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4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周滔推出来,自然是周滔心里所愿的。之前周滔是在陈丹辉手下,如今虽说没有给牵扯到,但新的核心里会不会有他一席之地,就很难说。纵使省里没有将周滔就下了,但杨秀峰要用其他人来,也不难做到。到组织部里另选一个副部长来做实际的工作,继而将周滔架空,这样的事做起来也能够做到滴水不漏。
  周滔放弃之前的阵营,在这时也只能算是自保,而不是舍陈丹辉而不顾,更谈不上背叛。这样将自己的立场表达出来,对双方今后在市里的工作开展都最有利的。杨秀峰在市里还不是市委书记,也不可能一下子窜到市委书记一职。从他自身的条件来看,升任市长的可能性才是最实在的。如此,陈丹辉会在市里拖多久,又在市里会不会复活,都将是不定性的因素。要是陈丹辉很快就有结果,不论是新来市委书记或陈丹辉复起,对杨秀峰的冲击都会比较大。

  此时,要是周滔等人都已经表态,今后就算有这样的变化,在市里的大方向上,杨秀峰也就有足够的同盟军,形成强大的阵营,维系着市里的决策而不变。对于杨秀峰说来,这样的事自然要早做准备,才不至于到时还是孤家寡人。
  杨秀峰听了这话,也就对周滔点了点头,彼此之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杨秀峰说,“组织人事的工作,周部长才是专业权威啊,我们还是听听更稳当些。”杨秀峰自己要表示下,对于组织人事的决策权,目前都还没有准确的界定在市里暂时由谁来最终拍板。本该是陈丹辉来做这样的事情的,只是此时显然就变了。腾云虽说是省里直接交待了由他来接杨绍华的工作,但人事权的终决权却不一定就在他手里,也不可能在他手里。

  这一点,腾云自己是明白的,其他人自然也明白。
  平时少有和杨秀峰往来,而之前见杨秀峰的工作习惯也时常瞧不上眼,哪有一个领导的样子?要是大家都这样,南方市的班子也不知道会给人笑话成什么样。只是,如今却变了天,反而是他这样的成为怪异了的人,能不能给人看进眼里,自己心中没有底。周滔听着,心里也是慰贴,自己的一番苦心不算白做,对他说来就是最好的结果。当下说,“组织部的工作也是在市里领导指导下进行工作的,给领导跑跑腿。滕书记,我觉得县里的一把手,就目前的新形势而言,一定要熟悉经济建设方面的工作,而这方面的人才,市长比你我都熟悉。”

  “是啊。”腾云说,“经济建设工作已经是我们市工作的重心,对干部的使用上也要围绕工作的重心而转,不能够用老套路、老经验。周部长,在这方面我们都要向市长求教啊。”
  “是啊,书记说得精辟,虽然我心里也有这样的感悟,可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市长,组织部对干部的考察工作虽做了不少的实际工作,但也是有缺陷的,还要请市长……”周滔说。
  “先都说过要简单点,你们俩一唱一和的,是在挤兑我呢。好,溪回县今后在市里的经济建设大布局上确实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又是与省城相邻,具有不少地利的优势,利用的好就会使得县里的经济建设提速起来。我就提议几个人吧,能不能用,考察过不过关,那是组织部的事情。”杨秀峰说,两人要到市政府去找他谈工作,也就是表明今后的人事,在省里没有重新调整市里格局之前,就听他的意思。这时要是一直推托,反而会让周滔和腾云两人心里有其他想法。

  “龙昭华县长在之前就有不错的经济意识,才使得溪回县的经济指标排在全市的前列,我也接触过,磨砺磨砺,应该可以独挡一面的。县长一职空出来,是不是可以考虑市府办的郑雨苏科长?直接上县长是不妥的,但她在经济建工作上,能够帮龙昭华支招和落实工作规划,另一个人是不是可以考虑。张为在折坳镇政治立场坚定,也有不错的经济意识,折坳镇的工作成绩也有目共睹……”
  周滔就拿着笔在记录,而腾云也在专心地听着。
  除了溪回县等主要领导要先一定下来,还有一个位置也得进行调整并报省里,那就是工程指挥部的具体负责人。这个也是不能稍往后拖的工作,市里要配合省里进行工程项目的准备工作,如今,离项目的具体落实即将全面开展,省里估计也会在段时间里就将线路的经过的路线向市里通报,之后,市里就得在短时间里将征地、拆迁等诸多工作实际地做下来。
  所以,工程指挥部的负责人就急需要解决了,腾云说,“……市长,龙向前和李润两人的去职,工程指挥部那边就少了一个全盘指挥的人,你看能不能辛苦担起来,能者多劳嘛。”他自然会将杨秀峰推出来,就算省里对南方市之前贪腐的人进行了强力打击,但人们对工程中的利益的观念还是难以改变。
  修路这样的工程,之前为什么市里两大阵营会这样死命地争?还不就是要在利益瓜分里多占一些,修路工程里的利益之丰厚,都不用任何人提说,都知道这一点的。如今杨秀峰在市里成为新的核心,自然要将这样的最有利益的位置留给他来坐。一则表示自己的态度,二则表示自己要坚决地与那些不正当的利益划分清楚,不再沾染。
  周滔在这个问题上不多发言,毕竟这样的工作和组织部无关,而组织部的人也不好直接参与市里重大决策。缄言对他说来说很不错的存在方式,也就表示自己不会参与这些事情的讨论,自然不参与修路工程里的利益瓜分。
  “这个事情,大家再讨论吧。急虽急,但要选推以为对南方市各县都熟悉的领导来担任,才对工作的开展更有利。再说,招商引资的工作即将全面开展,而我市各县的经济建设工作也要借势拉动起来,这些工作相对说来我熟悉些,也是市政府目前最为紧要的工作,没有精力和时间放在修路上……”杨秀峰说。
  “市长,市政建设工作是省里明确交给你负责的工作,另选他人,省里会不会通过……”腾云也不知道杨秀峰是真的不想担这工作,还是觉得自己都但这会让人有想法,省里意图就是最好的借口。可杨秀峰真不想沾染这些,说,“省里不会干预市里的决议吧,副市长里哪一位在方面的工作更熟知些?要不从政协或人大、市委里抽调人出来也都可行的。关键是要对工程有所了解,今后在实际工作中就可避免走弯路。”

  这个人选,杨秀峰心目中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将这样的人选交给腾云等人去处理,也是杨秀峰在处理工作上的一种思路。虽说以工作效果为核心为重点,但参与工作的人,必然会有一定的利益回报,这不是他不想就会没有的。能够控制在适度范围里,使得工程质量得到保障,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