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6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国栋一开始并不知道省纪委调查组与他有什么关系,在得知省纪委调查组来到后,他以一种看客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想知道哪个倒霉蛋要出事了。
  省纪委的领导到这边来,肯定是查厅级干部的,他细细数一数市里头哪个厅级干部可能被查?现任的市委市政府领导不大可能被查,因为他们是在职的领导干部,而且还是市委市政府的在职领导干部,被查的可能性不大。
  虽然他也得知黄建受到了李国强的举报,但是他觉得黄建是现任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如果要查他的话,早就把他先调走,调到一个不重要的岗位再去查吧,不可能直接调查他吧?
  因而市委市政府的在职干部不大可能,那么就有可能是市人大市政协的领导干部了,而市人大市政协的领导干部,虽然是在职,但是都是退居二线了,手中没有多少权力,调查他们,不会引起太大的影响,因而他们当中有人可能会受到调查。
  这样琢磨来琢磨去,冯国栋也没有分析出来谁会是被调查的对象,然而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身边有企业的老板被找去谈话了,这些老板呢,有的与他打过交道,有的还给他送过钱,出现了这么一个情况,他还是并没有感到着急。
  因为他觉得这些老板呢,不可能只给他一个人送钱吧,因而针对的目标未必是他,一定是厅级干部。

  但是当这几个老板被带走调查的时候,他的右眼皮又开始跳了,而且跳的很厉害,晚上也睡不着觉了。
  他所住的地方非常宽大,四百多平米的别墅里面也就住着他与他的老婆两人,女儿已经出嫁,住的也是大豪宅,这么大的房间,晚上住起来让人感到空洞洞的,外面总能听到什么声音,他一睡不着的时候坐起来听着外面的一切,就感觉心里头发慌,他不由地就向楼上走去。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发生火灾
  冯国栋感觉自己得了神经衰弱之症,或者说是抑郁症,对此他十分不能理解,以前看到官员因为抑郁症而自杀,起初和别人一样认为不大可能,现在他却是觉得抑郁症真的让人非常痛苦。
  “老程,最近你怎么样?”冯国栋找到程立军,两人坐在一起喝酒,聊起了一些事情。
  程立军被免去国土局长之后,被调到一个闲职部门担任一把手,平时没什么事情,专心搞起了养生之道,每天晚上不再去应酬而是打起了太极拳。
  现在看到冯国栋问他最近怎么样,程立军笑了笑道:“我现在每天悠哉乐哉,喝喝茶,打打太极,工作上的事让副手去忙是了,你怎么样,听说你现在又忙起来了,不闲累啊?”
  冯国栋叹气道:“不忙不行啊,局里头一大摊子的事,非要让我负责有什么办法,弄的我现在十分的头疼,想和你一样,却是不可得,你说怎么办?”
  程立军呵呵一乐,笑道:“你这是没事找事,安排你个副局长,还干什么活啊,回家准备带外孙子得了,我们都老了,不要再逞强,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时间长了,老是在位子上,容易受人嫉妒的。”
  这话说到了冯国栋的心坎上,想了想,冯国栋道:“难道说我现在要辞职不干吗?”

  程立军道:“辞什么职,只要不去干活不就得了,听我的,没事跟我去打打太极拳吧,别再忙这忙那了,这名和利是没有足尽的时候,我们要学会看破红尘哪。”
  冯国栋若有所思,看了看程立军,他知道程立军现在到了一个闲职部门,市文联的主席,什么事情也没有,他当然要这样讲,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国土局长,吴栋军没少给他送钱吧,现在有了钱,又与一般文人雅客混到一起,讲起话来也是文绉绉的了,但是他说的话也有一定道理,现在老是失眠,风水也看过了,或许什么事也不干,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
  冯国栋与程立军聊了半天,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便是回了家。第二天一大早,他没有起床去水利局上班,他决心不再去做事情了,虽然只有做事情才能抓权,可是现在他有些想通了,虽然当官很好,可是当官也有风险,现在省纪委的调查组进驻东阳,不知道谁会先倒霉,他不去局里上班,呆在家里应当好一些,等到晚上与程立军联系一下,与他学学太极去。
  冯国栋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一天都呆在家里没有出去,到了晚上,他便给程立军打电话,想与他一起去打太极。
  结果一打电话,却是怎么也打不通了,这让他感到很奇怪,心想程立军干什么去了,手机怎么关了?
  冯国栋心里想了想,过了一会儿又打,结果还是打不通,想到这里,他给程立军的儿子打电话,程立军的儿子在交通局上班,他问一问他儿子知道不知道他爸去哪了,怎么联系不上呢。
  冯国栋一给程立军的儿子打电话,程立军的儿子半天才接,问道:“冯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冯国栋一听说道:“小程,你爸呢,打电话怎么打不通?”
  程立军的儿子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会问道:“冯叔,你还没听说吗?”
  冯国栋讶异地问道:“听说什么?”
  程立军的儿子声音低沉地道:“我爸出事了,让纪委的人给叫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冯国栋大吃一惊道:“什么,老程让纪委的人给带走了?昨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的,他情绪很好啊,怎么会出这事?”
  冯国栋觉得昨天与程立军在一起时,没发现程立军有什么异样,如果纪委真的在调查他,他应当有所感觉才是,不可能像昨天那样云淡风轻,说的他也心动,决定什么事情也不干了。
  程立军的儿子道:“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把电话挂了。”
  冯国栋一听,只好说好吧,然后两人就挂了电话。挂掉电话后,冯国栋紧张了一阵子,随后便给其他人打电话打听这事,今天呆在家里一天不出来,结果便出了这样的事,实在是让他没有想到。

  冯国栋打了几个电话,证实这个事情是真的,而且还听到了一些细节,说程立军是在茶馆里头被带走的,上班期间他和人去喝茶了,正喝着茶,就让纪委的人冲进来,把他给带走了,听上去情节十分惊险。
  打完电话,冯国栋坐在家里想了一想,觉得有些坐不住了,有些心急如焚的,想了一想,他去了二楼,到了二楼后,他来到一张床前,把床底板给打开,伸手过去,抓起一摞钱,在手中把玩。
  “钱哪,真是一个好东西,可是有时候拿在手中,却也是烧手。”冯国栋自言自语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