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1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据说你身上的山海印,可破开轮回,往来古今任何时间”
  徐福道:“在时空中往来穿行,却不是倒转时空,时空平行,互不干扰,何来倒转一说?”
  林三生急忙说道:“不管是倒转还是穿行,记是说,只要有山海印,真的可以回到过去?”
  徐福道:“你问这个作甚?”

  林三生迫不及待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而且一揖到地,十分恳切地请求徐福成全自己。
  徐福打量了他一会,道:“你所说之事,却也不难办到,不过穿越三界六道,为阴司重罪,且罪无可恕”
  林三生点点头,虽然类似的事情,在他来说从没有听说过先例,不过想也知道,一旦被阴司抓到,肯定不会轻饶,当下咬牙说道:“我已想清楚了,只要能与她在一起,哪怕将来天诛地灭也是认了。”
  徐福微微一笑,“男女之事,最为无聊,不过你却也是一片痴情只是,我为何要帮你?”

  林三生傻傻地看着他,咬牙说道:“只要祖师成全,将来鞍前马后服侍,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什么事都可以?”
  林三生用力点点头。
  徐福刚要开口,突然察觉到什么,一把抓住林三生,判官笔在前方横扫了一下,林三生顿时感到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包围,下一秒钟,眼前完全黑了下去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几道人影飞落,出现在他们消失的位置,是轮回司的二法王和三法王,身后跟着黑白无常,之后是一干鬼将。

  二法王手里捧着一片看上去像是枫叶的东西,亮晶晶的,有手掌那么大,不过光华正在散去。
  “怎么回事,人没了!”二法王兀自嘀咕道。众人左右看去,周围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黑无常冷哼一声说道:“我就说你那东西不靠谱!”
  三法王有点不爽地说道:“怎可能,这是谛听所见,地藏菩萨亲自刻印的菩提叶,只要他出现在人间,必然能感知到他的所在,绝没有错!”
  黑无常翻着白眼说道:“我可没说感知不到,只是你这东西,有跟没有差别不大,我们这一路追赶,白费力气罢了!”
  二法王也不甘示弱,瞪眼说道:“这有什么办法,他有山海印在手,只要穿梭时空,就算是菩提叶也无法锁定他的位置!”
  黑无常道:“所以我才说这佛门的东西不靠谱,害我兄弟这马不停蹄地奔走,走是慢了一步,连影子也摸不到。要我说,还得去找崔府君,找他要生死簿”

  没等他说话,二法王几乎是吼出来:“你特么做梦呢!!”
  “靠,你这么大声干什么!作死啊!”黑无常气的骂道,他们虽然当阴神有千百年了,但因为阴司里的鬼都是人间去的,当代死的这些,说话的习惯跟生前一样,三司六部的阴神尤其是黑白无常,长期跟这些鬼打交道,耳濡目染地也学到不少人间说话的习惯,只是平时顾着面子,在下属和普通生魂面前,还是一本正经,维持威严,差不多同等级的这些凑在一起,说话也是毫无顾忌,没什么节操可言。

  二法王怒道:“你要是有本事能弄到生死簿,还跟我在这磨叽什么,你去啊,你怎么不去!”
  白无常一向好脾气,皱着眉头说道:“行了行了行了,别吵了行吗,我这一路上被你们吵得脑子都疼了!”
  三法王也劝道:“是啊,都是来办差的,别有什么立场,道佛之争是上面的事,与你们什么关系!”
  二法王和黑无常本来也没什么矛盾,听了两人的劝说,也不再吵下去。
  二法王道:“现在怎么办?”
  “继续盯着你的菩提叶,在这守着,只要出现我们就追,上面不是说了吗,就算找不到他,也千万不要让他在人间立足!避免他跟小天师接触!”
  黑无常道:“若是担心他跟小天师接触,只需守住小天师就行,为何要这么辛苦地被徐福带着跑?”
  三法王道:“徐福要接触小天师,也未必要直接见他本人,有些话,通过跟他朋友说也是一样的。”
  二法王叹道:“真是不知道徐福找小天师要做什么,难道还能是害他不成?”

  白无常挥挥手,让身后那些兵士们四下散开,然后四个人聚在一起讨论起徐福找叶少阳的目的
  彼时,林三生感到眼前再度亮起来,左右望去,总算是又回到人间,不过周围荒草连天,远处好像有个村子,有一些低矮的房屋,透出昏暗的灯光,徐福就站在自己对面,朝远处望去。
  林三生抬起双臂,低头看了看脚下和四周,惊叹道:“敢问祖师,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感觉我没有移动似的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了?”
  徐福道:“你本来就没动。”
  “本来没动那是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你根本就没动,这还是原来的地方!”
  林三生怔住,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徐福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朝那些有灯光的地方飞去,林三生很快就看清了,这些小房子的造型都非常古朴,看上去像是个古代的小村庄。不过他在人间到处游玩的时候,也见过类似的地方,好像一些影视城、还有一些保存比较好的明清时期的小镇。
  不过眼前这些房子的造型也太古老了,尤其是窗户,还是那种用棍子挑起来的,里面灯光摇曳,看着像是蜡烛。
  林三生狐疑地朝徐福看去。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徐福说道。
  “擅闯人家,这不妥吧”林三生话没说完,就被徐福用力一推,从一间房子里穿墙而入。
  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两人都穿着古装,式样和颜色都很朴素,男的趴在桌子上,就着萝卜干、花生米之类的咸菜在喝酒,不管是装菜的还是喝酒的餐具,都是粗瓷的,林三生先前以为屋里点的是蜡烛,其实不是蜡烛,而是油灯,灯火不旺,小小的一盏,女的就在灯下蹬着一架织布机。

  林三生没见过什么织布机,不过光是看上去也是很落后的那种,木头架子的,绝对不是当代的玩意。
  再看房间里的摆设,完全没有一点现代的模样,最重要的是,连脚下的地面都是泥土的。
  林三生当场就懵逼了:现代家庭,就算再穷,也不可能穷到这个地步吧?
  男人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媳妇说着话,说的是汉语,语调也不是普通话,但是勉强可以听懂:
  “我听说又要打仗了,赶明儿你把钱全买米了,万一真打仗,银子就不好使了。”
  银子??
  林三生目瞪口呆。
  媳妇一边织布,头也不抬地说道:“哪里还有什么银子,就那几吊钱了,唉,怎么又要打仗了?”
  “谁知道,这兵荒马乱的,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听村头张屠夫说,这次是南方的史将军的部下,要过来了。”
  “史将军”

  “嘘”男人竖起手指,警觉地往窗外看了一眼。
  林三生这才注意到,这男人留着金钱鼠尾的阴阳头
  徐福把林三生拉了出去,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日期:2017-05-18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