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65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吃饭的时候,陈功与巩培新见面聊了起来,巩培新现在是祁松山的秘书,是专门服务于祁松山的,陈功与他交好,可以了解到一些情况,同时还可以密切与祁松山之间的关系。
  祁松山在吃饭时才与陈功闲聊起来,以为他记不得自己了,结果一坐到一起,祁松山就笑着和他说起了话,聊起了他当初在中纪委实习的事情。
  陈功这才知道祁松山并没有忘记自己,或者说巩培新提前和他讲了,他自然就记起来了。
  祁松山呆了一天就回了京城,他走后,祁松山便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办案工作,要求各个部室一定要进一步抓好案件查办工作,按照中央和省委的要求做好廉政建设工作。
  开过会以后,陈功便带着吴寒去了祁松山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东阳市的情况,祁松山听了之后,道:“陈书记,你对东阳的情况了解,如果他们存在什么问题,你不用请示,直接安排调查是了,争取再办几个有轰动性的大案子。”
  陈功闻言,感到祁松山在祁松山来过之后,也是想着多办案,办大案了,只要祁松山积极起来,工作将会更加好干。
  在和祁松山谈过这个事情之后,东阳市的案子就提上了议事日程,此时,东阳市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大家该干嘛还在干嘛,只是黄建得知李国强在举报他,心里头比较郁闷。
  自从陈功走了之后,市政府的新风出现了倒退了,大家又变的官僚起来,而陈功在的时候,陈功都尽量减少官僚活动,基本上都是奔着务实的事情去做的,市政府办公室的人忙于文山会海的事情减少了,而忙于实务的情况多了,但是现在侯子善上任之后,情况又改变了回来,大家都一团和气,面上的工作又多了起来。
  而当侯子善上任之后,王乐军才发现,侯子善相比起陈功来,更喜欢自作主张,陈功在这里至少没有想着拉帮结派,形成一股独立的政治势力与他抗衡,而侯子善上任以后,便开始搜罗侯国玉原先的旧部,然后从京城引来一批投资的客人,一时风头无两,严重冲击到他的地位。
  吴栋军与黄建二人不知不觉间与侯子善打成了一片,整个市政府几乎成了铁板一块,让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存在感大打折扣。
  只是侯子善比较狡猾,在他面前表现地非常谦恭,显出事事要听他的样子,可是一回到市政府,他就是自搞一套了,这小子吸取了陈功的教训,表面上与他保持一致,暗地里却是与他作对了。
  王乐军当然不能容许这种情况的出现,侯子善在他面前还嫩着呢,他先把黄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大骂了一通,骂他没有脑子,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市长,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不能干就提出辞职。
  王乐军故意骂他,就是要敲打他,让他与侯子善保持距离,不要跟在侯子善后面屁颠屁颠地做事。
  黄建受了王乐军一通骂,心里头更加沮丧,李国强正在举报他,现在王乐军又骂他,他感到自己运气很差,触了什么霉头。
  不过,王乐军骂他,他不敢出声反抗,他知道王乐军骂他的用意,主要是他与侯子善走的太近了,然而他现在控制不住自己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丁富贵的背井很深,侯子善与丁富贵非常要好,如果李国强的实名举报真的打击到他的话,他需要利用丁富贵和侯子善的力量来摆平他这事,因而王乐军骂他他听着,但是事后他还是要与丁富贵和侯子善处好关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右眼皮跳
  冯国栋近来总感觉右眼皮乱跳,晚上睡觉也睡不安,自从被调到水利局担任副局长以后,他就没怎么去上班。他是正处级的干部,现在被调到了水利局担任副局长,这面子上怎么能过得去?
  而水利局的局长也不希望他去上班,他知道冯国栋的心情不好,如果平时过来上班,他也不好管理,管吧,冯国栋可能不听,不管吧,又损伤他的权威,因此他不如不来。
  冯国栋一开始也不大愿意到水利局来,可是时间一长,他又觉得在家里实在无聊,便又来到市水利局上班。
  到水利局上班后,他也有着自己的办公室,刚开始没安排他什么工作,现在他来到局里上班了,他就要求安排工作。水利局的局长一看,没法不安排他,要知道他得罪不起冯国栋,冯国栋不但有钱有势,而且还是张龙玉的亲家,张龙玉是什么人啊,东阳首富,和许多领导人都有着联系,他能得罪的起吗?
  冯国栋一要求安排工作,他不得不同意,冯国栋要求分管重要的工作,他也只能答应。看到水利局的局长很顺从他,冯国栋心里头才感到满意,自此情绪好了许多。

  水利局也是一个大局,他虽然只是副局长,但是由于他身份特殊,说话能管用,因此过去一些与他疏远的老板又凑了上来,吴栋军又专门联系上他,如果能再做点水利的工程,他也是乐意的,工程对他来说越多越好,只要有工程,就有赚钱的门路。
  如此一来,冯国栋重新回到了权力的中心,与吴栋军等人推杯换盏,没有了当初被免职调整职务时的落寞。
  而吴栋军也从当初被陈功打压的阴影当中走出来,与侯子善黄建等人打的火热,新来投资的丁总又是非常神秘,一融入这个圈子后,他的心情便是好了起来,同时也产生了再次东山再起的想法,想让王乐军把他调到别的局去再担任一把手。
  可惜他的这个想法没有实现,虽然他觉得原来与王乐军的关系不错,而且他亲家张龙玉还可以在王乐军面前帮他说话,可是他还是不太了解政治,王乐军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再重用他?他是一个犯过错误受到过处分的人,他要是用起了他,到时候岂不会是影响到他?

  虽然他有着各方的人脉关系,但是再强的人脉关系,如果不符合当前的政治利益,那也是达不到他的目的,而且王乐军看到他与侯子善的关系打的也是火热,就更不可能再重新启用他了。
  在这个事情上,他又受了一点挫折,看来他是没法再重新当上哪个大局的局长,只好窝在市水利局副局长这个位子上退休了。
  冯国栋为此事郁闷了一阵子,但是后来心情又好了,只要想开了,也就没什么了,可是最近他怎么总感觉哪里不舒服,右眼皮老是跳,他是一个比较迷信的人,右眼皮跳是一个不好的征兆,他产生了一个找人算一卦的想法。
  因为经常与吴栋军丁富贵在一起,听说了京城的那个大师的事情,有一次他见到丁富贵便借机说道:“丁总,你什么时候能带着我们去找大师算一卦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