家一个院,她租的是最后一排房,最大的好处是她在第一个院子,这个院子大门被她改宽了,不但能进去车,院里还同时能放两辆车。
  夜玫趁着暮色,开着车,来到了这里,她这个时候来最大的好处的碰不到人,她把大门打开,把车小心地开了进去,为什么说小心,因为院子里还有一辆,这是一辆八成新的捷达轿车,挂的是上海的车牌号。
  她下了车,关好了大门,从自己的这辆车里拎出一个大兜子,然后走进了屋。
  屋里有三四个旅行箱,箱里,有大包小包的现金,一看就不是同一时间支的。她拉上了厚厚的窗帘,走进了里屋,拿出一个假头套上,然后又戴上一个牙套,往嘴边最明显的地方贴上了一个大大的黑痣,直到变得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了,她才满意地卸下妆。重新散开头发,刚才那个丑陋的女人不见了,又恢复了一个风姿绰约、漂亮迷人的年轻女郎的样子。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郭喜来打来的,她厌恶的看了一眼,故意让电话响了一段时间后,这才拿起了电话,满脸堆起笑意,娇滴滴地说道:“郭哥,怎么了,多等会,我先去趟顺翔公司,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都焦头烂额了,去顺翔公司跟那个讨厌的吴冠奇要点材料款,这个混蛋,我都跟他说了好几次了,不是这样的原因就是那样的原因,就是拖着不办,你多等会儿吧……”说着,也不等郭喜来说下句,就挂了电话。

  “你先来,明天我帮你去找他。”
  “不行啊,我们都说好了,他在公司正等着我,而且我也快到了,郭哥就多等会儿吧。”说着,不等郭喜来说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无疑,夜玫放了郭喜来的鸽子了。
  第二天,邬友福准时赶往锦安,参加了为期一天半的关于加强干部队伍思想建设的会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