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玫莞尔一笑,说道:“不要紧,吴总慢慢考虑。”
  第三天第四天,夜玫都会在同一个时间里,去敲吴冠奇的门,终于有一次,吴冠奇答应了她,也就是那一夜,吴冠奇发现夜玫腹部的下方,有一块小刺青,是一只面积很小的红色蜻蜓,他知道,那是京城一家著名夜总会金牌小姐的标记,于是,吴冠奇便知道了夜玫的来历,难怪这个女人的行为举止和做派,不像山沟里普通的事业女人,而是带着一种特有的风情,这种风情是装不出来的。
  于是,他在发狠要着夜玫的同时,也就逼迫夜玫说出了实情,不过,吴冠奇是个遵守规则的人,他是不会跟任何人暴露夜玫过去身份的。
  这天上午,彭长宜和有关部门对年初定得“乡乡通”工程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检查和督导。“乡乡通”?工程和旅游一样,是他来后抓的一项重头戏。往年,县上领导是光吆喝,不见实际行动,大部分乡镇公路都很烂。彭长宜在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用一到二年的时间,完成“乡乡通”工程,用一到五年的时间,完成“村村通”工程,所需费用,由县乡两级财政共同承担,并将这项工作纳入年底考核当中,而且还给各个部门派发了帮扶乡镇和帮扶村。

  刚来三源的时候,彭长宜看到有的乡镇都不通公路,还是牛车走的便道,都啥年代了,这里的乡亲们的生活条件还是如此艰苦,更别说享受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了。为此,他专门主持召开了一次会议,制定了一个五年规划,在这五年里,不但要实现乡乡通,还要实现村村通。明确责任人,实行层层负责。
  检查结束后,在交通局召开了总结会议。他再次强调了这项工作是关乎民生的大问题,指出,改善各乡镇、各村落的交通环境,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了,各个乡镇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群策群力,做好这项工作,不得以任何理由推托。他要求,只要有人住的地方,我们就要把路修到家门口,哪怕只有一户人家住在那里,也要修通。
  有个乡丨党丨委书记提出,县里指定的那些帮扶单位不太积极,每当向他们请求支援的时候,他们总是哭穷,他建议,是不是由县里下发个文件,再次强调一下。
  彭长宜说:“县里已经明确地给各个部门都分配的帮扶对象,几乎都是一对一的帮扶,还怎么强调?如果需要强调的话,那就是你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的能力问题!”
  他说道这儿,故意停顿了一下,也许这话说得太重,大家都在屏住呼吸认真地听,那位提建议的乡丨党丨委书记脸就红了。
  彭长宜见这话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后,才说道:“我为什么说是你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的能力问题呢,你想想,这年头,谁从自己的口袋里往出掏钱都费劲,这就需要你舍得下脸,要拿出要饭的劲头,要软磨硬泡,要死皮赖脸,要锲而不舍,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你是为老百姓办事,不是为自己办事,舍多大脸都不寒碜!不但不寒碜,你反而会赢得大家的尊敬。无论你使用什么手段,无论你都说了什么话,你只要把路修上,就是能力最好的体现。要充分发挥你们的大聪明,小聪明,充分发挥你们脑袋里的弯弯绕,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些单位出血,除非你们乡里有的是钱,不需要舍脸,如果不是这种情况,那就去舍你们的脸吧,别把脸面看得有多金贵,该舍就得舍。”

  他的话,惹得一阵哄堂大笑。
  随着彭三条的实施,彭长宜在三源地位的巩固,他说话的底气也明显地足了,这也是最近这项工作受到下边重视的原因所在。
  因为,人们都见识了彭长宜的能力,他刚来的时候,除去埋头搞旅游外,几乎不参与任何事,但是没多久,这位县长就显示出了凌厉的一面,随着彭三条的抛出,人们才知道这个县长原来是在韬光养晦,尽管轰轰烈烈的无名尸案,最后没有如愿揪出真凶,但是接下来整顿矿山的工作确是实实在在、真刀真枪干的。
  大家知道,彭长宜主持召开的会议很少,但是每次都会有实质性的内容,彭长宜也反复强调过,三源乡镇和村子都离县里比较远,所以我不开那种可开可不开的会议,但是一旦开,就请各位按时到,在会上布置的工作,必须执行,我会一竿子插到底。所以,下边的乡镇领导,对彭长宜这个说一不二的性格还是领教过的。
  这次,彭长宜之所以把这项工作跟县直各个部门挂上钩,就是因为县直各部门或多或少都能向上申请一下扶贫资金或者是扶贫政策。这是他来三源感触最深的地方,贫困县有贫困县的好处,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向上伸手,这是那些发达市县所不能比的,只要肯谋事,肯干事,还是有着许多便利的地方,所以,他才把这些部门跟这项工作绑在了一起。
  通过这次检查,彭长宜比较满意的是,无论进度如何,各个乡镇都动了起来,这就已经让他感到欣慰了,只有这些乡干部的头脑中有了这些意识,哪怕行动迟缓一些他都能容忍,只不过他不能在会上说,如果这样说的话,他们就会有懒惰思想,就会明日复明日。
  会议结束后,彭长宜在招待所宴请了与会人员,他再次以酒征服了与会者,展现出豪爽狭义的风采,他端着酒杯跟大家说:“没什么好说的,连干三杯,我不管你能喝还是不能喝,都得喝,如果有谁喝了酒有过敏反应,请举手。”
  立刻,就有三个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一个乡长举起了手。
  彭长宜仔细地看了看,说道:“好,我记住了,手放下。小庞——”他大喊一声,小庞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
  彭长宜说道:“马上给县医院打电话,派四辆救护车过来,在门口待命,随时做好抢救的准备。”
  小庞已经摸清了彭长宜的工作风格和工作套数,他大声答应着,就掏出电话往外走,边走边打通了县医院急救室电话:“喂,我是县政府招待所小庞,派四辆急救车来,没有那么多,都出去了,三辆就三辆吧……”
  大家一看这阵仗,就都哈哈大笑起来了,梁青河端着酒杯说道:“各位各位,我说句话,在所有乡干部中,我老梁的年纪是最大的,我也看出来了,今天这酒,就是敌敌畏也得喝了,因为我们没有退路,救护车都叫来了,你说你还能往哪儿退呀?”
  这时,龙泉乡的乡长李冬说道:“彭县长,我有个情况跟您汇报一下。”
  彭长宜说道:“你什么情况?你既不过敏也没有心脏病,而且还是政府口的领导,别跟我说你不能喝,我心眼小,小心我记着你!”
  彭长宜特别强调了一下政府口,无疑,是说给那些丨党丨委书记听的。

  李冬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彭长宜堵了回去,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就用求救的目光看着赵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