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0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12 08:06:08
  第八章.梦中惊魂
  09-1.难以成眠
  成功洗漱完还没等吃早饭,小胡子跑过来告诉他:宪兵队有车去鹤城,南玄三和矢村打好招呼,一会在客栈门口等成功。矢村刚才亲自打来了电话:转告成局长不要着急。
  南玄三的招呼?!彭正夫的主意,甚至是胁迫南玄三干的,成功心知肚明的笑了笑。
  到鹤城才10点半,在龙江饭店开好房间,先到楼下吃饭,再回到房间泡个热水澡。
  一周一次的温泉泡澡,已经是定式,还是享受不了热气的熏蒸,但窝窝头家的伙计,搓澡还是很舒服。旅馆浴盆的水也很热,没有热气的滋扰,成功觉得泡着更舒服。没有逃离的迫不及待,出浴是水凉后的迫不得已。躺在浴盆里迷迷糊糊,差点睡着在里面。
  躺在床上喝了会茶水,没有大花猪,自己泡茶很不习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

  全身赤裸的睡了一觉,1点整被服务生叫醒。很不情愿的离开热被窝,赶往警务厅。
  进到温慧池的办公室,他急着去省厅开会,匆匆忙忙的正要往外走,只是对成功说了句:你去龙江旅馆开个房间,下午就在那好好歇着,晚上我去接你,在一块吃饭……。
  成功有点受宠若惊,厅长请吃饭还亲自去旅馆去接,这是什么规格的款待和礼数?!
  更加确认只有好事没有坏事,心里也就更加踏实,想到金植的办公室换下警服,向外走的时候,被李广振给撞了个正着。不由分说的拽到了铳器股办公室,泡上茶端给成功,特意又把关严的门推了一下,回头笑嘻嘻的比量一下单刀直入问道:这把赚大了吧?!
  李广振比划的是爆炸,成功很是意外。李广振与南玄三和哑巴豆的交情匪浅,知道底细都不为过。但以他对南玄三的了解和预判,这类掉脑袋的事,只会永远烂到肚子里,比自己都能嘴严。哑巴豆整天像是不知愁,但连话都懒得说,也不该和无关人去胡嘞嘞。

  成功立刻意识到:这事看似天衣无缝,但对李广振来说,就像是给摆在了桌面上:
  温林警务局军械库更换新枪前,情况他了如指掌;给温慧池带回来的枪,是他经手。
  佯装没听明白:“肏,好悬!没治我罪,倒是捡着。”成功决计装聋作哑:糊弄鬼!
  李广振伸出来胖乎乎的大拇指:“高!”根本就没搭理成功的装疯卖傻,本来往外卖枪的时候,还杞人忧天,怕成功那面抹糊不平出麻烦。又摆出一副老大哥姿态提醒着,还是公事公办的架势:“进入冬季,省厅下属的各县,都在进行冬季训练。丨警丨察不是农民,上冻就猫冬。这点事还得厅长耳提面命,你这局长恐怕就得和我‘调庄(行话:打牌换位置)’了。但训练不是实战,申报弹药消耗,必须要精打细算,我这是要严格审核的。”

  “谢谢李股长的训导,成功感激不尽。届时定当请李股长亲自莅临温林,予以督导和校阅。”成功站起身来,郑重其事的给李广振敬了个礼:“兄弟在十里香,喝你个半死。”
  “都他妈的这个揍性,能发财的时候,体面都不要了。”李广振哈哈笑着:“兄弟,关上门说实话别玩虚的,大哥就愿意和你办事,能听懂人话,还带着透溜的嘎巴溜脆。”
  成功板下脸来:“本警正面子已然给足你,你目无官长出口不逊,有愧厅长栽培。”
  来到金植的办公室,立即抄起了电话叫通温林,告诉彭正夫:“手枪弹每种10箱,步枪弹30箱,机枪也得用,手榴弹30箱。训练警服补充,和厅里司法股碰一下。李广振那也碰一下,能多可以,少了不行。让哑巴豆明天就带人过来,连上报带往回押运……。”

  日期:2017-05-12 10:14:17
  温慧池没等下班,没坐警务厅的车,便装就接着成功一起走到白玉香住处的楼下。
  成功假装着吃惊地问:“不会是金班长也过来了吧?前天我俩还一块喝酒呢,他知道我回江城,倒不知道……。”做出来一副受到牵连的无奈状:“金班长一再嘱咐我……。”
  “上楼再说吧,还有更让你吃惊的呢。”温慧池有些尴尬,故作神神秘秘的笑着。
  成功从温慧池的表情,准确的判读出:温慧池是要把他与白玉香的事情,对自己和盘托出了。这至少说明:在这不足两个月的短暂时间里,白玉香做得很好,使温慧池在白玉香这件事上,把自己当成他现阶段唯一可以直白的人,而且是应该有事相托和委派。
  这其中当然包含着温慧池无奈,肯定出了绕不开的事自己最合适,但更有一份信任。
  在白玉香的住处,温慧池和成功的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少小时。推杯换盏中,温慧池就直截了当的坦诚:白玉香是他的太太了,待老娘身体稍有好转,便带回家去禀告老人。
  温慧池要求成功,此次回到江城,先要做些前期铺垫,该做什么他倒也没想明白,但是无论如何,要把这件事替他圆滑过来,毕竟这对白家和白玉香,是至关重要的大事。
  拐弯抹角打了一大段的铺垫,温慧池最后说明了他的意思:要成功对白玉香的父母解释清楚,白玉香这次婚姻,自始至终就和金植没有关系,因为他老婆不能生养,作为公职人员又不好公开纳妾,所以不得以才出此下策。至于白家老人怎么能接受这个变故,白玉香自己会有办法,他过去不过是代为说明一下,承担一下没对白家说真话的罪责。
  成功慌忙起身,像领受任务一般:“这无所谓罪责,我一定把这事出有因解释清楚。”
  白玉香对温慧池强调:她不想再有任何的一丝一毫与金植沾边,看到和金植沾边的东西,心里都不舒服。现在的这个住处,白玉香也说死不要,还要尽快搬出。住在鹤城心里都不踏实,压抑和恐惧整天都不舒服。鹤城的医疗条件也太差,更不能在鹤城生产。
  从温慧池嘴里说出来的白玉香怀孕,那就是对白玉香肚子里的胎儿没有任何疑心。
  成功倒看不出白玉香显怀,算起来也没有三个月吧?!温慧池这就惦记到了分娩,确实是重视有加,像是如临大敌一般,这份关爱让成功很不情愿的为白玉香吐出一口气。
  温慧池让成功带着白玉香回江城去,看看她的父母:“玉香是出嫁,又不是蹲监狱,来到鹤城也快半年了,爹娘都没捞着见,咱做的不像话了。”温慧池少有的幽默,让成功反倒很是尴尬,勉强的咧了咧嘴:“你还要在江城帮忙,给我买处房子,以后玉香就住在江城,我来回跑也不能让她回趟娘家都折腾。江城有了房子,她再烦心我也就辞职不干了?我和金植也沾边,至少我是他的长官,真怕有一天,为这她连我都不要了……。”

  日期:2017-05-12 11:53:28
  在鹤城的“广信當”跟前,温慧池相中了座毛子楼,独门独院的小二楼。无奈白玉香不喜欢鹤城,就没有买下。本来价格都谈好了,这是祥顺泰家的产业。温慧池变卦不要了,祥顺泰就几次委托中间人来联系,要退还他当初给的定金,最后干脆就让中间人给送到了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