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1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缓刑犯?不可能,有点牵强,只有三次机会,妈的,要不然先复制一个备用,以防万一。
  陆鸣马上就想来个复制粘贴,没想到这个软件竟然没法复制。
  陆鸣急的爪耳挠腮,恍惚间似乎看见财神一脸幸灾乐祸地盯着他,顿时脑袋里灵光一闪,几乎不假思索地在对话框中输入了“我是你儿子”四个字。
  随着陆鸣的一声惊呼,软件彻底打开了。

  妈的,该死的财神,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占自己便宜,不过,也不仅仅是占便宜,财神这么设置的用意似乎还是让自己别忘了当初的承诺。
  这么一想,陆鸣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开始读这封期盼已久的信,那感觉就像是在读一封九别的家书似的。
  小子,能熬到这个时候不容易啊。
  这是财神的第一句话,让陆鸣不禁一阵脸红,毕竟,他违背了财神至少三个月才能打开这封邮件的警告,不过,他来不及多想,只能一口气读下去。
  在号子里我们没法交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不过,也只限于聊我们之间的事情。
  财神当然不会跟自己聊他的罪行。陆鸣琢磨道。
  既然你能打开这份邮件,说明已经安全了,起码在看邮件的时候应该不会有人闯进来,否则,你小子就死定了。
  看到这里,陆鸣打了一个哆嗦,忍不住抬头扫视了一下房间,然后跳起身来关上了卧室的门,还特意上了锁。该死的财神,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吓唬自己。

  我先兑现自己的承诺,要不然你小子狐性多疑,肯定以为我在骗你。记住: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地址:东江市金融一条街,那里有我一个保险柜,不记名,不用验证身份,只需密钥领取。
  密钥:ZKG四个零陆叁玖捌壹柒玖贰四个零。
  财神好像生怕陆鸣记不住,特意在密钥下面画了一道红线。
  你去取钱的时候务必要小心,虽然银行里面没有丨警丨察,可金融一条街布满了监控探头,你必须给自己找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才能走进这家外国银行,否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渣打银行?陆鸣脑子里浮现出金融街那些哥特式建筑高高的台阶,以及进进出出的不可一世的男男女女。
  我原本想先给你三十万块钱,手里钱太多对年轻人没好处,可临时确实想不起到哪里找着叁拾万块钱,只好把这个保险柜的密钥告诉你。
  可保险柜里有五百万,既然告诉了你密钥,也只能随你拿了,反正钱是你的,一次拿多少你自己看。
  我的意见是先拿点生活费,要不然,这么多钱你根本没地方藏,存在这家外国银行很安全。如果你急功近利一下拿出太多的钱,马上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你手里的钱都必须要有正当的来源,否则,你就只好回来陪我了。
  五百万?陆鸣浑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
  说实话,当他知道财神给自己留下一笔钱的时候,也曾经暗地里猜测过大概有多少,根据他最保守的估计是五万,最胆大的估计是十万。
  没想到财神竟然给了他一个大大出乎预料的数据,更让他吃惊的是,听他的口气,好像叁拾万这么点小钱他竟然还没地方取,只能一下给自己五百万。

  看来财神零花钱的最小单位就是五百万,罪过罪过啊。
  既然一下得到这么一大笔钱,陆鸣的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一切已经证明,财神并没有跟自己玩游戏,而是一场真金白银的实战,他顾不上背那串密钥,反正有的时间,还是先把信看完。
  按照我们的约定,看到这里,你已经可以选择不往下看了,删掉电子邮件,处理一切痕迹之后,可以马上去渣打银行取那些钱,我们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我几乎可以猜到,你小子肯定会看下去,既然要看下去,那就要有思想准备,我猜,这段时间你应该过得很不如意吧,接下来可能会更加艰难,甚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好,既然你还在看,我们就先来谈谈你必须帮我做的几件事,由于打字不方便,我尽量长话短说。
  如果你想得到我剩下的财产,必须给我三个承诺,如果你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我将想尽一切办法毁掉你。
  看到这里,陆鸣似乎看见了财神恐怖的嘴脸,忍不住浑身微颤,有种想就此打住的冲动,既然有了五百万,何必再去冒险呢,就算自己拿着五百万走人,财神也不会怪自己。
  可陆鸣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尽管浑身瑟瑟发抖,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看下去。
  请你记住第二个密钥,DGH陆零捌叁玖壹玖柒贰S叁肆零,这是法国兴业银行在东江市的代表处,距离渣打银行几步路。

  你不用问这个保险箱里有多少钱,因为这里面的钱是留给我孙女的,她今年才五岁,你将做为保管人替我守着这笔钱。
  等到我孙女十六岁的时候,或者你认为情况特殊有必要提前交给她的时候,可以把密钥交给她。
  但这么做的前提必须是公丨安丨局以及对这笔钱感兴趣的人都已经把我遗忘了,如果条件不允许,宁可让它躺在银行里。
  你可能现在已经知道了,我已经家破人亡了,眼下这个孙女是我唯一的牵挂,我希望她将来不会为了钱而发愁,要不然,我为此付出的代价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应该不会昧着良心独吞这笔钱吧?
  看到这里,陆鸣忍不住长叹一声,说一千道一万,财神对自己也未必百分之百信任,不过,也难怪,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做为一个再也无法重见天日的人来说,不管他委托任何人执行医嘱,彼此之间几乎不存在约束力,所以,他也只能赌一把了。
  财神,你就安心吧,我可不是那种昧着良心的人,算你有眼光。
  关于我的孙女,我还想交代几句。
  我的儿媳是个软弱的女人,也就是一只金丝雀,以前所有一切都由丈夫做主,现在没了丈夫,自然也就没了主心骨。
  好在她还有美貌,所以,她是肯定守不住的,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有男人了,跟你说这个女人并不是我关心她,而是担心我孙女的未来。
  我无法想象有一个金丝雀一般的柔弱的女人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所以,为此我常常处于痛苦之中。
  当然,她也有家人,可我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在她的家里成长,因为那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陆鸣又是一声长叹,这阵他倒不着急了,慢吞吞地点上一支烟,心想,财神看来很爱这个孙女,虽说他对自己说了三个条件,但却用这么大的篇幅来交代孙女的事情,可见这个孙女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从字里行间来看,他好像对儿媳妇倒没什么意见,只是感叹她的软弱,可对于自己的亲家就没什么好感了。
  虽然他并没有提起亲家出卖他的事情,可都不愿意让自己孙女在姥姥姥爷身边长大,甚至觉得是一种羞辱,可见恨之切。
  也许,他这么不厌其烦地跟自己说他的孙女,目的还是想引起自己的恻隐之心,希望自己遵守承诺,不要贪污了给他孙女的那笔钱,可谓用心良苦啊。
  陆鸣掐灭了烟头继续看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