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1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时候甚至有种不切实际却又近乎疯狂的想法,我想让你去勾引我的儿媳妇,然后你们生活在一起,这样一来,我也死得瞑目了。
  毕竟,你也姓陆,我孙女也姓陆,并且我们还有血缘关系,这跟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区别呢?我儿子死的时候女儿也就两岁,根本记不住自己父亲长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们虽然只是在一起待了几个月,但这种特殊的生活环境让我们的情感联系的更加紧密,甚至相当于一些父子一起生活几十年。
  说到这里,你愿意去勾引我儿媳妇吗?告诉你,她可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就凭你以后手里的财富,我估计她多半会跟你。
  读到这里,陆鸣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心里忍不住就骂开了财神,这老东西,真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啊,这种话居然都能说得出来?
  不过,当他想起和蒋竹君目前关系的时候,又觉得财神的话也不见得不食人间烟火,他儿媳妇如果还没有男人的话,就和蒋竹君一样,如果机缘凑巧,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不管怎么说荒唐。呸呸。陆鸣觉得自己都有点脸红了,只好继续看下去,看看财神还有什么胡言乱语。
  总之,我的要求很简单,我用性命搞到了这些钱,然后全部交给你,而你起码要懂得感恩吧,而我要求你感恩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照顾好我的孙女,我甚至还希望有一天你能带着他到监狱里来看我呢。
  陆鸣读到这里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带着孙女去监狱里看他?天呐。
  财神的遗嘱读到这里,陆鸣才意识到,至始至终财神都没有提到过或者流露出自己要结束生命的事情,甚至都没有把自己的钱叫遗嘱,并且,他那句“带着孙女去看他”的话不像是开玩笑,反倒是充满了期盼。
  看来蒋竹君说对了,财神根本不是自杀,而是被人谋害了。
  陆鸣感到一阵恐惧,脊背上冷飕飕的,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圈,很想给蒋竹君打电话,马上把这件事告诉她。

  可随即想到自己这个结论可是来自于财神的遗嘱,并且,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财神提到蒋竹君的名字。
  不对啊,财神前面明明说他的孙女是他世上唯一的的亲人了,难道他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私生女?
  陆鸣马上又好奇起来,好像生怕财神把这个私生女忘记似的,盼望着能在接下来的信中看到对蒋竹君的交代,当然,最好是托付自己照顾她,这样心理上就有种满足感。
  不过,一想到蒋竹君的冷峻的面孔,男人婆的作风,马上就有了自知之明,只好继续看下去。
  我在里面的时候曾经说过,你如果想得到我剩下的财产,必须满足我的三个要求,虽然我现在还是这么说,可在尺度上有所放宽。

  一方面,我有点怀疑你的能力,起码在短时间之内你做不到,另外,我把所有的财产委托给你之后,好像也没了多少斗志,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所以,剩下的两个要求,你就凭良心去做吧,只要你能照顾好我的孙女,将来让她出人头地,就算后面两个条件做不到,我也不会诅咒你。
  其实,我后面的两个条件很简单,可做起来却不容易。
  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我已经家破人亡了,这一切都拜两个人所赐,一个是我的亲家,他们出卖了我们父子,以至于让我儿子惨死丨警丨察的抢下,让我的老板死不瞑目,让我幼年的孙女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依靠。
  第二个仇人是W是大洋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杨毅,他骗取了我儿子的信任,利用他父亲的权力,霸占了我们陆家的大部分财产。

  并且还落井下石,勾结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人,在抓捕我们一家人的时候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要不然,我儿子和老伴儿也不会惨死了。
  顺便告诉你,杨毅的那个王八蛋父亲名叫孙淦,他那个水性杨花的母亲名叫杨玥,他们直到现在应该还在觊觎我手上的这笔钱。
  看到这里,陆鸣忍不住又是一阵唏嘘,虽然只是一些文字,可财神那股悲愤的面孔仿佛历历就在眼前。
  哎,说起来伤感,可谁让你去犯罪呢?对了,既然把这几个人恨得咬牙切齿,他为什么没有把他们供出来呢?难道这几个人不是他的同伙?
  所以,我剩下的两个条件其实就是一个条件,那就是替我报仇,就算杀不了他们,也要让他们身败名裂。
  当然,本来我自己就可以让他们身败名裂,但是,我没办法,如果我让他们坐牢的话,我的孙女就会遇到危险,我一把年纪了,怎么舍得为了自己的仇恨而置孙女的生命于不顾呢?
  但是,你不一样,虽然你目前还很弱小,可总有一天你会强大起来,你可以让那个杨毅破产,可以让孙淦丢官,可以让我的亲家家破人亡,这些你都能做到,只要你想替我报仇。
  另外,虽然我们之间的秘密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可看守所里发生的事情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会怀疑你,跟踪你,甚至威胁你。
  如果你熬不过这个阶段,那就什么都无从谈起,我的心血也就白费了,好在你终于看见我的第一封邮件了,所以,还有希望。
  陆鸣觉得财神的这封信越到最后言辞越激烈,显然是仇恨让他失去了理智,虽然他没有直接让自己去杀人,可那意思也差不多,简直太疯狂了。
  如果自己杀了人,还要这些钱干什么,再说,自己如果不能自保,还怎么去保护他的孙女呢?难道他就没有想过这一点。
  好在他放宽了尺度,只要自己照顾好他的孙女,这两个条件就不必恪守了,起码从目前来看,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当然,如果以后自己真的强大了,也许可以替财神出出气,杀人是万万不敢的。

  看到这里,财神的所有要求算是说完了,可还是没有提到蒋竹君的名字,陆鸣总是有点不甘心,又继续看下去。
  好了,现在来说说剩余那部分钱,账户都已经在你的手上了,至于怎么组合以及密码,我第二份邮件里有交代。
  不过,这笔钱太多了,多得就像是天文数字,你目前根本无法操作,我以一个资深的银行家身份,这笔钱也耗费了我两年的时间才安置妥当。
  你如果想让这笔钱重见天日,手里必须有可靠的金融机构,或者多家商务公司,也就是说,你必须把这笔钱洗白,让它成为合法的投资才能为你所用。

  不过,你不用着急,这些钱永远都会趴在账上,等待着自己主人的光临,不管怎么说,你是学财会专业的,其中的一些概念我就不用多解释了,最后你能不能让这钱重见天日,那就能看你的造化了。
  说实话,我和儿子在外面还有不少隐形资产,公丨安丨局短时间内不一定能找得到,你如果不嫌钱多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我在出事之前,把一些股票股权证明以及少量房产证都存放在了W市的一套公寓里,这套公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是目前还不清楚这套公寓是不是会被警方查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