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冬说道:“彭县长,我怎么感觉您不是在喝酒,是在往下倒酒啊?”
  彭长宜没有说话,大家都以为那酒已经倒进了嗓子眼,但他却出奇地含住了,一个劲儿地冲着姓牛的亮杯底,就跟示威一样。
  “县长都喝了,你快喝。”
  “别耽误大家喝酒。”

  大家七嘴八舌地起着哄,那个姓牛的自知抗不过,端起酒杯,也学彭长宜的样子,仰脖倒了进去。
  彭长宜这才把嘴里的那口酒咽下,说道:“我说牛书记啊,你是真不怕得罪我啊!一杯酒,你至于吗?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召集开会的次数非常少,不是重要工作不召集大家,会少,跟大家见面就少,喝酒的机会就少,咱们政府的各项工作还都指望着大家呢,你说,我见你们一面我容易吗?跟你牛书记喝酒就更不容易了,都别说工作,就论咱们弟兄间的感情,这一杯酒你让我们大家等了你多长时间,费了多少劲?我还搭上了一杯酒,哎,伤心。”

  那个人没想到彭长宜这么不依不饶,连挖苦带损,就赶快给他作揖,说道:“我说县长啊,别抓着小辫子不撒手了,三杯过后我敬县长你还不行吗?”
  彭长宜说道:“敬我?再议吧。倒酒,进行第二杯。”
  第二杯倒上后,彭长宜又回到了姓牛的这一桌,说道:“老章程,我喊一二大家一块干。”
  梁青河说道:“县长,你回来吧,牛书记这次肯定会喝干净的,他不敢再剩一滴了。”

  彭长宜说:“不行,一回就是百回,我不放心,必须紧逼盯人。”彭长宜说着,眼睛故意盯着牛书记的酒杯说道。
  姓牛的也是好几十岁的人了,被他弄得实在不好意思起来,就说道:“县长请回,我肯定喝干净,绝不含糊!”
  彭长宜故意说道:“这样,老牛,你表现一回,我就信你了。”
  他的话音没落,那个人率先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笑了,冲他伸出大拇哥,极其认真地说道:“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酒品代表人品,酒风代表作风,老牛,我信你了!”
  喝完第三杯酒后,大家才开始互相敬酒。那个姓牛的果然说话算数,端着酒,径直走到彭长宜的面前,说道:“彭县长,早就听说你喝酒不含糊,豪爽,今天我是真的领教了,这杯酒我敬你,为刚才的事抱歉。”
  彭长宜故意大着舌头说:“刚才,刚才什么事?”

  “刚才喝酒的事。”
  “酒不是喝了吗?”
  那个人脸红了,忙双手举杯,跟彭长宜碰了一下后干了。
  其实,彭长宜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故意跟他打哑谜,有些事就是这样,该不认真就不要认真。
  喝酒,是彭长宜的强项,尽管他能喝,但也不是喝多少都不醉,他敢喝,任何场合下都敢喝,这样在气势上他就领了先,无论是什么样的喝酒场合,他都是明星。
  今天跟那个牛书记他的确有些成心,不这样不行,如果真的为某项工作这样跟他较真,他可能接受不了,甚至别有看法,但是喝酒怎么较真都没事,就是话说得过分一些都无伤大雅,在酒桌上,是不分彼此你我的,而且酒还能起到妙不可言的作用。彭长宜也正是充分地利用了祖国的酒文化,真真假假,以酒论事,把酒文化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他就是想通过喝酒这种方式,向这些基层大员们传递出某种信号,那就是喝酒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工作。

  彭长宜酒气熏天地回到办公室,他把电话掏出,交给了小庞,躺在里面的床上倒头便睡。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瞪瞪中,就听外面有人在低声吵架,小庞也在,他说:“两位小点声,县长中午喝了不少的酒,让他多休息会吧。”
  他揉揉眼睛,仔细听了听了,似乎是褚小强和李勇的声音。
  褚小强从来都没有公开到自己办公室来过,李勇自从当上矿务局局长后,倒是没少来跟他汇报工作。听声音,褚小强的声音似乎很激动。彭长宜就咳嗽了两声,立刻,小庞就端着一杯水进来了。
  “县长,您醒了?喝口水吧。”
  彭长宜坐了起来,喝了半杯水,问道:“谁在外面?”
  小庞说:“矿务局的李局长和褚队。”
  彭长宜了洗了脸,用梳子梳了梳头,这才走了出来。他睁着红红的眼睛,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说道:“来了会儿了?”说着,就出去上卫生间了。
  等彭长宜回来后,小庞给他的杯子换了水,他坐在转椅上,看了一眼褚小强,褚小强脸色不太好,李勇倒是没有什么,彭长宜就说道:“你们俩怎么赶到一块儿了?”
  “让他说吧!”褚小强没好气地说道。
  彭长宜看着李勇,感觉他们似乎是为了什么问题发生了争执。
  李勇有些难为情,说道:“是这么回事,上次在矿山整顿工作中,建国个别的矿被停产整顿,通过一段时间的整改后,就又恢复生产了,褚队知道后跟我大发脾气,矿工登记造册工作也没有完成,如果这个时候恢复生产,他们就更有理由拖着不办了。因为眼下就到了矿山生产高峰,尤其是煤矿,我们整顿,也是为了他们更好的生产,所以,本着扶持企业的原则,而且褚队的爸爸也三番五次地跟我商量,说不行的话就让他们先生产,后续的工作慢慢完善。”

  褚小强说:“我有意见不光是工人登记造册这项工作。如果是从生产角度考虑,是可以先生产,后完善,但是,问题是他们现在合乎生产的标准吗?我们验收了吗?这个问题李局比我更清楚。我知道,我充其量只是领导小组的成员之一,但是,如果再出现去年的事故,我也是逃不了干系的。我爸他是局班子成员之一,他找你,你就妥协,那么以后找你的人多了,你能同意他们全部开工吗?”
  “那你说怎么办?你爸找我我再不同意开工,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了,上级也有人跟我打招呼了,我同意他们开工,是仅限于那些整改合格的井,不合格的井仍然不能生产。”
  “你怎么就能保证他们不去那些不合格的井里作业?去年的事故是怎么发生的?还用我细说吗?你恐怕比我更清楚,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疼!”
  李勇涨红了脸。
  彭长宜严厉地问道:“李局,咱们怎么定的章程就怎么执行,不能朝令夕改,因为你刚上任,如果不坚持到底的话,到时受热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李勇尴尬地说道:“这个,褚局跟我保证了,他们会按时下去抽查。”
  褚局,就是褚小强的父亲褚文,当初组建矿务局班子时,邬友福定的褚文为常务副局长,党组书记,这样,褚文就由一名副科级升为正科级。
  矿务局成立后,县政府成立了矿山整顿检查领导小组,先后从土地局、公丨安丨局、电力等各个部门抽调了一百多人组成了执法队伍,对三源境内的大小矿山进行安全生产大检查,这次大检查还有一个工作,就是采纳了褚小强的建议,对所有矿山的矿工进行登记造册,每个矿都指派了专人负责此事,新招来的矿工必须到当地派出所和矿务局备案,矿工离开后要及时注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