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7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揉揉眼睛,说道:“比这要早,早两个多月呢。”
  “是吗?我怎么记得就是现在呀?”彭长宜的眼圈红了。
  江帆说道:“没错,八月二号,这个日子我不会忘记,因为二号,是妞妞……妞妞离开整半年……”江帆的眼睛又湿润了。
  彭长宜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是这样。
  江帆揉了一下眼睛,说道:“所以,长宜,我也做过父亲,你也是,我理解丁教授……”
  彭长宜点点头,他注视着这个曾经的父亲,这个经历了人生种种的父亲,那一刻,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深情地说道:“市长,我理解。”
  “长宜,好兄弟,谢谢你。”江帆说完,端起酒盅。
  彭长宜极力眨着眼睛,也端起了酒盅,想说什么,又把酒盅放下了,把头扭向了一侧,用手捂住了眼睛,眼泪终究是控制不住,就流了出来……
  流就流吧,彭长宜索性不去管了,他回过头,看着江帆,嘴唇有些颤抖,说道:“市长啊,长宜……是真心舍不得您……”说完,就用手抵住了脑门,又把脸扭向了一边。
  江帆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哽着声音说道:“长宜,好兄弟,我也舍不得你们,舍不得亢州……”
  那晚,在这个蒙古包,彭长宜和江帆两人都喝了许多的酒,他们俩人都醉了……
  事情果真如褚小强猜测的那样,几天后,三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周连发被交流到外县,时间一年,交流到三源的公丨安丨局局长叫武荣培,来自横县公丨安丨局。
  据彭长宜了解,这次异地交流只涉及到四个县,得到这个消息后,他不禁在心里多想了一些。
  因为,这个武荣培是锦安非常有名的打黑局长,横县,是锦安市乃至全国都非常有名的毛纺专业县,是全国毛纺制品的集散地,由于经济发达,黑恶势力也非常猖狂,黑帮团伙经常在街上光天化日之下之下砍人,强买强卖,武荣培到横县后,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将横县一些非常有名的黑帮势力的团伙端掉,而且加大了追逃力度,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所有涉黑在逃人员一个不剩全部追逃归案。

  本来这个武荣培是被调到市局任副局长的,但是横县老百姓几百人,长跪在县委大院不起,不让武荣培走,说如果他走了,那些坏蛋又回来了,他们的日子又会不好过了。县委没办法,又请示市委,这样,武荣培又继续在横县兼任局长,到目前为止,已有半年时间了。
  现在,这个市局的副局长,以横县公丨安丨局局长的身份交流到了三源,很是耐人寻味。
  又过了几天,彭长宜早上上班之前,来到了邬友福办公室,邬友福没在外屋,他朝里叫了一声,邬友福才从里面出来,闪披着一件米色的夹克。
  坐下后,彭长宜就发现邬友福有些打不起精神,他就跟他说起旅游局班子的问题,邬友福说:“要不年底统一考虑吧?”
  彭长宜说道:“还是别等到年底了,博物馆很快就竣工了,布展工作迫在眉睫,刘传宗和另外一个副局长的确忙不过来。”
  邬友福打了一个哈,眼里就现出了眼泪。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是不是夜里没有休息好?”
  邬友福说道:“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最近几天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都有所下降,也许真的是老了。”
  彭长宜忽然发现,最近来邬友福的办公室,没见他喝汤,进而又联想到,那个给他熬制甲鱼汤的人去省里学习去了,据说时间是两周。彭长宜之所以知道,是黑云走的头天中午,邬友福、葛兆国、夜玫等一干人在酒店给黑云践行,后来彭长宜知道后,特地赶过来敬黑云的酒。自从上次彭长宜住院后,他和黑云混的很熟,彭长宜短不了头疼脑热什么的,也都是找黑云开药,有一次彭长宜在电话里告诉黑云的症状,黑云就带着药主动给彭长宜送到办公室,被郭喜来看见,郭喜来就有些嫉妒,等黑云走了以后,郭喜来说道:“在我的印象里,能让黑院长亲自送药上门的在三源只有邬书记。”彭长宜笑而不答。看来,导致邬友福精力和体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黑云不在,他就笑着恭维道:

  “您哪里老啊,应该是正当年,您这岁数要是到中央,还是年轻的呢。”
  邬友福很高兴彭长宜这样说,他笑了:说道:“呵呵,哪能那么比呀,不过这几天的确不舒服,你要说究竟是哪儿难受,也说不清楚,反正没有好受的地方,浑身不得劲,还是老喽,不服不行啊。”
  彭长宜说:“春困秋乏,我最近也是这样,总想睡觉,总是睡不醒。”
  邬友福有些坐卧不是,他无精打采地说道:“彭县长,我今天实在没精神,改天再说吧。”说着,就又打了一个哈欠。
  彭长宜站起身来说道:“要不您到医院去做个体检吧?”
  邬友福站了起来,说道:“暂时不用。”
  彭长宜说:“那您休息会,我给您把门关死。”

  就在彭长宜开开门要出去的时候,邬友福说道:“等一下,关于给旅游局配备副局长的事,你有考虑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也知道,我对三源的干部还没有完全了解,再说这块工作因为有您操心,我也就省心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不过要说一点脑子没动也不对,因为我范围有限,我只能在我周围的人中考虑。”
  “这么说你有考虑,人选是谁?”邬友福的身子就靠在了桌子上,看着他问道。
  彭长宜关上门,往回走了两三步,说道:“我准备让小庞出去,因为他是学旅游专业的,但是我又舍不得,他走了,没人给我当秘书了,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人顶替他。”
  邬友福笑了,说道:“我看可以考虑。”

  彭长宜也想了想,故作为难地说道:“要不,就让他下去。”
  邬友福又重新坐回座位上,说道:“为了咱们的旅游事业,我看你就忍痛割爱了吧。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最近想把葛兆国报上去,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说道:“报到哪儿?”
  邬友福说:“这还能有哪,锦安市委,兆国年岁也不小了,给他弄个副处,他也的确够格,你原来也说过,我后来也考虑一下,认为这个主意不错。”

  彭长宜原来的确提过给葛兆国提副处的事,但那是原来,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因为矿务局已经成功从土地局分离出来,葛兆国的权力极大地缩水了,肯定他们也考虑到了这一层,才又重提副处的事。但是显然,如果他要是不答应这件事,估计小庞的事也不好安排,他想了想说:“那好啊,老葛早就该晋升了,今年再不提,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邬友福见彭长宜没有阻力,就说道:“今天下午咱们先开个会通一下,然后给市里打个报告。小庞你也别舍不得,年轻人该让出去锻炼就出去锻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