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4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那人适合做实际的事务,跑跑腿,锻炼锻炼。坐着喝酒就不习惯了,随他们去。”林挺说,杨秀峰也就不再说,知道今晚肯定还会有事情要商议的。他也想在人事问题上议一议,看林挺那边有什么提议。和陈丹辉的关系处理上,也可听一听林挺的看法。
  上了菜,确实不算丰富,但杨秀峰和林挺等人也都习惯,洪峰就算再有心思也不会在吃喝上多表决心。杨秀峰自从到南方市后,就一直走简朴节约、严禁大吃大喝的路子,就算自己掏腰包请客,也不会做铺张之事。
  就不算差,是名酒。林挺从家里带过来的,说是省里的朋友相送。杨秀峰那里也有不少好酒,同样是其他人送的带到南方市来,也计划着哪次请客,自带酒水。洪峰拿着酒瓶,说,“林书记这酒我得多喝些,也算是真正地尝过这样的名酒。”边说着,边给领导们倒酒。洪峰一时间还不会在纪委里就扶正,但上与田成东等有了往来,在市里和林挺、杨秀峰等都共同战斗过,关系早就不同,在市纪委里威信虽还不足,这段时间有的是机会培养自己的亲信,站住脚就不难了,也不会太在意是不是就能够坐到市委纪委书记的职位上。

  “看他那样子,像是很能喝似的。实际上,喝酒最讲究的是喝到那种意思,要是喝多了,反而没有什么名酒不名酒之分了,都醉得不醒人事了嘛。”林挺说,杨秀峰的三杯之限,此时也不可能因为是自己人在一起就破例,洪峰等人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林挺还是要先点一句的。
  童阳和周叶在另外的一间包间吃,也就过来给领导们敬酒。敬了酒,这边杯子里也就留下一些,等最后的团圆酒再喝。洪峰虽先就说要多喝些,也就表示他之前没有喝过名酒而已,此时也不肯表现出好酒来。
  吃着饭,差不多了,注意力也就放在谈工作上。洪峰说,“书记、市长,我洪峰不敢说别的,今后在工作上能力是很不足,但态度绝对不会给领导们抹黑。”
  “洪书记的能力、胆识和政治立场,都是经过检验的。”林挺说。
  “不敢,两位领导,市里目前心人不定,纪委的工作任务压力大。我这人就是藏不住话,想请两位领导多指点指点。”洪峰说。
  杨秀峰只是笑,一时间也不会就当真说什么,林挺说,“这话也是实情,纪委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是要好好地把握分寸,才更有利于市里的建设工作的进行。”林挺这样说后,杨秀峰也就表示这个问题是得定下框架来,好让下面的人安心地工作起来,放下包袱,也才能发挥出各种的主动性。
  三人也就说开了,对之前哪一类人应该毫不留情地进行打击,而哪一类人确实要争取,哪一类主动向组织坦白后,要给他们留下退路等等。
  讨论了这个问题后,洪峰也就给两位领导再敬一杯,杨秀峰只是表示了下。随后,看着林挺说,“林书记,我现在也头痛啊。”说着手指在头上,林挺自然就明白这意思,笑着说,“我想,头也会痛吧。”说着就笑,不会具体说什么,杨秀峰也觉得确实是这样,将这事就这样放开。

  第9章:见面难处
  头痛的事不单单是杨秀峰一个人,陈丹辉也是头痛不已。对市里发生的变故,自己在短短时间里直接从巅峰高出,垂直地下落到低谷,这种心态的调整,也是非常之难的。但无论如何,面对无人进办公室里来汇报和轻视工作的事实,总是要接受的。
  市里接下来应该当紧做哪些工作,在陈丹辉看来也是能够一眼看到的。人事的变动,空缺的及时补进,组织部和抓人事的副书记就该先有草案,继而汇报出对人事调整的思路。周滔和腾云应该早就做这样的工作了吧。想到这些,陈丹辉也就在想,市里的这些工作,自己还有多少发言权?
  只是一个敏感至极的问题,陈丹辉想极力回避这样的问题,但却又不得不要面对。周滔和腾云有可能到自己办公室来请示这方面的工作,哪怕做一做样子,总该要走这样的过程吧。毕竟自己还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里名义上的一把手,这些人就不怕自己到京城之后,省里改变了态度,自己重新以真正的市委书记的身份重掌南方市大权?

  就算不顾及,但程序上也还是要过的,市委常委会是不是召开,也得自己开口表示才符合程序才有效吧。但转念想,这些程序现在在市里还有谁会重视?省里表示认可后,有没有经过常委会讨论通过那都只是一种形式了。
  这时候,才体会到市委书记的威信和权力,都是上面所给。省里信任、扶植、支持、维护才有一把手的权威,才能够说话有分量,否则,还真什么都不是。一个摆设而已的市委书记,下面的人谁还会在意你的意志?
  在办公室里一直在等,心中那种凄凉也就渐渐集聚,越来越浓厚,冰冷之感将整个人都冻得发僵。一直都没有谁过来,哪怕是到办公室里来说一句毫无关系的话,哪怕是露一面,也都会让陈丹辉心里好受得多。可事实上,除了宋盼和李宇夏之外,再没有人走进书记办公室里来。
  真正是一夜无眠啊。
  临晨之际总算眯了一眼,醒来异常地头痛,但也还是习惯地起来,打起精神来。走到洗漱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变得陌生而不认识,觉得里面的人在一夜间苍老很多,头上的白发就多了一层。看到那些密密的白发,陈丹辉的心脏压力骤然间紧攥起来,一下子似乎全身就失去了血液变得空乏。

  好在两手紧紧地抓住洗漱的水池边缘,人才没有溜倒在地,过一阵子恢复了些气力,但动起来还是那么地艰难。手脚移动,脸捧水湿面都艰难得很。走出洗漱间,坐在沙发上就想躺下睡,不想在走出这间房子了。但心里也明白,自己再怎么样,整个南方市甚至包括省里,都会乐意见到自己这种倒下的局面吧。
  此时自己要是就放手,今后京城那边要是说话了,省里也重新定出主次来,自己到时候还不是依旧有一个弱处给人们议论?不论如何,都该撑住才行。
  宋盼还是很准时就到房子这边来等着,陈丹辉收拾心情,走出房子时但从外表也就看不出多少差别,但宋盼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对于自家老板,谁都可以远离而去,唯独他是不行的,要是他也只有选择,在其他人看里看到的只是他为人的薄情寡义,会遭到所有人都唾弃的。试想,谁会用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新的一天,对陈丹辉和宋盼说来,都将是最难熬的一天。这一天撑过之后,南方市里新的格局也将会稳定了吧,到时候,反而好自处得多。一路上,陈丹辉就在想,或许,今天最难面对的就是两个问题,也是不可能避免的两个问题吧:杨秀峰会过来商定工作,而周滔、腾云也会将市里对人事微调上的初案定下来。
  自己面对这样的两个切中实质的问题时,该用怎么样的姿态?
  走进办公室里,在宋盼端好茶离开时,才察觉自己办公桌就没有像之前那样,每天都有人先过来打扫,擦得一尘不染,也收拾得整齐。这时,才见到昨天临走上丢在桌面上的稿纸都还原样地躺在原处。要是以往,陈丹辉肯定会将李宇夏叫进来,然后指给他看,随即自然会有人会糟糕的。但今天,陈丹辉却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底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李宇夏本身就对值勤的人另作了工作安排。
  杨秀峰这一夜要轻松得多,整理了自己的思路后,也就给徐燕萍打电话,两人更多地在电话里谈今后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