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丰说道:“彭县长,您说得对,李乡长既不过敏他也不中风,而且数他的年龄就轻,这种情况,他不喝谁喝。但是没办法,他的确有特殊情况,不能喝酒,而且在今后相当的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喝酒,他可以例外。”
  彭长宜说道:“我没意见,他可以不喝,但是,他那三杯酒由你代喝。”
  “哈哈。”众人就起哄地笑了起来。
  赵丰一听,急忙站起,说道:“彭县长,那可不行,这事他跟我没有关系,是李乡长要保证后代优生优育,他媳妇不许他喝酒,您不能把我扯上啊。”
  李冬媳妇和李冬是大学同学,最近刚从外地调回来,在妇幼保健院工作,结婚十多年,一直是两地分居,也没要小孩,最近准备要小孩,医护工作者对优生优育比较在意,所以明令禁止李冬不许喝酒。
  彭长宜听完赵丰的话后说道:“老赵,你这大伯子当的不软呀?人家两口子商量的事,你都知道呀?”
  “哈哈——”大家都听出了彭长宜这话的不怀好意。

  赵丰急了,说道:“我哪儿知道他们两口子的事,是他跟我说的。”他一屁股坐下,跟李冬说道:“我尽力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要是再替你说话,他指不定又得说出什么来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为了保住咱们下一代品种优良,严把质量关,那个叫什么来着,严进宽出,龙泉乡乡长李冬可以不喝酒,除去他之外,你们还有谁准备孕育下一代?”
  有人小声说:“我们也想要,就是不敢呀?”
  没想到这话让彭长宜听见了,说道:“这话说对了,想,是一回事,敢不敢要是另一回事,另外,还能不能要又是一回事。”

  “来吧,端杯吧。”彭长宜说着就站了起来。
  大家一听,就没有不再端酒杯的了。
  彭长宜端着杯说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丑话说在前面,三杯,一杯都不能少,如果每个桌有作弊的,我检查出来后,全桌的人都要罚三杯,如果有人倒得不够瞒,或者在喝的时候缺斤短两,全桌的人也是要受罚的,要互相监督,大家同意不同意?”
  赵丰和梁青河几个人带头说道:“同意。”
  大家也都附和着说同意。

  彭长宜说:“我叫个起,我数一二,咱们就一块闭眼喝。一、二、干!”
  齐刷刷,大家都跟着他干了第一杯。
  齐祥和办公室的几个人就要倒酒,彭长宜说道:“等等,我要检查一下。”说是,他拎过一瓶酒,煞有介事地挨着桌查看各个酒杯,走到第三桌时候,他发现有一只酒杯里的酒几乎没喝,就说道:“这是谁的?”
  大家都顺着酒杯看过去,这才看清酒杯是刚才举手的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的,姓牛,彭长宜跟这个书记不太熟,但是他知道这个人跟葛兆国关系不错,他早就憋着劲借酒想整整他,就说道:“我刚才说了,如果有一人不喝,全桌跟这个受罚,大家说怎么办?”
  “喝了,喝了。”
  “老牛,你怎么这样啊?害人啊!”
  大家七嘴八舌,矛头直指这个牛书记。
  “牛书记,您自己说吧,怎么着吧?反正大家都站着等着呢?”
  “彭县长,我的确不能喝。”那个人一脸哭相。
  彭长宜勾起嘴角,眯着眼,笑嘻嘻地说道:“是吗?是今天不能喝了吧?我记得人代会那天,您老可是没少让我喝呀?”
  “呵呵,这事你还记着呐?”那个人说道。
  人代会召开的当天,彭长宜例行公事,走访代表,跟代表一块在饭厅吃的饭,就是这个牛书记,仗着自己有酒量,似乎成心要将他灌醉,跟他喝了不少的酒,而且煽动别人敬彭长宜的酒。
  “我当然记着呐,那还能忘?不依不饶的,哼,今天犯到我手里,您说怎么办吧?”彭长宜嘴角往上一勾,冲着他说道。
  姓牛的就端起酒杯,喝干了剩余的酒。
  彭长宜说道:“不行,罚酒。不管罚谁的,今天必须罚,大家说是你们跟着一起罚还是专门罚他?”

  “罚他,罚他。”大家跟着起哄嚷道,这时,就围过来许多看热闹的人,齐祥和小庞也都过来,站在彭长宜的两则。
  那个姓牛的想恼也恼不得,就说道:“彭县长,我最近的确有状况,心脏不好。”
  “我刚才说让过敏的举手,你举了,这会怎么又心脏不好了?”
  “昨天刚做的心电图,的确有问题。”姓牛的书记哭丧着脸说道。

  彭长宜说:“知道你有问题,救护车马上就到,放心喝吧。这样,我陪您老,行不行?”说着,拿过旁边别人的一个酒杯,煞有介事地把这只杯子举起,然后杯口朝下,没有倒出酒,说道:“你看了吧,这才是好同志,这是谁的杯?”
  旁边那个人就应了一声。
  彭长宜说道:“我就喜欢这么喝酒的人,痛快,实在。”他说着,给自己倒满后,姓牛的还不肯交出酒杯,彭长宜就说道:“你漏喝了酒,我跟你一块挨罚,您老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赵丰等人就在旁边帮腔,跟着起哄。
  那个人面露难色,说道:“我现在真的喝不了酒了?喝了就难受。”
  “就你知道喝酒难受吗?大家都知道,再说了,你好受的时候跟谁说了?比如,”他凑到那个人的跟前,神秘地说:“你和我们嫂子那啥的时候你说过吗?”
  那个人一看不喝是过不去了,就把杯往桌上一放,说道:“喝就喝,我看你今天是成心跟我过不去,要把我灌醉!”

  他这话一说,大家都噤声了,齐祥刚要说话,就听彭长宜不慌不忙地说道:“要不你今天跟我过不去一回?把我灌醉?我保证没意见。”
  那个人一听,尴尬极了,想恼也恼不得,他从心底就对彭长宜排斥,打心眼里说,他想在喝酒这个问题上故意不买他的账,没想到这个彭长宜真够难缠的,软硬不吃,刀枪不入,看着周围这么多人围观他,起他的哄,他就无计可施了。本来就是喝酒,酒桌上的事是不能认真的,如果你硬要较个阵仗,那就是自讨没趣,也根本不是彭长宜的对手,说也说不过他,喝也喝不过他,赖也赖不过他,只好认头,他说道:

  “彭县长,我怎么能跟你比呀,你年轻,喝倒了也没事,我不行啊,老婆孩子一大堆。”
  彭长宜一听,就把酒杯嘭地一声放在桌上,瞪着眼珠子说道:“什么?你说清楚一点,老婆孩子一大堆?老齐,这个情况记下,让有关部门尽快介入,查查牛书记几个老婆,又有多少个孩子?”
  那个人一听,自知走了嘴,也噗嗤一声乐了。
  又是哄堂大笑。
  彭长宜拿起酒瓶,亲自将两只杯子倒满后,端起其中的一杯,送到他的嘴边,说道:“我说老牛啊,咱们也摆活半天了,形势你也看出来了,你恼也好,不恼也好,这酒您老得干掉。”

  那个人接过杯,呲牙咧嘴地看着他,彭长宜自己也端起酒杯,说道:“你们大家看着,他罚酒,我跟着他一块陪绑,他还不知足,说我跟他过不去,我这人喝酒向来不含糊,也是出了名的缠巴头,我很看重能在一起喝酒的情义,俗话说得好,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牛书记,我先闷了,走——”说着,一低头,夸张地一仰脖子,一杯酒直接倒进了嘴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