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长长叹了一口气,市长啊市长,您带着心中美好的记忆,去了远方的“天堂”,可是,您却把难题留给了长宜,您的嘱托,无论是于情于理,长宜要完成都有难度啊?
  但是,彭长宜从江帆的这个决定中,似乎也隐约地感到,其实,江帆对丁一的心是不死的,并且是有所期盼的。只是,从刚才丁一的态度中,她对江帆的不辞而别,似乎已经绝望到了边缘,她能为江帆“收好”并“珍藏”着属于他们的一切吗?
  市长啊市长,您带着心中美好的记忆,去了远方的“天堂”,可是,您却把难题留给了长宜,您的嘱托,无论是于情于理,长宜要完成起来都有难度啊?
  彭长宜默默地合上了电话,冲着远方发呆。
  这时,吴冠奇走到他身旁,说道:“是不是小情人给你出难题了?”
  彭长宜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所有的男人都跟你一样啊?刚一见面就被沾上了?”

  吴冠奇哈哈大笑,他说:“领导啊,别看你高高在上,但是在女人这个问题上,我不是瞧不起你,你恐怕在我面前还是幼儿园的水平。”
  彭长宜不屑地撇了一下嘴,说道:“哼,你玩弄女人的水平就是达到了博导的高度,我也不喜欢。”
  “哈哈。”吴冠奇正在开心地笑,这时,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他打开手机,很职业地说道:“您好,我是顺翔公司吴冠奇,您哪位?”
  就听一个男人在电话里粗声粗气地说道:“姓吴的,少跟我装相,我告诉你,我是建国集团董事长葛建国,葛二黑,你听说过吧?”
  吴冠奇看着彭长宜,睁大了眼睛,说道:“哦,葛总,恕我冒昧,我真不知道是您,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我告诉你,所有结给夜玫的沙石料款,都要经过我的手,也就是说,你必须之前要让我知道,听懂了吗?”
  吴冠奇一愣,说道:“夜小姐不是贵公司的总经理吗?难道我们之间的账目往来她做不了主吗?”
  “这个你不用管,反正只要是涉及你给我们的钱,无论数目大小,都要事先请示我,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办,我会要你的好瞧!”说完,二黑挂了电话。
  吴冠奇指着电话跟彭长宜说道:“看看,这就是你们三源著名的企业家,我给他钱,还要事先跟他请示?怎么连话都不会说?如果我跟他要钱可以涉及到请示两个字,什么水平啊?”
  彭长宜笑了,故意说道:“我们的企业家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水平才成为著名企业家,谁让你来的?你抢了人家的粥喝,现在又嫌弃粥的品质不好了,早干嘛着呀?”
  吴冠奇瞪圆了眼珠子,说道:“彭长宜,我说你怎么护短呀?”

  彭长宜笑着说道:“我当然要护短了,因为你这话是冲着我说的,也就是说你是说给我听的,我当然不能跟你站在一个战壕啊?”
  吴冠奇笑了,说道:“彭长宜,你怎么还是上学时那样?”
  “哪样了?”
  “不是东西!”
  “哈哈,你以为三源都是你的温柔之乡、莺莺燕语?告诉你,也会有暴风骤雨。”
  吴冠奇明白彭长宜这话有所指,就说道:“是不是我吴冠奇拿下你们三源的大美人,你心里不平衡?”

  彭长宜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他一眼,习惯地勾起嘴角,说道:“别得意了,说不定你认为的美丽风景,就是海妖的歌声,自以为是,哼,我都不好意思说你。”
  “呵呵,别忘了,我是商人。”
  “少拿商人说事,照你这么说,人家李嘉诚成为首富,都是靠女人的裙带富裕起来的?”这话一出口,彭长宜就感到了不合适,但是已经收不回来了,他索性又跟上了一句,说道:“我告诉你,在三源,能入你法眼的女人,不一定是女人!”他特别强调了一下三源的女人。
  吴冠奇岂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就说道:“不是女人是什么?”
  “是什么,是白骨精!”

  “哈哈,我说彭长宜啊,你可真是迂腐透顶啊!”
  彭长宜也涨红了脸,不再跟他争辩这个问题。
  这时,吴冠奇的手机又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没接,而是眯着眼睛琢磨着什么。
  彭长宜挪揄着说道:“快接吧,别让人家女士等得心焦。”
  吴冠奇认真地说道:“如果她要是跟我提前要材料款我怎么办?”
  彭长宜一扭头,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商人吗,是商人,就有商人解决问题的办法。”
  吴冠奇冲他伸出大拇指,“嘘”了一声,随后接了电话,说道:“喂,您好,顺翔公司吴冠奇。”

  “贯奇啊,是我,你是不是正在忙,没顾上看电话号码呀?”里面传出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
  一旁的彭长宜冲他故意打了一个冷战,便走开几步。
  吴冠奇眯起了笑眼,说:“哦,是啊是啊,夜小姐,有事吗?”
  “讨厌,跟我说话还这么客气,我跟你说啊,我呢,遇到了一个小坎儿,想让你们提前预支一部分材料钱,救救急,亲爱的,你看怎么样?什么时候让我拿到钱呀——”
  “呵呵,夜小姐啊,我也想提前付给你,可是,刚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你们董事长葛建国先生打来的,他要求我……”
  吴冠奇没说完,夜玫就变了口气,说道:“你在哪儿,我找你去,你别听他的,我们之间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误会,但这是我们的内部矛盾,和你、和材料款没有关系。”

  “我……”吴冠奇看了一眼彭长宜。
  彭长宜就扬起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最后指向了东南部锦安的方向。
  吴冠奇立刻说道:“我来锦安办事了,正在路上。”
  “好吧,那你回来后我去找你。”
  挂了夜玫的电话,吴冠奇意味深长地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眨着眼睛说道:“看我干嘛?”
  吴冠奇说道:“有个笑话,说的是七仙女湖中洗澡,八戒干着急看不到,唐僧严肃地朝湖面喊:施主,小心鳄鱼啊!七仙女一丝不挂飞奔上岸,于是,猪八戒感叹地说道:领导的智商无法超越啊!”

  “哈哈哈,去你的!我只是按着我的思维模式运行,你是按你的商人模式运行。”彭长宜渐渐地止住笑,说道:“我怎么感觉你这个笑话有些不好意啊?”
  吴冠奇说道:“彭县长,我说你怎么对什么都表示怀疑啊?相信别人,对于政府官员来说,就是那么困难的事吗?”
  彭长宜想到了他先后两次退掉玉琼和吴冠奇的银行卡,就说道:“哈哈,那当然不是。”
  吴冠奇说:“我认为是这样,你比如,我刚才的笑话,其实是吹捧你,吹捧,就有赞扬的意思,只不过是夸大了一点,可能在你们这些心机深厚的官员们面前,就会被恶心地认为是阿谀奉迎。但为什么要阿谀奉迎,无非就是你们是政府官员,掌握着政治和经济资源,所以说,阿谀奉迎的招数各有不同,结果也就别无二致,那就是遭到你们掠夺的同时,还会遭到你们的嘲笑和白眼。”
  彭长宜回过头,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说,吴总,你没受什么刺激吧?”
  吴冠奇别过头,看着别处,没有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