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针对我就算了,还用这种方式,先接近我,获取我的好感,然后在背后狠狠的插我一刀,太伤人。
  不由的吐出一口气,浑浊,充斥着我的负面情绪。
  我知道,还没有结束呢。
  曾茂才和柳笙虽然走了,可是他们给我留下了一个礼物,我可以想象的到,那一定是个让我觉得惊喜的礼物,要不然这个词不能出现在曾茂才和柳笙的对话之中。
  突然,我听到柳笙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董宁还不错的,很特别,如果让他知道是我们搞的鬼,估计不能为我们所用了,不仅如此,他还会对付我们,他还是挺可怕的。”

  曾茂才笑了笑,很淡然,他一向这个样子,他笑笑,说道:“董宁只有匹夫之勇。这样的人最容易被控制,不足为虑,况且,董宁的活动范围很小,他的生存空间已经被我压制,不会掀起大的风浪,他的成长。有局限性。”
  柳笙笑笑,说道:“还是你厉害,看人真准,当初,你要我勾引董宁,是不是知道他不会心动。”
  曾茂才笑笑,说道:“怎么。让你不开心了?”
  柳笙轻笑一笑,说道:“你说呢,我是你的女人,你把我拱手相让,你觉得我会开心吗?”
  曾茂才说:“事情不是没发生吗?”
  柳笙说:“可是你有这个心思,你安排人杀死关珊,不就是为了空出位置。让我取而代之,方便控制董宁,把董宁玩弄在鼓掌之间,可是那个董宁又有了别的新欢,你中途终止了这个计划。”
  曾茂才笑笑,说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尤其是在董宁身上,不合理的次数太多了。”
  柳笙说:“你很恶劣,怎么能把我拱手相让。”
  曾茂才轻轻一笑,说道:“这个就不要继续再说去了,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们要的是什么。”
  柳笙笑笑,说道:“说的对啊!我们都清楚着呢,上床只不过是各取所需,来,为这一次的事干一杯吧。”
  “干杯!”
  曾茂才声音四平八稳,淡然说道。
  哐!

  玻璃清脆的撞击声。
  分外响亮。
  又得知了不得了的消息,原来关珊的死跟我有关,曾茂才为了控制我,用柳笙这个女人控制我,所以弄死了关珊,在我心里难受的时候,乘虚而入,关怀我,上上床,用身体勾住我,有很大几率成功,尤其柳笙是个极其魅惑的女人,衣服品味极佳,如果她放下身段,穿上极其诱惑的服装,多试几次,没准我真的可能沦陷,并且关珊死的那个时候,我心情特别的差,饮酒度日,天天浑浑噩噩的,意识不清醒,喝点酒,没准把柳笙当关珊了,没准做点什么,那便是万劫不复。

  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很难受,没想到就是因为我,难道我是一个灾星?
  我拿出了电话,想把这事告诉齐语兰,曾茂才一直害我,可是拿着电话,我又犹豫了。曾茂才也是特勤的人,我说了,齐语兰会帮我吗?况且,我现在分辨不出来齐语兰是否站在曾茂才那边,如果说这件事有齐语兰的介入该怎么办。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相信谁,感觉好无助。
  另外。曾茂才现在去国外干什么?柳笙还说了以后我见不到他们的话,他们出去了就不回来了吗?
  对于这一点,我应该如何理解。
  我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可是该怎么报,才能成功。
  曾茂才都说了我只有匹夫之勇,说实话。这句话不好听,不过曾茂才说的是事实,我一直想变成曾茂才那个样子,运筹帷幄,可是一直走偏,遇到事情,总想凭借一己之力完成,有的时候靠着读心,直接跟人撕破脸皮,不懂迂回战术,可能用一点手段,事情会办的更漂亮。
  我一直不懂。
  现如今,被人搞到这个地步,真是人生之绝境,曾茂才可以找血手来杀我,来对付我身边的人,血手死了,曾茂才可以找其他的人,还有别的杀手,况且,就算曾茂才不找我麻烦,以后还会有李茂才,张茂才,各种不同的人,只要涉及到了利益,他们便会对我动手,威胁我在意的。
  我能一直打打杀杀吗?
  显然不能,我只有两只手两只脚。就算再英勇无双,能杀几个人,权势,实力,才是碾压别人的利器。

  心中纵有千般万般怒火,也只能暂时压制,曾茂才身不知在何处。报仇无门。
  就在这时,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齐语兰的电话,刚刚还想给她打电话的,没想到她的电话打了过来,难道说有心灵感应。
  我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个电话我是接还是不接。
  接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自己的语气会有问题,让齐语兰看出问题,毕竟经验丰富,可是不接,齐语兰还是会多想。

  琢磨了一会,最后我还是接了。
  我笑着说:“领导,什么事?”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稀松平常,让齐语兰听出来。
  齐语兰急切的说道:“董宁,出大事了,你现在在哪里?”
  我一愣,怎么就出大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齐语兰这个语气有点不对啊!特别的紧急,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
  我说:“领导,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我在家呢。”
  齐语兰说道:“董宁。快走。”
  齐语兰这一句话让我察觉到了问题,刚才心思不宁,没有多注意,齐语兰的一句话让我清醒过来,有好几个人站在了我家门口,他们从电梯上来的,我还以为是其他的住户,没想到目标是我。

  我说:“领导,有可能晚了。”
  话音刚落,门便被打开了,估计是用了什么工具,不过开的真快,真顺滑,跟有我家钥匙一样。
  门开之后,进来好几个人,清一色的举起手枪,黑乎乎的枪口对准我,这几个人脸上表情很认真,如临大敌。
  其中有一个人说:“董宁,别动,举起手来!”
  这一句把我弄懵了。
  我到底是不动还是举起手来啊!
  这个,矛盾吧。

  一时间,我觉得没有多么的紧张。
  我没动,手还拿着电话。
  那人看到,说道:“给谁打电话呢。”
  我笑笑,说道:“没谁!”
  齐语兰在电话里说道:“董宁,放心,我会救你的。”
  我说道:“我知道。”

  说完这句话,齐语兰便挂了电话。
  我相信齐语兰,她现在挂了电话,一定有她的考虑。
  “还打电话!不是让你举起手来吗?”
  来人很凶,眼神挺锐利,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我挑了挑眉毛,说:“你也说了,让我别动,我到底听那一句话。”
  这样说话最讨厌了。让人不明所以。
  来人没跟我纠缠,吩咐旁边人,说道:“把他铐起来,不过小心一点,他比较危险。”
  虽然说话盛气凌人,不过从他们的态度我可以看出来,对我很忌惮,害怕我,那必然对我的过往知道的很清楚,并且他们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判断,这些人应该是特勤。
  日期:2017-05-14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