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不由地尴尬了一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说道:“嗨,那是一个朋友,你可不好瞎说,她和咱们说的这些内容一点都不沾边,和你说的那些女人更不一样,你还是给我打住,不许往下说了。”
  吴冠奇凑到他面前,说道:“朋友?你骗鬼去吧!连说都不让说,能是朋友?”吴冠奇也学着彭长宜的样子,故意从上到下打量着他。

  彭长宜笑了,说:“你这人不地道,自己是那样的人,就怀疑别人跟你一样。”
  “哈哈,还用得着怀疑吗,你的表情出卖了你。”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你拉倒吧,好像你会读心术似的。对了,说是说,闹是闹,我可告诉你,你在三源最好还是老实点,少惹事,我目前能力有限,你出了事我可救不了你,另外,把工程做好。我还有一个大工程呢,如果你做得好,明年你这条路修好了,我就把那个大工程还交给你做。”
  吴冠奇说道:“这个你放心,你担心的无非就是那个桥梁,我们是专业的桥梁队伍,修桥,是我们的正业,修路,才是我们的副业,这个你千万别忘了。”
  吴冠奇的实力彭长宜还是信得过的,但是他担心的显然不是这方面的事,于是又说道:“这是一方面,另外其它方面也要注意。”

  “其它方面你指什么?”
  “这个你清楚,我就不说了。”
  吴冠奇诡异地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你是担心我出事怕连累了你,是不是?我跟你说实话,我还担心我的投资呢,我不认为一个县长的官帽子就比我们的公司值钱,当然,你可能会这么认为,相信很多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是请你相信,我不这么认为,我的公司可以永恒,可以成为我一辈子的事业,我可以干到七老八十,只要我不说歇,没人让我退,哈哈,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你的官帽子未必是终生的事业。所以啊,我有必要提醒县长同志,我不仅不会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也不掺和你们的事,我只是个商人。”

  他看着彭长宜似乎把他的话听了进去,就进一步说道:“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吴冠奇说:“因为道理很简单,没有长久的官僚,只有长久的利益。”吴冠奇见彭长宜不说话,知道自己打击到了他,就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可以凭借一位官员一时之力,来获取某种利益,但他却不能保证我长久地获利,而且,我还必须为他的仕途进行某种担保,甚至为他更高地晋升提供资金援助,总的说来,我觉得一点都不划算,所以,我跟除了你以外的大大小小的官员打交道,都是借他们的势,而不是和他们捆绑在一起,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比较干净。”

  彭长宜此刻忽然庆幸自己没有要他的那张卡,如果要了,吴冠奇肯定不会有这么精彩的话说给自己听了,那样他也就成为他所说的这些被他借势的官员中的一员了。反过来,吴冠奇的话,彭长宜也可以借过来说给吴冠奇听,但是他不愿这样跟他说,没有用,什么作用也不起。
  “不过,你接触的这些个女人真的都不简单。”彭长宜看着给他运送沙石料的车辆说道。
  “我告诉你,在公司总部,我长期养着好几个女人。”
  “什……什么?”彭长宜吃惊地问道:“你养着好几个女人?”
  吴冠奇说道:“对呀,好几个,不过你别想龌龊了,这些女人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碰一个手指头,她们都是官太太,官情人,官小蜜。我之所以说是养着,那就是她们在我这里上班,或者是兼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专门在公司顶楼弄了一个棋牌室,她们来后没事就打牌,就玩,到时我负责发工资,而且都是高工资,比我那些干活的人拿的都多。”
  “你难道有养女人的嗜好?”彭长宜奚落道。
  “呵呵,这个嗜好不错呀!我跟你说,我为什么要养着她们,一来是给领导解决后顾之忧,不让她们总是呆在家里追着老公,二来她们就是我的外交官,我的公关者,只要是跟地方上打交道的事,都不用我出面,全是她们的事。这些人看似是闲人,其实是我们公司的隐形财富啊,我办不到的,她们都能办到,无论是跟职能部门打交道还是抢工程,她们都是好手,我每次出差,都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她们,给她们买礼物,出门给她们带好玩的东西,没事陪她们玩,陪她们疯。呵呵,有意思的很。”吴冠奇自鸣得意地说道。

  彭长宜非常佩服吴冠奇的精明,用一点小钱,就换取了利益最大化,这一点的确令彭长宜佩服,他说道:“你天天陷在女人堆里,你老婆就不吃醋、不跳楼?”彭长宜问道。
  “我老婆没在身边,她带着孩子在国外,陪她爸爸妈妈,一年回来不了几次。”吴冠奇说道。
  “哦,难怪你这么放肆。还有一个女人,她是在你公司挂职、还是在你心里挂职?”彭长宜不怀好意地问道。
  “哪个?”
  “那个。”彭长宜往锦安的方向努了一下嘴。
  吴冠奇赶紧收住笑,说道:“你想害死我啊?”

  “不想。”彭长宜认真地说道。
  吴冠奇说:“我只是想借她的力拿下一个工程着,结果,我没有竞争过人家,她把那个工程帮别人得到了,为了弥补,才给我找的你,我开始也不知道是你,她也没说你的名字,我第一次来的那回,是实地看了看这条路的情况,说真的我兴趣并不大,但是为了让别人安心,我才决定做这个事,她那天提出要见县长,我就想,既然见县长,不能空着手吧,就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让她当做见面礼交给你,后来你送她到高速路口,我才看见是你,你也没怎么变,除去比上学的时候壮实外,你的头发、肤色,还都没变,我这才问县长叫什么名字,她告诉我叫彭长宜,说实在的,按照商人的习惯,我当时就有些喜出望外,有一句话说得好,叫朝里有人好做官,我心说,这可是让我赶上了。至于和建国集团的那位夜小姐吗,我们就更简单了,他和我的目的一样,只不过赚钱的手段比我要低级一些,直接一些,在她的眼里,只有生意和金钱。”

  彭长宜笑了,聪明的吴冠奇避开了和玉琼是怎么认识的,单说了这段他知道的情况,他就不再继续问了,就说道:“别把你的合作伙伴说的这么低级,这么赤裸裸。”
  “哈哈,我也想,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不光是莺歌燕舞,还有暴风骤雨。告诉你吧,其实真正要小心的是你,而不是我,她可是对你没有死心啊?”
  “她对我有什么死心不死心的,我和她没有任何交集。”彭长宜漫不经心地说道。
  “别装糊涂了,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对你不死心,其实目的很明了,方法也简单低级,无非就是想拉你下水。”吴冠奇冲他暧昧地一笑。
  “天哪,你们都谈了这么深的问题了?”彭长宜故意惊呼道。

  “哈哈。”吴冠奇笑了,说道:“当然,还有更深的呢,想知道吗?”
  “鬼都想知道,快说。”彭长宜直言不讳地说道。
  “哈哈,那你得要付出点什么,我不能白说。”
  “商人,真是典型的商人。”彭长宜用手点着他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