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最后两次见江帆,彭长宜没有发现江帆有什么异样,他很平静,根本看不出内心有什么不满,上次他和邬友福去统计局看他,感觉江帆对局长很尊重,对职工也很客气,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如意,没有说过一句的牢骚话,倒是局长对江帆表示了惋惜,一个劲地说他和江帆合作不会太长,因为统计局只能算是江帆临时的落脚点。江帆对他的话表现出很谦虚的态度,一直在说要向班子成员们学习等等。

  本来江帆也不是一个把牢骚挂在嘴上的人,他在场面上说话是很讲究的,从不说牢骚话,甚至都很少在公开场合开玩笑,即便是开玩笑,也是那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有时候彭长宜喝酒都能表现出真性情的一面,而江帆却很少这样的时候,即便喝多了,也能把握话语的分寸,不说过头话。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做出的这项决定?是丁一吗?也不可能呀?
  但是,彭长宜突然想起丁一说江帆似乎疏远她的话来,是不是真的和丁一有关系?想到这里,他就拨通了丁一的电话。
  丁一接通后,彭长宜措着词说道:“在忙吗?”
  “不太忙。”丁一说道。
  彭长宜听不出她的情绪,就说道:“我记得你没有闲着的时候啊?”

  “呵呵,我最近比较闲。”
  “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任务少多了。”丁一的声音有些慵懒。
  “呵呵,那好啊,你可以继续练你的蝇头小楷。”
  丁一说道:“呵呵。科长,你回来了?”
  “我没有,在来锦安的路上。”
  “哦,你去锦安了?为什么没有带上我们?”丁一既惊喜又失望地说道。
  听得出,她完全不知道江帆的事。
  “我是临时动意,来锦安办事,想见一下市长,不过也没跟他联系呢,到了再说吧。你,最近跟市长联系着吗?”他试探着问道。
  “没有啊——”丁一的口气里有了明显的失落和孤寂。

  “哦?也没打电话?”
  “前几天我打给他着,他正在忙,也没说两句话就挂了。”丁一似乎对江帆有些不满。
  “呵呵,他忙是肯定的,多理解。”
  彭长宜忽然不知说什么好了,想了半天才说:“等过几天我回去,带你们去看市长。”

  “我也不太想看他了,他那么忙,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还是不去打扰人家吧。”
  “哈哈,怎么我听着这话这么见外呀?”
  “本来就是这个道理……”丁一有些不高兴。
  这两个人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彭长宜实在想不出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问题出在江帆的身上。

  既然丁一不知道江帆报名支边的事,彭长宜也不想由自己的嘴告诉她,他说道:“那好吧,等会见面我斗胆批评批评他吧,先挂了。”
  彭长宜长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他们这样苦苦相恋,什么时候是个头?
  进了锦安市区,他才给江帆打电话,江帆没有迟疑,很快就接通了彭长宜的电话。
  “长宜,你好。”一贯的口气,一贯的亲切,依然的平静。

  彭长宜稍微愣了一下,说道:“市长,您在哪儿?”
  “我在单位,你在哪儿?”
  “我快到你们单位门口了,您忙吗?”
  “哦?呵呵,不忙不忙,刚开完局班子会议。”江帆的口气里满是欢喜。

  “如果不忙,我想请您出来,我有事找您,我就不上去了,在楼下等您。”彭长宜说话的情绪明显不高。
  “好的,好的,我马上下去,稍等。”江帆说道。
  彭长宜合上电话后,依然没有从他的口气里听出什么,彭长宜甚至有些怀疑,戴秘书长说的话是真的?
  他坐在车里等江帆,两只眼睛就死死地盯着市统计局的楼门口,想在江帆出现的第一时间里见到他。

  过了一会,江帆出来来了,他步履矫健,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犹如玉树临风般地微笑着向他走来。那一刻,彭长宜竟然有些恍惚,好长时间以来,他对江帆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情感上,对他有了一种依赖,他不敢想象,江帆到了边远地区后,他可能会几年都见不到他的情景……
  想到这里,彭长宜心里就有些难过。
  江帆走到车头前,他微笑着冲老顾点头致意,拉开车门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先跟老顾打完招呼后,才回头往后看了一眼彭长宜,说道:“长宜,今天来锦安办事吗?”
  彭长宜笑不出来,还沉浸在霎那间的伤感中,他把头故意扭向窗外,不让江帆看到自己难受的表情,说道:“不是。老顾,开车。”
  江帆见彭长宜情绪不高,他似乎意识到了他的来意,就没再问他话,而是回过头,跟老顾说道:“老顾,听我指挥,我请你们去一家新开张的蒙古包餐厅,去吃蒙族特色菜,手把肉。”
  听江帆说去吃手把肉,彭长宜心里一沉,看来戴秘书长说的是真的,不然江帆为什么请他们吃手把肉?这分明是他已经在提前适应那个地方的饮食和风俗了!
  车子在江帆的指挥下,出了锦安城,来到了北郊外,他们驶离了主道,拐向了一条小路,远远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片大大小小的蒙古包,大概有七八个,被木栅栏围了起来,入口的大门是用原木搭建的,四周飘舞着五颜六色的小旗子。
  此刻,已是太阳落山之际,这片蒙古包沐浴在柔和的晚霞中,给人的感觉既遥远又神秘。
  下了车,立刻就有四五个迎宾的服务员,身着蒙古族的民族服装走了过来,他们手捧着哈达,端着没酒,站在蒙古包前,唱着蒙古族的迎宾歌曲,给他们献上哈达,并且每人要喝一小碗草原烈酒。

  彭长宜心里本来就很伤感,不等服务员劝,主动端起那一小碗酒,一饮而尽。也不管旁边的江帆和老顾,放下碗后就跟着服务员朝前走去,进了一个小蒙古包。
  在这个小蒙古包里,早就支好了一张圆桌,这里只有一张桌子,无疑,这是这家蒙古餐厅的雅间,今晚,他们是这个包里唯一的一桌客人。
  他们三人落座后,一个身穿蒙古服装的男子走到江帆面前,跟他耳语了几句,江帆就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一个蒙古族姑娘,给他们摆上了四样蒙古特色小吃,江帆指着盘中的一个半月型的薄饼状的东西说道:“长宜,老顾,你们尝尝,这是奶皮子,很开胃的。”说着,便一人给他们掰下一小块递到他们的手里。
  老顾接过来,轻轻地咬下一点,咂着滋味,说道:“甜香甜香的,这是怎么做的?”
  江帆说道:“据说是将鲜牛奶倒进锅里煮沸,多次冒起泡沫后,表面上形成的油层,取出凝结后就是奶皮,熬制的同时放些白糖,这样就是甜的了。”
  老顾笑了,说道:“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特色,我还是头一次吃这个东西。”说着,又咬了一块。
  江帆看了看彭长宜,见彭长宜也咬下一小点奶皮,默默地咀嚼着。

  江帆感觉彭长宜有心事,就又指着一小碟炒米说道:“这是蒙古族的炒米,可以泡着奶茶吃,也可以这样直接放在嘴里咀嚼。”江帆说着,就捏起几粒炒米放进嘴里,给他们做着示范,然后起身拿起铜壶,给他们倒上了奶茶。
  看着江帆这么地道地给他们介绍着这些蒙古小吃,显然他江帆已经提前在做热身准备了,说不定对蒙古文化已经相当有研究了呢,难道,他早就有这个心思?彭长宜抬头看着江帆,目光里满是疑惑和不解。
  江帆也正在看着彭长宜,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很会意地冲彭长宜笑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