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3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诚在前,陈丹辉到身前后也就先握手,手一沾也就放开,不论是陈丹辉自己,还是外人都看得出周诚那种态度的。田成东倒是握得有力一些,还没有放开手说,“丹辉书记,到市里来打搅你们的工作,有什么不便还要多包涵才是。”
  田成东这一次是带着明确的任务而来的,陈丹辉也知道,但他说了这样的话,陈丹辉只好说,“请田书记放心,市里一定配合好省里的工作,也请田书记带话回省里,南方市一定会将市里的工作做好。”
  陈丹辉说后将自己的落寞都收敛起来,此时,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说最应该做的。只有人清醒着,才能够认清当前的形势,做正确的选择。到目前,已经知道了杨绍华和龙向前都给纪律了,反倒是市委这边的人很少有出事的,算是让陈丹辉心里还有着一丝光亮吧。
  田文学案此时还不知道详情,顾忌等开会中会得知的,要不,在会后林挺也会将案情向自己通报吧。省里虽说在市里的一些问题上绕过自己,但还没有将市委书记一职给撤下,那就表示省里对京城那边还是有所顾忌的,只要挨过这一段时间,走京城一趟或许会有新的发展。
  也不再去陈丹辉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往大会议室走去。市委里普通的干部或许问道一些不对劲的气息,但还不会就知道内情,市委里的人见到一大群的领导都集中起来,加之先就传闻了洪峰回市委的消息,也不敢露面出来让领导见到。就算在背后里,只是在心中猜疑着,而不敢胡乱地议论。对于危险,在体制里混的人都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感觉。
  一些领导已经到会议室里,还有少数的人没有赶过来,李宇夏给所有正处级以上的领导电话通知时,也都强调了开会的重要性。虽没有明确开会的目的,但这种省领导下来的紧急会,大家都知道其中的紧要性,没有人敢懈怠。没有到达,也都是万不得已。

  陈丹辉陪着省里领导等人往前走,赤身,还真不知道他的位子应该在哪里。按说田成东等人到南方市来,第一个知道的人应该是他,但他见到洪峰、腾云等人都在领导身边,很显然地之前洪峰到市委里来,就是带腾云去见田成东和周诚等领导的。这一事实也就说明,省里对他已经不信任,此时该如何自处?
  田成东和周诚也没有给他暗示,握手之后,田成东说了那句话也就往前走,市委的会议室在哪里他们也都知道。杨秀峰还是很低调的,走在最后,但要上楼梯时,周诚却站下来,回头看着走在后面的杨秀峰,说,“你这个年轻人怎么回事?走路还没有我这个半老头子利索。”
  其他人自然不好就搭话,周诚这句话虽很难过调节气氛,但周诚给大家都印象是很严肃的一个人,就算听出话里的意思了,也不敢胡乱接口说话。杨秀峰笑着说,“周部长,您也就是在我们基层说您老了,在省里,也是年轻人的序列。”杨秀峰这话说得很恰当,既将周诚那种心态说出来,也将正处在高升的黄金时段点出来。作为领导,谁不想自己正年轻?但在下属面前,却又该有资历有威信的。

  其他人不说话,但笑却是必须的,也就引起一片笑声来。听不出有什么异样,可人人心里都知道这不是正常的情况。说话间,杨秀峰也自觉地往前走,而其他人基本就站着。陈丹辉本来在田成东后侧,田成东左侧是腾云的位置,腾云身后是洪峰,而周诚身边却是林挺。陈丹辉居于田成东和周诚之间的后一个身位,不算是他的正常位子。
  而杨秀峰走上来后,自然而然地和陈丹辉并排走,随即到周诚前侧半个身位的位子走着带路。陈丹辉也硬着头皮在田成东的和杨秀峰类似的位子,在前带路。上楼梯路不算窄,能够并排走四个人,但却又有着空间局限,身后的人也就各自在自己心目中的排序走着。
  这些都不能够有丝毫乱的,乱了就是不懂规矩。
  李宇夏早一步走进会议室,在门口迎候着领导的到来,心里也不是滋味。虽说平时自己也修炼得超脱了,但如今明知道陈丹辉在一夜之间就完全失势,虽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却是给自己的职务所牵累。要不是在市委大管家的位子上,李宇夏觉得他自己也会有更好的发展、更鲜明的个人特点与个人的工作才干。
  但如今,随着陈丹辉的失势、黄国友等人黯然离场,林挺、杨秀峰、腾云、洪峰等人站起来,有谁会理解他的无奈?腾云之前也是在黄国友的阵营里的主角,却不知道怎么就走出这一步,是不是洪峰之前所做,就是他的授意?可能性不说没有,但确实不大啊。
  见到杨秀峰和陈丹辉两人对称地在前面引路,李宇夏也就察觉到今后或许最有话语权的人,就会使这个年轻人了吧。之前,彼此之间确实少了沟通,而李宇夏迫于自己的身份位子,也没有主动表示过意思,今后,又该怎么去相处?
  领导们的速度不快,但却有着气势地过来了,李宇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习惯地往会议室里表示下,也就是给里面的人暗示,领导到了。当下,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迅速地站了起来,等杨秀峰和陈丹辉两人进到会议室里,省里领导随即跟进时,也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李宇夏自然在最前面带路,这是他作为市委大管家的职责。
  其他的人也都见到了杨秀峰和陈丹辉之间的情形,而市里一些主要干部却没有出现,心里也就明白了。也就让到会的人心里紧张起来,急速地盘算着,自己和那几个没有出现的领导之间有多少瓜葛,自己到底陷进去多深。不少人脸上的笑就机械而生硬起来,却有怕人看到,心中惶然。领导们也不会在意下面的领导,市委市政府的一些重要领导也都到来,反而是极为常委没有出现。
  正惊疑中,市委宣传部长田佳文急匆匆地走进来,进到会议室里后,也就快步到主席台周诚身边去,似乎是在解释自己怎么会来迟。周诚看了看手表,笑了下,是不是说时间还没有到,其他人也听不清。
  这些细节,在其他人眼里也都看出了一些名堂来。会议室主席台上的牌铭,名字的排法还是按之前的没有变,此时,领导的岗位还没有宣布新的调整。李宇夏在进行摆放时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摆放,只有按之前的常委里的排序进行。但看到这时在台上休息的领导们的座次,各自心里也都清楚了。
  还有少数的干部才急匆匆地赶来,进来后虽说没有看到之前的一些情形,只是见到领导们已经到了,也都低着头尽快地坐下去,融进先到的人群里,免得让领导有太深的印象。
  十分钟后,周滔才走进会议室的门,让之前有人认定他也出事的猜想得到了否定。台上就算放有周滔的铭牌,但没有见到他的人,这也是很难想象会是怎么样的状况。周滔进会议室后倒是没有显得太紧张,离开会时间还有十多分钟,时间上还有很多的余暇。进来后,也是走到周诚面前,主动地伸手去,周诚也站了起来和周滔握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