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8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去头上长犄角的那头之外,我们拥有了海豹1-11号,从发情期那天开始,他们就打的不可开交,每日仰着脖子,像夜店里吃了摇头丸的少女一般来回摆动着脑袋,锋利的牙齿也不甘示弱,狂躁的袭击着对方身体最柔弱的部位。
  “哎呀呀,这可都是真皮的,别咬坏了!”大厨中意的海豹7被卡带选择的海豹6都快咬成筛子了。
  “嫩妈老刘,我当初给你说过了海豹7不行,嫩妈身体那流线一看就不中用。”老九的海豹8昨天的时候接连击败了海豹1-3号,所以已经俘获了6,7只母海豹的芳心,它此刻正在躺在沙滩上,被众多妃嫔们簇拥在中间,昨夜经历了男上位女上位,老汉推车69式,野外沙滩重口群P的它身体也稍稍有些虚弱,肚皮朝上,享受着短暂的阳光。
  “哎呀呀,我那个是叫忍辱负重。”大厨看着自己不争气的海豹7竟然憋出了一句有正面意义的成语。
  海豹7没能承受的了海豹6的狂轰乱炸,它终于败下阵来,开始低头求饶,海豹6兴奋的冲天嘶吼一声,趾高气昂的扭转过身子,身旁的两条母海豹们激动的都要把裤子脱了,它俩不知羞耻的在海豹6身上蹭着,蹭的我们几个心里直痒痒。
  “哎呀呀,给你。”大厨把怀里仅存的一包红双喜掏出来,数了5根递给卡带,卡带推让了一番,接了过来。
  战败的海豹7偷瞥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妞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擦你知足吧,你他妈的最起码为了媳妇还能战斗,在人类的世界里没有钱,你还想媳妇?”我鄙视了看了一眼海豹7,忍不住大发感慨。
  我原本以为12只公海豹不能满足数量众多的母海豹,没想到现在只剩了3只战胜者有权利交配,落败者们只能聚集在一起,互相抚慰着心中的感伤。
  动物与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它们可以毫不避讳的在公共场合做它们想做的任何事,海豹6还没有来得及擦掉身上的血痕,就加入到了孕育后代当中。
  我们几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点着一支烟,欣赏着眼前的一切:武岛热合集。

  海豹们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的,包括我们收养的武岛一号,为什么要说是几乎呢,因为大厨选择的海豹7在大战中受了重伤,已经丧失了活动能力,别的海豹离开时,它没能跟上它们的脚步,而它这么一个海豹屌丝loser也不会有豹去关心,我们几个不忍心看它在沙滩上这么痛苦的呻吟,商议了一下后用斧头把它干掉了。
  卡带为此在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以至于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去追求异性。
  海豹7的死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海豹油,我们用一小段撇缆绳做了一个灯芯,用黏土烤制了一个油灯,马上就要进入漫长的极夜了,海豹油成了我们照明用的最好原料,海豹7的皮只够做两人份的皮衣,我们开会讨论了一下后改成了背心,但是料子还不是特别的充足,做成背心之后四人几乎都裸露着肚脐,但是保暖效果特别奇特,这也让输了5根烟的大厨备受感动,时不时的就夸奖他的赌注超值。

  之后又下了几次大暴雪,庆幸的并没有伴随特别恶劣的风,大别山整个的被雪覆盖住了,只有几株枯萎的桦树搂着头,破坏着这片祥和,截湖以及银河都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我们在天气好的时候尝试要去寻找一些大马哈鱼,但并没有什么好的收货,好在库存还算充足,海豹7的肉也能供我们吃一个星期,但是日子却变的超级无聊起来。
  人跟人待的时间久了,就容易产生矛盾,老九跟大厨之间的成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大厨每次受了气之后都会冲卡带发脾气,处在青春期的卡带也不忍做一个软柿子,反抗起来的力量也十分的惊人,而我作为领导,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好社会的和谐,三人的争斗让我伤透了脑筋,这不禁又让我想到了我的大学时代。
  包子妹事件的产生催化了学校的管理方式的转变,校领导意识到了这帮躁动的男青年们需要释放内心的压抑,所以学校在那次大战之后允许周6周日学生可以不在寝室睡觉,也就把全军事化改成了半军事化,而海院的附近有一所护理中专,我们海院的学生也大都成为了护校的女婿,学院附近的宾馆保健品店还有无痛人流医院在那一段时间大发横财,我们结束每周的学习之后能有小妞相伴,也没有时间参加两系之间的战争,加之当时正流行一个游戏叫劲舞团,就是在一首歌的最后有一个叫做所谓的“爆”的动作,所有的眼睛比脸都大头上顶着一个大辫子发型的舞者都会把头插到地板上像个陀螺一样疯狂的旋转,而只要你“爆”了最高难度的那首歌,不管你长成什么样,哪怕你无脚无手,用鼻子“爆”,总会有妞不远千里来到你这里任你玩耍,那些现实中找不到护理妞的歪瓜裂枣超级野生屌丝们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爆”中来,就这样大家相安无事,你搞你的护理妞,我爆我的非主流。

  半军事化的管理虽然维护了学校的治安,却也衍生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首先是健康问题,长期沉浸于女色以及网络的小伙伴们整日眼圈黝黑,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校领导看到这些后深感痛心,我们的初衷是为建设伟大海员,为建设海运强国而努力奋斗的呀,可是现在我们的学生一个个都跟丧尸一样,就这种精神状态到了船上能活过一个航次都成问题呀,于是学校又讨论决定为了增强学生的精气神,决定缩短学生们外出发泄的时间,将周六周日放假改为了单休周日。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学生们的成绩直线下降,这东西平时并没有及时被发现,再一次海事局组织的全国统考中,我校60名参考学生竟然奇迹般的挂掉了59人,创造了海院建校以来最夸张的记录,学校领导勃然大怒,而恰好当时学校高层人士在军方认识一位退役了的海军师长,高薪把他聘请到海院里参加学生管理工作,就这样,我们连周日的单休也被取消了。
  轮机系与航海系本来天生就是死对头,两个老大之间包子妹的战斗以两人惺惺相惜结束,老大们因恨生爱后也渐渐的淡出了江湖,海运学院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尴尬境地,又加上学校重新实施高级全方位的超级海军军事化管理模式,围墙外面甚至都拉上了电网,释放掉的荷尔蒙重新分泌,越攒越多,两个系的内部先是为了争夺老大爆发了一次比较大的冲突,安内解决完毕之后,开始攘外,一时间双方的小摩擦不断,这就好比我们目前老九大厨与卡带之间的状态,需要及时疏导,不然终会酿成大祸。

  校领导为此伤透了脑筋,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想到了第一个解决办法:以暴制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