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我不去。”丁一坚决地说道。
  彭长宜感觉此时的丁一其实很矛盾,一方面渴望见到江帆,一方面又拒绝再见他,让她这样硬生生地放下江帆,她实在是做不到啊!市长啊,您这是何苦呢,她可是您深爱的姑娘啊,您就这么忍心让她如此憔悴,如此地孤独寂寞,如此的痛苦不堪吗?难道,就让她在这样的相思中,一天天地老去吗?接下来的慢慢岁月里,她该怎么熬?您又该怎么熬?
  想到这里,彭长宜只能暗暗地在心里祈祷,祈祷丁一尽快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也在祈祷江帆有朝一日还能回到锦安,这样,他和丁一就有希望。
  他没有和丁一说起古街江帆房子的事,他准备以后找机会再跟她提这件事,因为丁一执意回单位,彭长宜理解,此刻的她,无论是跟他们聚会还是出来走到亢州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唤起她对江帆的回忆,她会受不了,会失态。
  告别的时候,彭长宜给丁一搬下她的自行车,手搭在她的肩上,深深地看着她,说道:“丁一,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这是我、是我们大家共同希望的,市长也肯定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
  “科长……”丁一打断了他的话,冲他勉强笑笑,说道:“以后,咱们不提这个人了,好吗?”
  彭长宜盯着丁一,见她的眼睛里,又有晶亮的东西闪动,他赶忙说道:“好,咱们不提,记住,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不论事大还是事小,好吗?”
  相信此时无论是丁一还是彭长宜,他们都想到了那天晚上发生在亢州宾馆江帆被袁小姶下药的事,当时丁一想到的就是彭长宜,就源于他当年的一句话。
  丁一此刻已是泪光莹莹了,她冲他使劲地点点头,哽噎着说道:“科长,谢谢你,我会的……”说完,从他手里接过自行车,低着头,推着车,走了进去。

  就在丁一握过自行车车把的时候,彭长宜感到了自己手背的一丝凉意,他用手一摸,才知道那是刚才丁一掉下的眼泪,彭长宜下意识地把手挨到唇边,他分明感到了手背上的那丝淡淡的湿意……
  所有的这一切,就象厚实的冰面裂开第一条缝,决定了它将最终融化,又象物理学上的共振,效果会互相促进,逐渐加强,最终产生某种质变和裂变。
  一天下午,彭长宜正在锦安参加为期两天的县长市长工作汇报会议,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就见翟炳德的秘书悄悄地走到翟炳德身边,跟他耳语了几句,翟炳德听后,表情立刻严肃起来,他皱起了眉头,眼睛快速地向台下搜索起来,目光就停在了彭长宜的脸上,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冲着秘书说了一句什么。
  秘书立刻离开,从另一个门走进会议室,找到了彭长宜,暗示彭长宜出来。
  彭长宜拿起自己的笔记本和手包,快速站起,急步走了出来,与此同时,翟炳德也从主席台的位置上站起,快步走了出去。

  人们的目光一下子就都聚焦到了翟炳德和彭长宜的后背上,正在讲话的市长董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台上和台下匆匆离开的两个人,稍微停顿了一下,便继续开始讲话。
  彭长宜从后面的门出来后,他正要问翟炳德的秘书是什么事,就见翟炳德也从前面的门里出来了,冲他招了一下手,他便小跑着跟翟炳德进了旁边的接待室。
  彭长宜紧随翟炳德的身后走进了接待室,翟炳德没有坐下,而是站在正当中,看着彭长宜,脸色阴沉地说道:“刚才你的秘书打来电话,说你们那里的矿山发生了严重械斗。”
  “严重……械斗?”彭长宜一听,脑袋立刻就蒙了,身上条件反射地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的,他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才打到了市委办公室。”翟炳德低沉着嗓音说道。
  彭长宜急忙掏出手机,原来,为了防止与会人员接打电话,会议室启动了通信屏蔽功能。彭长宜看着翟书记,有些不知所措,他露出紧张之色,说道:“翟书记,那我……”
  “你回三源吧,不要开会了,把情况摸清后给我汇报。”翟炳德简短地说道。
  “是!”彭长宜这时似乎感到了问题的严重。
  翟炳德交代完后,就要往出走,他要继续开会。
  彭长宜望着翟书记就要转过的身子,忽然又叫了一声:“翟书记——”
  翟炳德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说道:“还有什么事?”
  彭长宜仍然有些不知所措,说道:“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您……您给我做做指示吧?”
  翟炳德看着他,回过身,说道:“等你摸清情况再说吧,三源有些问题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嗯,好,我马上走。”彭长宜也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些唐突,在市委书记面前显示出了临场慌乱,本来什么情况还都不知道,书记能有什么指示,这样跟书记要指示,除去表现出你无能外,什么目的都达不到。
  但是,似乎翟炳德并没有这样想,他紧跟着说道:“这样,你掌握一个原则,如果是一般滋事,就不要虚张声势,如果造成人员伤亡,或者动用了违禁枪支,那么只有两个字,就是:法办!这就是我给你的指示,明白吗?”这次,翟炳德的指示不再模糊。
  彭长宜一听,来了精神,干脆地说:“长宜明白!”
  “好了,你赶紧回吧,遇事多和武荣培同志商量。”

  “是,翟书记再见。”彭长宜说完,就快步跑下了楼梯。
  武荣培,由于挂着市局副局长的头衔,他来三源后,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县常委委员,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表情严肃,就连跟邬友福喝彭长宜说话都是难得一见他有笑模样,好像在他的眼里,谁都不是好东西,他参加常委会也难得说话,说得最多的就是“没有”。因为每次常委会在散会前,邬友福都会征求一下大家,谁还有什么意见吗,也可能整个会上武荣培都会一言不发,但每次这个时候他都会说“没有”两个字,弄得康斌背后就跟彭长宜说武荣培是“没有”局长,因为除去“没有”,他似乎不会说别的。

  彭长宜边往外走边拨了武荣培的电话号码,他都坐上车,老顾都开出了常委楼,武荣培的电话才接通,他那边显然很乱,很嘈杂的声音,彭长宜急忙说道:“武局,我都听说了,会没开完就往回跑了,正在半路上给你打电话。”
  “哦。”武荣培机械地应道。
  “现场情况如何?”彭长宜急于想知道现场的情况。
  “能跑的人都跑了。”
  他这话很明显,不能跑的肯定是那些负了伤的人,跑不动,跑不了,就又急切地问道:“事情发生在什么地方?”
  “建国集团的三号铁矿。”
  建国铁矿?二黑的三号矿?彭长宜就有些吃惊,要知道,这个葛二黑,葛二爷,从来都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打架,怎么这次被人家打上门来了?
  “什么原因?”
  “正在调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