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612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人也看到了万浩鹏的脸色不对,一听万浩鹏这么说,便说:“好的。”
  齐天胜和罗雨晴两个人走出了茶室,刘教授这才问:“珊瑚出事了是不是?”
  “刘哥,你别急,出了一个小车祸,人已经送进了医院。你要不要回南江去看看珊瑚?”万浩鹏试探地看着刘教授问着。
  刘教授一听,“蹭”地一下子从座位站了起来,直视着万浩鹏说:“你快实话,珊瑚她,她是不是伤得很重?”
  又是车祸,一听到这两个字,刘教授有一股莫名的恐惧了。老天爷真的要让他这辈子孤独终身吗?难道他的命这么硬,克死了妻子,现在又要克珊瑚?
  刘教授此时说不出来内心是什么样的一种痛和悔,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对林珊瑚表达自己的情感了。
  “目前还不能确定,已经在送往医院的路。刚刚洪姐给我打的电话,要不要我们一起回南江看看?”万浩鹏又试探地说着。
  “要去,当然要去,马去。”刘教授一边说一边急着往外冲。
  “刘哥,马要吃饭了,而且我还得订票。”万浩鹏把刘教授一把拉住了。
  “我急啊,我不会命这么苦吧,深爱的妻子死于车祸,好不容易碰一个合意的人,又出车祸了呢?我这辈子没害过谁,怎么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呢?”刘教授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看得万浩鹏心里酸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他急于让林珊瑚到北京来,她不会暴露,沈家姐妹这么快查到了林珊瑚是谁了吗?这一对姐妹这么强大的敏感力?是他失算了吗?
  “刘哥,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急暴露了珊瑚的信息。一定是有人故意撞死珊瑚的,一定是的。”万浩鹏一说这话,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刘教授一把抓住了万浩鹏的衣领,声音变得异样地问:“你说什么?撞死了?撞死了?”
  万浩鹏见瞒不住了,只得艰难地点了点头,而且很快又说:“刘哥,你一定要节哀顺变,一定不要难过好不好?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去的。”

  万浩鹏说完,立即给武训打电话,电话一通,他问:“你昨晚是不是一直和沈家姐妹在一起?”
  “是啊,一直在酒吧闹酒闹得很晚。不过她们打车回的凤凰山庄,早晨才知道凤凰山庄被扫了,好险啊,老子要不是喝多了,真要和这对姐妹做点什么,一定被扫了一个正着。”武训笑了起来。
  “武训,”万浩鹏吼了一句。
  “怎么啦?”武训不解地问。

  “珊瑚被人撞死了,我怀疑沈家姐妹漏露的消息,你催面试试她们,快点。”万浩鹏生气地说着。
  “什么?”武训不相信地问,同时他心里猛地一坠,如果是他开车,他不敢想象了。
  第706章?拖人下水
  万浩鹏也不知道怎么对谷振强说林珊瑚的事情,再说了他目前也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好说:“我也说不清楚,我现在回南江,晚应该能回宇江,等忙完这件事,我们聚聚。”
  “好,我再派些人手找找小田。我现在去问问胡丽,我觉得这件事与我们突然扫黄有关系,他们可能在转移视线,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集力量突审。”谷振强把他的想法告诉了万浩鹏。
  万浩鹏一愣,不过很快对谷振强说:“谢谢谷哥,我马要登机了,宇江见。”

  “注意安全啊,现在是非常时期。”谷振强关切地说着。
  “好的。”万浩鹏客气了一下,主动挂掉了电话。
  刘教授这个时候朝着万浩鹏走了过来,齐天胜已经离开了,万浩鹏赶紧迎了去,对着刘教授说:“刘哥,对不起,没保护好珊瑚。我刚打电话问了,应该与我们昨晚扫黄有关,或者还有很重大的事情,用珊瑚来转移我们的视线。”
  刘教授一听,叹了一口气说:“无论是什么情况,我都要替珊瑚讨个说法的。走吧,要登机了。”
  “嗯。”万浩鹏点了一下头,跟着刘教授一起了飞机。一路,刘教授心情很是沉重,没怎么说话,万浩鹏也没怎么说话,他还是很内疚,但是他更多在想,如果是转移视线,又是谁在转移呢?
  在万浩鹏在飞机捉摸时,季景严敲开了成正道办公室的门。

  成正道一见是季景严来了,一愣,不过很快喊杜耕耘倒茶,喊了几句没人应,季景严笑着说:“耕耘不是被你停了职吗?他现在不是你的秘书了,你也是的,何苦呢?用惯手的人,为什么非要听那个胡丽的话呢?那个贱人的话不可信,我越来越发现我们计了。”
  季景严的话一落,成正道不解看住他说:“你这话怎么讲?”
  季景严说:“正道书记,你想一想,莫向南,白婷婷,陈平这一段频频联手在会议和你唱对台戏,昨晚的事情,他们三个人谁也不承认与他们有关,但是没有他们这一段联手,谷振强敢突然扫凤凰山庄吗?那个叫万浩鹏的小子不仅仅联系了胡丽,而且和心内阁的女老板洪珍珠也打得火热,这不是偶然事情。付勇全快出来了,这个时候万浩鹏频频出现在心内阁和凤凰山庄,为了什么呢?
  孟老爷子的死,万浩鹏那小子把这帐算在你的头,而且他在翻案,关于晋鄂大桥的事情,他一直不相信梁海宁是自杀的,而且他找到了林珊瑚。”
  季景严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目光直视着成正道。
  成正道再一次被震了一下,本能地问了一句:“那个林珊瑚在哪里?”

  季景严此时淡淡地说:“她一直藏在心内阁里,今天被谷振强的人送往了省城机场。”
  “什么?”成正道惊异地瞪住了季景严。
  季景严便说:“书记,我们都当了。那个万浩鹏一直在秘密调查晋鄂大桥的同时,也在调查我和耕耘,说白了是想从你身边把我和耕耘搞掉,再来一心一意针对你。你想想,消失了三年的林珊瑚,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被秘密送往北京呢?而且明知道我和耕耘都在凤凰山庄接待客人,这个时候扫凤凰山庄,不是向全宇江宣布他们要夺权吗?而且还是从你手里夺权。你也听到了,午的会,莫向南寸步不让,他哪里来的勇气和胆量呢?如果他们手里有了证据,正道书记,我们怎么办?”

  季严景说到这里,装成一脸茫然地看住了成正道。
  成正道一下子火了起来,“蹭”地一下子从座位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走动,这个过程,季严景看在眼里,但是他没有再说话,任由成正道不停地走动着。
  “林瑚瑚的人已经到了北京吗?”过了好几分钟后,成正道停止了走动,瞪着季景严问。
  “你希望她到北京吗?真要到了北京,我们还能控制得住吗?”季景严看着成正道反问着。
  成正道一听季景严这么问自己,整个人又是一怔,不解地看着季景严说:“老季,你有话直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