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3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特勤为什么突然找我麻烦,还这么大的阵仗,齐刷刷的动用武器,联系到齐语兰给我打电话。出了大事,这里面肯定不简单。
  我也没反抗,任由他们给我铐上手铐。
  我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不怕我回头报复你们吗?”
  为首那人冷笑一声,说道:“董宁,你就自求多福吧,这一劫你是躲不掉的。”
  我笑笑,说道:“很牛逼啊!我真不知道什么劫我躲不掉。”

  心里面已经肯定他们是特勤,不过我要激他们,让他们多说出点东西来。
  为首那人阴阴的笑了笑,说道:“董宁,你敢跟我打个赌吗?”
  我说:“那你不是输定了。”
  为首男人说道:“董宁,你牛逼什么,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啊!我告诉你,你输定了,我们跟你一样。也是特勤,你犯大事了,我劝你最好现在祈祷祈祷,要不然,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说:“真有意思,我犯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那人冷哼一声,说道:“就知道你嘴硬。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不怕你狡辩,搜。”
  一声号令,那人带来的人如猛虎下山,开始在我家里搜了起来,我现在很好奇,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找上门来,除此之外,我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当做证据啊!
  没过多久,谜底解开。
  一个人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他说道:“找到了。”
  为首那人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面有得意。
  我的脸色也不太好,因为那个盒子是曾茂才给我的,之前我受了枪伤,曾茂才拿了许多东西,有一些是补品,当时我拿了回来,直接扔在了角落里,东西我没打算吃,就先放在那里好了,结果没想到这补品竟然出了事,更要命的是我知道曾茂才要送给我一个礼物,那么这个就应该是曾茂才赠送给我别开生面的礼物了。
  真他妈的迂回,真他妈的佩服。
  没别的说的,曾茂才技高一筹,早就给我下了套,两个字,牛逼。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为自己辩解一两句吗?”
  为首那人冷笑着说,调戏我呢,跟我玩呢。

  不知道我跟这人有什么仇。这人是故意找我麻烦。
  算了,找我麻烦的人多了,不在乎多他一个。
  我笑笑,说道:“你给我机会辩解,那我就辩解,这东西别人给我的,跟我没关系。”
  为首那人说道:“我知道这是别人给你的,我还知道这是曾茂才给你的。不过跟你有没有关系这事不应该由你说,应该由我说。”
  我说:“好吧,你说,不过,我先声明,这盒子我都没打开,里面有什么,我完全不知情。”
  “真会为自己开脱啊!提前说明。不过晚了。”
  说着,为首那人示意手底下的人,盒子被打开,里面是补品,不过,把补品拿出来,打开里面有一个暗层,这个暗层里面放着一个U盘。为首这人把U盘拿了出来,在我眼前晃了晃,仿佛拿着的是他心爱女人的丨内丨裤,爱不释手,他冷哼一声,说道:“这是什么?”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说:“这是U盘。”
  这人又问,“里面有什么?”
  我想了一会,说道:“你老婆的裸照?”
  “你他妈的找打!”

  为首这人怒不可赦,直接就给了我一脚,把我踹在了地上,这孙子劲儿挺大。
  至此,不用他们说,我已经明白了,这个U盘就是曾茂才给我的礼物,曾茂才已经惹了大麻烦,所以,他才跟柳笙去了国外,跑路了,并且他们说事情办得很成功,说明他们是拿了好处走的。
  曾茂才给我的补品里藏着一个U盘,不管里面有什么,我都解释不清楚,曾茂才去了国外肯定消失了,那么一切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解释也解释不明白,尤其是面对这些人,所以,齐语兰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吧,她说她会救我的,显然她是知道内情的,只是来不及跟我讲,因为要讲的时候,这些人到了。
  所以,现在,我不如过点嘴瘾。
  “说,这里面有什么?”
  这人质问道。
  我笑笑,说道:“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这人说道:“相信你麻痹!”

  我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告诉你们。”
  “是什么?”
  我说:“我说是说,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保密。”
  这人说道:“行,你说吧,我帮你保密。”
  我说:“U盘里面有视频,是你老婆的视频,她跟几个壮汉在酒店里玩耍,欲仙欲死!”
  “草你妈!”
  来人愤怒了,一脚接着一脚踹我,很疼,一是这个人是特勤。身体素质好,二是这个人生气了,下了死手。
  踢得我很痛,我却笑了。
  那人说道:“笑你麻痹!”

  我说:“我就是笑你麻痹呢,你要把我弄死了,上边有人该不高兴了吧,曾茂才现在走了,我是唯一的线索。对吗?”
  为首那人停了下来,他不能否认,我说的有道理。
  我继续说:“我现在被打的这么惨,回头我都不会说话了,不过我会跟上边的人反应,有人对我用刑,我身心疲惫,什么都不想说。”
  为首那人有点生气。不过没多说什么,东西他找到了,人也铐住了,他已经立功了。
  事情处理完,我被带走了,路上,我被蒙上了眼罩,应该是让我没有方向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路上,我想了很多,比如曾茂才做了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激动,比如,白子惠能不能知道这件事,比如,我家里面齐语兰会不会帮忙照顾。
  胡思乱想了一通,颠簸。
  先是坐车,后来应该上了直升飞机,我一直带着眼罩,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最后拿下眼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小黑屋,应该是监狱吧。
  有一张床,一个马桶,还有一个洗手池。
  味道不太好闻,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能挑剔什么。
  我被关了起来,暂时住在了这里,过了好久,有人把我带走,好几个人审问我,询问我跟曾茂才的关系,询问曾茂才跟我交代了什么,我有什么目的有什么任务。
  真是折磨,我说了我不清楚我不知道,我跟曾茂才没关系,这些人就是不相信,还拿来了仪器给我测谎。
  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我就是不认,本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测谎也测不出来什么。可是这些人就是想把我钉死,他们用了一些招数,比如不让我睡觉,不给我吃饭,那灯照我,很阴损,不过我还是挺了过来,度日如年啊!
  我心里只有齐语兰对我说的一句话。会救我出来的。

  没有了时间观念,等齐语兰救我出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齐语兰告诉我的,过了整整一个星期,七天。
  我的身体很虚弱了,正常人被这样折腾,真的不行,齐语兰先接我去了医院,对我进行救治,路上我想问,齐语兰不告诉我,到医院检查,情况稳定了之后,齐语兰进入了我的病房。
  我说:“嗨,领导!”
  日期:2017-05-1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