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4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清楚后,市里的认识工作要及时地调整,就必须立即开始工作并讨论,随后就会定下来,才能让市里不出现大的波动。回到办公室里,细致地想过之后,腾云也就将周涛请过来。
  之前和周涛在工作上和私谊上都没有什么多交往,但这时就不同了。等腾云打电话给周涛,周涛当即就表示会立即到他办公室来,腾云强调了一句:他在纪委办公室里。
  周涛对市里的变化也是非常震惊的,开会之前,他恰好在下面县里。接到李宇夏的通知,急忙赶回市里,已经将市里的一些情况摸清了。进到会议室里才会显得稍镇定,也知道,他所在的位子会不会保住,那都是省里的一句话而已。自己屁股有多干净心里明白,也推算着这,自己要是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表现好,积极配合省里的工作安排,或许,就算是立功受奖而过这一关。
  你放松里到底怎么会有这样的巨变,但凭田文学案子、吴全卫的贪腐案,都不足以让省里下这么大的决心。问题的根源此时也无法确定,在省里,周涛也是有根底的,但省里的领导也没有表态和透露出是什么意思,想来不会是他们都不明白。而应该是一件知道内情,却要自保而不在参合下面的事。
  腾云往前走一步,杨秀峰明确地成为市里的主要领导之一,都意味着今后在市里的格局已经变化。虽说之前一直都在陈丹辉阵营里,周涛也不觉得现在另作选择就是什么很难过去的心理关卡。接到腾云的电话,也知道市里在人事问题上要及时地开展起来,有些工作或许可以拖后,但对于下面县里和行局的主要领导出现空缺时,就必须及时地调整补充。
  至于怎么样调整,陈丹辉这个市委书记还有多少话语权,周涛虽说先前有些场景没有看到,但省里在传达会议精神时,他就专注这一方面了。
  工作要做,至于听谁的以谁为主,也是很明确的。对于下面县里的人事情况,周涛心中自然有一本册,但现在这本册要重新来写了。
  从组织部走到纪委办公楼很近,但周涛的步速控制得不错,显得沉稳而有着坚定的信心,让其他人见到,似乎他不为目前市里的巨变而受到影响。上楼后,周涛也就想到,目前最为当紧的人事问题也就在溪回县。市里做出方案之后,要快速地报省里,之后,也就可以落实到位。这样的人选是不是选准,那是对他工作能力的考验,也是对他是不是很好地体验省里精神的一次关键性的考验。

  敲门,推进门后见腾云似乎要出来迎着,周涛立即快走两步,表达出自己的姿态来。说,“滕书记,我过来请示工作。”之前,腾云虽说打电话,但也没有说具体的事。“周部长,辛苦了。我主要是想向周部长请教人事方面的工作,在这方面的工作,主要还是要辛苦你。”
  “滕书记的工作能力是我们的典范,人事问题还得您拿大主意才对,具体工作我来做。”周涛说,算是对腾云的表态了。
  “我们就不说这些了,”腾云说,周涛这样推,也明白之前是听陈丹辉的,现在先要表明这一点才成,“按照省体的精神,我们市里稳定和发展是当前工作的核心,而人事的微调得抓紧……”
  “是啊。”溪回县那边确实很急迫,不能够再拖,拖下去就会被动了。但具体怎么做,周涛心里一点都没有底。也就做出一副请示和听从的样子来。
  “周部长,我想先听听你的看法……”腾云这样说,也不是在推托什么,这也算是一个工作上的程序。对人事调整上,组织部先考察,之后根据考察结论来做出初步方案,请示领导再进行调整,最后,综合方方面面的意见后进行均衡,才是最后的定案。
  “滕书记,杨市长到过溪回县调研几次,对那里应该熟悉,您看……”
  周滔也不知道腾云会有什么态度,但暗地揣摩,觉得还是要试一试,这也是他的态度。杨秀峰显然已经成为市里主导人物,他的意见腾云会不会在意,说出来也是有风险的。但这样的选择,也表明周滔自己已经不再以陈丹辉为核心,这也是态度问题。腾云说到要听听周滔对市里目前人事工作问题的看法,周滔也就提出,说杨秀峰曾到溪回县调研多次,对县里的情况应该很熟悉,是不是先征求下杨秀峰的意见,更有利于溪回县的工作开展。

  腾云听着他这样说,顿时眼就亮了,但只是看了周滔一眼,确知他不是故意试探自己后,当即说,“周部长不愧是在组织人事上工作多年,对怎么样才能更有利工作的进行,有着深刻的理解。我是受益不浅啊,先我还一直在迷茫着,总觉得找不到一个最恰当的切入点,周部长这样一提,当真就像打开了一扇窗,看到新的天地了。”
  腾云说得认真,周滔听着也就放心了。对于他们说来,虽说不至于就要跟在杨秀峰屁股后走,目前市里的形势很明朗,也不是谁就能够改变的。适应这一切新的变化,却是他们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要做的。
  “滕书记这不是在敲打我嘛,”周滔笑着说,此时两人的意见有共同点,接下来的工作就很好进行了,说句玩笑的话就更好改善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之前就说过,一定按领导的工作方针执行的。”
  “看看看,这是什么话嘛。”腾云也笑着,“人事工作我是门外汉,说的可是心里话。”

  “书记谦虚呢。”
  虽说要请示杨秀峰的意见,但这边也要有一个初步的意思,留下几个关键的位子来,之后请领导来指点,才显得有诚意。也是下面的人办事的态度问题。要是一律都要领导来说话,那不是给领导表态,而是挤兑领导了。什么事情都要领导来做,领导的断决艺术何在?
  在办公室里,周滔先对其中必要不上去的位子,提出两种方案,同样空处两三个位子来请腾云填补,之后再空处一些位子来,请杨秀峰来说出意见。当然,之前的也都是初步设想,领导会不会满意也要给审批过目后才能定下来。
  拟出初案,人数虽不多,但也会体现周滔和腾云两人对省里精神的领悟,对南方市近来大势的认识。所以,虽说才几个人的微调,两人还是非常耐心地讨论。目前,人事微调和补充说非常的紧要,可两人讨论之后,还是决定不急着就给杨秀峰请示,而是先冷静地放一放,再琢磨,会完善得多。
  周滔才从腾云办公室出来,就看见李宇夏在外面等着。如今腾云是暂任市委副书记,主抓人事和党建,完全接手之前杨绍华的工作。李宇夏自然要过来,请示领导对办公室的搬移工作,这些也都是市委办的日常工作,他这个大管家不仅要安排好办公室的安排,还要请示领导安排身边的秘书、司机之类的。
  生活上的安置倒是不需要了。

  等周滔出来见李宇夏,也是热心地招呼,不知道李宇夏在外等了多久。李宇夏在市委里似乎与每一位领导都处的不错,如今陈丹辉已经失势,但李宇夏对人的态度还是没有变,周滔也不会因为李宇夏跟在陈丹辉身边就表现出冷漠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