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说,场面一片狼藉。塔吊被推到在地,车辆被砸毁,运送矿石的车兜子被掀翻、砸扁,到处都是乱扔的砖头、棍棒、钢管、钢钎、锤头、斧子、铁镐、铁锹,更有散落在地的砍刀。有两只被折断的双管猎丨枪丨和两只小口径步枪,还有一把五四式手枪,两具尸体躺在血泊之中,地上还躺着二三个血肉模糊、衣衫不整的矿工模样的人,不断地大声呻吟,骂爹喊娘。
  派出所所长过来了,他是身上也有血迹,褚小强以为他也负了伤,他说不是,是帮助别人捆扎伤口时蹭上的。
  褚小强说:“李所,你动作好快呀?”

  这个李所说道:“是我正好赶上,你说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我们的警车就停在外面,他们照样过来就砸,见着人照样就打,根本就无视我们的存在。”
  褚小强问这个李所长:“你们来了几个人?”
  “三个,本来是有事找葛总的。”
  “葛总在吗?”
  “这个……”李所长稍愣了一下,说道:“我们没有见到葛总。”

  不知为什么,从李所长那游弋的目光里,褚小强根据现场的五四式手枪分析出,至少发生械斗的时候,这个“葛总”葛二黑是在场的。受到省厅专业训练的他,凭借职业敏感,他感到,李所长似乎受到了什么暗示。
  褚小强走到一个尸体边,就见这个人满脸是血,看不出模样,也是头部中弹而亡。他伸出手,在那个人的鼻子下试了试,那个人已经没气了,又走到一个匍匐在地的人身边,板过他的身子,伸出手,刚要去试,突然吓的他一激灵,“呀”的一声跳了起来。
  这个人他认识,是汇鑫矿的孙老板!
  孙老板前几天还找过他,向他反映他的运输车辆被截,矿上工人挨打的事,褚小强由于他提供不出打人的身份,答应他去调查,并且让派出所在孙老板的矿上附近增加巡逻的次数。
  从表面迹象看,孙老板是在混战中被人打死的,仔细查看后,也是脑袋中弹而亡,显然,两具死尸都是被人用枪打死的,从血的颜色中可以判定,他是死得比较早的那个人,老板亲自带人来打架,却死在前头?。
  他随手掏出相机,对着孙老板就拍了几张。同时嘴里问道:“李所,死的这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是汇鑫矿孙老板。”李所长说道。
  “那个人呢?”褚小强伸手指着靠里面躺着的那具尸体。
  “那个人我也认识,是聚宝源的张老板。”
  这时,传来了警笛急促的声音,县公丨安丨局武荣培赶到,他在现场转了一圈,尖锐的目光就落到了那写枪支上。他听了褚小强简单的汇报后,没有说什么,紧皱着眉头,又里里外外地查看了一番,正是这时接到了彭长宜的电话。

  县委副书记康斌和乡镇领导陆续赶到,葛兆国没有露面。
  武荣培现场办公,立刻着手进行审问,情况很快基本就摸清了。参与械斗的总共有323人,大部分是矿工,分属4个铁矿,有孙老板的汇鑫铁矿、张老板的聚宝源铁矿和一个赵老板的荣顺铁矿,另外,还有二黑的三号铁矿。
  据聚宝源张老板的弟弟讲,二黑想低价收购他们的铁矿,他的哥哥张老板不同意,二黑矿上的人就三番五次地组织人到他们的矿上滋事,打他们的矿工,半路拦截他们运送矿石的车辆,往他们矿上扔丨雷丨管,曾经炸伤过三名矿工。后来在一次酒席上,他们和汇鑫、荣顺老板聚会,说起他们矿的情况,才知道,其它两个矿也跟他们的情况一样,也受到了二黑矿上人的威胁、恐吓和捣乱,后来,三个矿的当家老板商量,决定趁二黑在矿上的时候教训一下他,别以为他们这些外地老板就是好欺负的。

  就这样,他们得到消息,得知二黑今天上山来了,这才拉出早就准备好的队伍,拿上铁棍、钢钎、木棍等工具,在路口汇合好,分乘四辆大卡车,孙老板打头,浩浩荡荡地开上了二黑的矿山。二黑得到消息后,早就带着一干人马,一手提着一把手枪,一手提着一把小口径步枪,藏在身后,他的手下有的拿着步枪,猎丨枪丨,和他一起等在大门口,这些人就跟潮水似的涌了过来,他冲着打头的张老板和孙老板说道:

  “两位老板,带这么多人来我矿上有何贵干?”
  孙老板说道:“葛二黑,我们平时受够了你的了,今天来你这里就是要出口气,我明白无误地告诉你,我们的矿石和铁矿,就是填上,也不会卖给你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其它两个矿的老板也都说:“就是,你别做梦了,就是白送给别人也不给你。”
  二黑眼睛一立,露出凶相,说道:“那就是说你们是找我打架来了。”

  “是,如果你保证,以后不再跟我们捣乱,我们今天就放过你,否则,咱们今天就叫个阵仗。”
  “我要是不答应呢?”二黑咬着牙说道。
  孙老板回头跟左右两位使了一下眼色,然后冲着身后的人说道:“弟兄们,上。”
  他的话音刚落,二黑就说道:“我先要了你的狗命。”说着,手起枪响,孙老板应声倒地。
  那个大张老板一看吓傻了,还不等他反应多来,二黑照着他的脑袋又是一枪,他也随声倒地。
  大张老板的弟弟正跟在哥哥的后头,一见哥哥中枪倒地,他红了眼,抡起铁棍,照着二黑就是一棍,二黑躲过后,赶紧冲着他举起枪,还没等扣动扳机,他的胳膊就被张老板弟弟的铁棍打折,然后就是一片混战……
  等彭长宜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山区的夜,似乎比平原来得早。由于械斗现场所有的伤员都已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械斗现场也恢复平静。彭长宜在半路上就跟邬友福联系,得知邬友福去北京了,他表示会快些赶回来。
  彭长宜又跟县委副书记康斌联系,得知康斌在公丨安丨局等他,他直接就奔了县公丨安丨局大院。褚小强在门口等他,他发现,公丨安丨局大院所有的房间都灯火通明,所以的车辆都停放整齐,并且都是车头朝外,似乎时刻都准备出发。

  褚小强见彭长宜的车开了进来,就紧走几步,给他拉开车门,便跟他一起,走进了局长武荣培的办公室,里面只有康斌和他两个人。
  彭长宜扫了一眼武荣培,从武荣培的脸上,他没有看出刚才骂完他后,他有什么情绪,反而见了彭长宜一改往日的冷漠和严肃,主动走过去,跟彭长宜握手,热情地说道:“彭县长辛苦了,这么急着赶了回来。”
  彭长宜看着他,依然有些生气地说道:“我能不急吗?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急的话我能骂人吗?”
  武荣培不好意思了,脸上连忙堆起了笑,他尴尬地说道:“对不起,彭县长骂的好,我老武当局长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骂我是狗熊呢。不瞒你说,我什么名儿都有了,说好听的有打黑英雄、武青天,铁局长,不好听的有冷血动物,有武大炮,有武魔王,还有人跟我叫蔫狗,这次我的称呼又丰富了,你给我命名了狗熊,谢谢了。”
  “蔫狗?”褚小强问道。
  “是啊,横县跟我叫蔫狗的人大有人在,包括一些县领导。”武荣培说道。
  在锦安农村,坊间常常将那些不声不响蔫下嘴咬人的狗叫蔫狗,那些叫得凶的狗反而不咬人。
  彭长宜和褚小强都笑了,大家都觉得“蔫狗”比较符合武荣培的行事做派和性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