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密码:刘邦的千年杀局》
第10节

作者: 谪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13 11:24:46
  “花气袭人知骤暖”,有点文艺追求的教书先生至少能从陆放翁这句子里找出三个文字组合当人名使唤,可在《红楼梦》之前,恐怕谁都没有那种偷天换日的文学魄力,单单把“袭人”二字直接挪用在女子身上。曹雪芹艺高人胆大,随手之间将此句用得有如天外飞仙,惊得一干老顽固吹胡子瞪眼,却又能立地成佛,细想之下并无半点不妥之处,算是短短二字占尽风*。但令人汗颜的是即便有如此放荡不羁的表率在先,却难见有后,两三百年过去,那些自诩为饱读诗书的死板文人依旧在畏畏缩缩地引经据典,抠出些匠气浓重的繁琐字眼给人起名姓,遍地看去,尽是让人看了想吐的做作。而在这种情况下,“董袭人”三个字以毫不掩饰的姿态直取即用,放肆之中再添放肆,看似是生搬硬套出的强词,实际上却是嫁接来的妙笔,究其根本,颇得真传。

  齐小白咂摸着这个越想越有味道的名字,似乎根本没将名字主人的花容失色放在心上。
  董袭人急切地掏出了手机,惊呼之下,又羞赧无比。
  其实齐小白比她更想看看“四张照片”微博究竟奉献出了张多么感人肺腑的图来。但他已不必看了,因为地铁口处几乎同时呆滞的路人里已经有几个嘴快的报出了他们眼中所看到的东西—“吴XX!”
  齐小白还以为听错了。因为他记忆中的那个吴XX,年龄至少在五十岁以上。
  董袭人脸上那股难以置信的样子,让齐小白没法再这么装淡定了,歪过了头,看向她的手机。
  一个肚子上明显已经有了些许赘肉的女人,慵懒地躺在陈光祖的身侧,睡眼惺忪,迟暮徐娘。
  就像是一对已经在一起睡了多年的老夫老妻,这种谁都没有想到的图景,看起来却有种难以形容的、令人反胃的温馨。
  真的是吴XX。
  齐小白惊诧之中忍不住把手机屏幕往自己这边掰了掰,浑然不觉地抓住了董袭人的嫩手,等同样急迫的董袭人轻咳了一声表达不满的时候,他才蓦地发现自己正占着人家点不大不小的便宜,才松开了。
  而四周群众的反应也基本上都没有脱离这个界限,除了尼玛就是卧槽,这事打死他们都不敢说自己想得到。
  吴XX,台湾女政客,以狂放大胆的言论和风格迥异的着装著称,政治观点极为鲜明,行事风格无拘无束,年轻时身着尺度极大的比基尼闯入政界,掀起一阵影响范围很广的自由风潮,一路走来备受瞩目,四十岁大权在握时又因与党派领袖观点不合,一怒之下退出政坛,在东南亚地区引起轩然大波。近几年来由于与大陆出版商合作出版时评专著,知名度渐渐提高,也拥有了一批思想较为激进的青年追随者,但无奈年华已逝,一把老骨头再怎么折腾也搞不出多大魅力来,更何况在我党的地盘里,你撑死只能算是一个有那么点思想的省级知识分子,影响力根本无法与年轻时同日而语。

  这是网上流传最广的有关吴XX的资料和评价,有些每天只想着怎么过好自己日子的小老百姓不怎么关心,但齐小白和董袭人却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毕竟高级知识分子么,国际视野还是具备的。
  日期:2017-09-13 15:06:36
  可问题是,好好算一算的话,吴XX今年都五十八了,你就算是再有国际视野,你也没法想象身价上百亿年龄只有四十八的陈光祖会跟大他整整十岁的而且长得其实也并不怎么好看的甚至苛刻点说皮糙肉厚的吴XX滚在一张大床上,原来这厮喜欢玩老姐姐啊!
  这一刻全国人民都被陈光祖的重口味给震惊了,举国上下万马齐喑,这两堆老肉如陈年的贡果一般摆在网上供万民景仰,端得是荡气回肠。
  此时此刻的北大会议桌上,人员已全数归位,所有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就等开始分析了。其实大家心里都已经对这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状况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但没料到的是竟然会死得这么头角峥嵘。
  陈光祖早已羞得面红耳赤,其他人则跟着尴尬到了极点,这屋子现在就跟压力加到了最大的桑拿室,憋得大伙儿都有再待下去能疯掉的感觉。

  无计可施的胡藏青只得假装什么事没有发生,打破沉默道:“李院长,这个谜题有眉目么?”
  李臣能有个屁眉目,艰难地摇头道:“实在是有些无从下手。”
  胡藏青愁得叹了一声,小心地瞥了眼陈光祖,生怕他万一真绷不住了再破罐子破摔不管这事了,那到时候可能得连没帮上忙的北大都得一起恨上。硬着头皮提了个思路:“大家考虑考虑,不管是自己研究过的还是听过的,与刘邦相关的选题,大概有多少。跟这四个提示还有《鸿鹄歌》联系一下,把相关度较高的都列举出来,咱们第一步不妨就从这里面找灵感。”
  这个方案一说出来,大家还真觉得靠谱,立马找到了为主尽忠的方式,开始没命地调资料。
  而在已经被自己烤成了火炭的陈光祖耳朵里,那满桌子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是他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动人的音乐了。
  齐小白站在群众当中,满街都是不绝于耳的现场直播,嬉笑怒骂此起彼伏,听得他乐不可支。
  “四张照片”下面的评论大军当然也以遮天蔽日的气势占领了所有你能看到的页面,吴XX在大陆没有开通微博,但Facebook帐号已经被转战而至的翻墙战士们淹没在了跟帖的海洋里,那些隐匿在北美洲某个办公楼里的监控者们肯定早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东方有座拔地而起的高楼正在互联网中闪耀,此时不知身在何处的吴XX肯定打死都想不到,她滔滔不绝地在那一方小岛的电视上讲了三十多年,最后竟然是以这样龌龊的方式冲出亚洲为世界人民所知晓了的。

  董袭人依旧在看着那两具裸体,入了迷似的,浑然不知暮色将至。
  “你不会是还没认出那女的是谁吧。”齐小白调侃道。
  “这回可成了全球性事件了。”董袭人也觉得好像什么也救不了陈光祖了,无可奈何地说道。
  齐小白笑了笑,把手机从她手里抽出来,饶有兴趣地端详着:“你说,微博博主告诉大家每张照片分三部分,这才露出两部分,剩下的那一小半会是什么?”
  董袭人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来,说实话,她也很好奇,但毕竟自己现在是为人工作,所以没法跟着表达期待:“但愿你们那些教授学者能赶紧破解这个谜题,让事情停住。”
  “就算是破解了,万一这微博博主不讲信用照发不误怎么办。”齐小白不怀好意道。
  董袭人无语。

  日期:2017-09-13 22:56:03
  “其实你完全可以站在客观角度去看,我觉得啊,现在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希望这照片能一直更新下去,除了陈光祖和极少数利益相关的群体,谁都不希望有人能解开那个谜题,你尝试着把心态跟广大群众摆一起,也就能感受到这事得有多有趣了。”齐小白一边以诚相待,一边瞧着董袭人的脸色,看起来她对这些话并不反感,于是壮着胆子缀了一句:“照片里又没你,你怕什么。”
  董袭人原本还觉得这齐老师挺实在,有了点距离拉近了的好感。但一听最后这句话,都是聪明人,立即意识到了原来这家伙脑子里一直都有那么个猥琐不堪的想法,怒了,毫不给面子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齐小白一看果然闯祸了,赶紧掩饰道:“你别误会,我真没多想。我就是从小嘴贫惯了,当了老师也改不过来这毛病,真不是你想的那意思,我就是看你搞得太紧张了,顺带着开句玩笑调节下气氛。”

  你这气氛调节得真叫个衣冠禽兽,董袭人心道。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好感全没了。
  齐小白也知道自己是有点忘形,赶紧转移话题道:“我感觉,对方这题目难度相当高,恐怕绝对不是单凭几个北大教授几个小时之内就能解决了的。”
  “那能怎么办?”董袭人不冷不热地问道。
  齐小白分析道:“我们学历史的,很多时候研究的其实都是一些看起来非常没用的东西,比如像“秦末蜀地人名考”或者是“唐代县尉考”之类的课题,说白了很多都是为了应付上面考核而搞的,多写篇文章就算多一点研究成果,国家给你钱你就好意思拿着花。这些论文和学术专著钻研起来一个比一个细致,可实际价值基本为零。当然了,学术界可能也真的需要这种聚沙成塔的效应,我们有时候也应当有点甘做革命螺丝钉的精神。虽然直接的作用不会有,但人文学科就这样,等量变促成质变的时候,说不定就能管用。而今天这事,我有种感觉,那些卷帙浩繁而又枯燥无味的专题研究,可能会直接发挥作用,用得准了能见奇效。”

  齐小白肯定没想到其实胡藏青早就已经用直接指挥的方式表达过了他的这些想法。甚至就连还心怀磕绊的董袭人都觉得他分析得有些道理。
  “那你又说几个小时内解决不了,是什么意思,因为太繁琐?”
  “不是,是因为目前学校里那张会议桌上,没有一个教授对汉朝历史能达到烂熟于胸的地步。”齐小白道。
  “北大的教授,还不能烂熟于胸?”董袭人质疑道。
  “我说的烂熟于胸,不是你那个烂熟于胸。”齐小白故作玄虚,他又掏出跟烟,点上抽了一口,解释道:“那得是一种连汉朝哪年哪块地里长了几棵麦子都清楚的烂熟于胸。”
  “怎么可能有这种人。”董袭人只当他是才痴人说梦。
  “有,老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