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走到他的身边,说道:“你该不会因为一个二黑、因为一个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夜小姐,就如此感慨万千吧?请问,谁让你来的?我请你去着吗?你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你怪谁?不说你没有守住那个底线,还那别人撒气。”说道这里,彭长宜故意我往吴冠奇的裤裆处狠狠地看了一眼。

  吴冠奇赶紧抬起双手,做投降状,说道:“好好好,我甘拜下风,本来,商人就永远是拜于别人脚下的,我非要不拿自己当外人。”
  彭长宜伸手摸了摸他的脑门,说道:“动真格的了?”
  吴冠奇躲开他的手,说道:“没有,我受了十多年的委屈了,这是头一次说这样的话,我跟任何人都没有发过牢骚,路是我自己走的,我认。想当初老爷子怎么也不让我经商,可是我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就想自己当老板,想自己说了算,不想像父辈那样从政,天天小心谨慎不说,从参加工作那天起就能算出一辈子挣得的钱的数,所以,我坚决选择了经商这条路。但真正干起来后,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孙子。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不说,有的时候还不得不违心地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很难得看到你也有这个时候啊,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是干部子弟后代,没有尝过我们小百姓的疾苦,原来,也有一肚子黄连水啊,哈哈,令我羡慕了好几年的你,这会也终于让我心里平衡了一回。”
  吴冠奇笑了,说道:“好了,你不要说我了,我这是比较诚实地摆出了一些事实,而你呢,也未必比我强到哪儿去,我不顺心了还可以挥霍一下金钱,享受一下金钱带给我的快乐,还可以找女人,你行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肯定不行,一来,我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炫耀,二来,我也没有女人可以炫耀,不像你,有英俊、高大的外表,还有一掷千金的潇洒,走到哪里,这两样都是吸引女人的,就连三源最著名的美女都被你轻而易举地拿下,可是而知,你是多么的魅力四射。”
  吴冠奇狠狠地给了彭长宜一拳,说道:“你这个家伙,专拣别人的要害部位捅。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是事实。这就跟美国的将军喜欢炫耀自己肩章上的星星、战斗机飞行员以机翼上画着的击落敌机数为荣的道理一样。现在男人最值得炫耀的只有两样东西,那就是女人和车。其实,无论的高大潇洒的外表,还是一掷千金的潇洒,说到底,那都是空虚的表现,都唯恐被人小看了。我是商人,在这个圈混,就得跟大家没有二异,所以,也有这个嗜好,不光是我,有许多商人都跟我有同样的嗜好,看到我这车了吗?就是我在受了一个官员的窝囊气后买的。”

  彭长宜看了一眼他那辆价值一百多万的进口原装越野车。
  吴冠奇继续说道:“有的时候,女人和车,的确有缓解压力,填补空虚的精神作用,只有在这两样东西面前,我才真实一些。哈哈,这一点比你强,别说是女人,连一张小小的银行卡你都不敢要,你说你活得是不是太悲哀?”
  彭长宜笑了,他自嘲地说道:“悲哀就悲哀吧,没有办法,这就跟你当年放弃从政的机会,选择经商的道理一样,路,都是人自己选择的,没什么悲哀不悲哀,有得就有失。比如眼下就说你修的这条路吧,谁都知道,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而且你我正在做着的也是这件事,这也的确的是民生工作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但是,许多时候,正因为有了公路,有了现代化的交通运输工具,我们许多原有的生态环境被侵扰、被破坏了,在文明进程史上,或者是在财富创造史上,不知牺牲了多少这样的世外桃源,牺牲了多少人性中最本质的美。”面对着郁郁葱葱的大山,彭长宜长叹一声,发着感慨。

  吴冠奇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咱们俩这是怎么了,在这里居然这样怀古幽思起来了?我们因为什么把话题扯得那么远?”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夜小姐?”
  “哈哈,你明明知道,她不是我的夜小姐,我们只是交易。”
  “这样的交易你都敢做,可想而知,你还有什么交易不敢做的。”
  吴冠奇说:“你错了,其实你细想想,我们每天不都是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交易吗?你买菜吃饭是交易,你所有的消费是交易,你每天和人打交道也是一种交易,就是你这个县长,说白了,你的工作本身就是交易,甚至你能在三源站住脚,也是通过各种各样的交易得来的,你想想,你能与群魔共舞,如果不是妥协和某种退让,你在这里能呆得住吗?尽管你没跟我说,但是我已经看出,这个地方不好呆,你可以保持冰清玉洁的本质,做个清官,甚至连我你都不敢沾,但是我敢肯定你做不了太平官,上级不让你太平,这里也不会让你太平。”

  彭长宜不得不对眼前自己这位同学刮目相看了,他盯着他,说道:“你果然成精了,连这个都知道?”
  “哈哈,你别忘了,我是商人,商人的优势就是能够快速地接近一个地方的权力核心,能够快速地获知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环境,否则,将无法生存,而我们在获取这一切的时候,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我跟地方官员们不但没有同僚间的官位之争,而且,他们跟我打交道,还可以得到好处,所以,有些事情,他们对我是不设防的。”吴冠奇得意地说道。
  彭长宜点点头,其实,商人的政治敏感在某种程度上是强于官员的,一个成功的商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成功的政客。因为,在目前这个国度来说,官和商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是息息相关的,只有掌握了一定的政治资源,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所以,他尽管对吴冠奇的话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一点也不怀疑他说的话。他能联系上玉琼,联系上夜玫,可想而知,这是一个经常混迹于权力场中的男人。想到这里,彭长宜突然问道:

  “对了,最近怎么没见你那个工程师,史绩先生?”
  一提史绩,吴冠奇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说道:“他最近输惨了,估计这几天也不会来了,除非我需要他。”
  “哦,他是在三源输惨了吗?”
  吴冠奇看着彭长宜问道:“当然,不光输惨了,还损失了一笔罚款,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彭长宜摇摇头,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三源哪儿有这样的地方?”
  “哈哈,真的假的?我们都知道,你能不知道?”
  “我要是知道我这样走。”说着,他就伸出五指,做了一个乌龟爬行的动作。这是他们学生时代经常做的动作。
  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一个动作,勾起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好吧,冲这个动作,我告诉你,但是,既然你之前不知道,我希望你继续装糊涂。”
  “好。”彭长宜点点头。
  “就是在二黑的宅子里,你不知道也很正常,那里专门的赌博场所,是一个私人聚会的地方,类似于北京的私人会所,但是各种娱乐设施相当齐全。”
  “哦。”彭长宜点点头,又问:“那他们玩什么?”
  “老虎机,翻牌机,你真的不知道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